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青年学者复盘“九王夺嫡”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9:53:26 游戏资讯 62 阅读

雍正帝 图片来自《九王夺嫡》

郑小悠在动笔写《九王夺嫡》这本书之前,踟蹰了很多年。她的本科、硕士和博士研究生都是在北京大学读的历史专业,现在是国家图书馆副研究员,研究方向是清代政治史、制度史。她擅长历史科普写作,2018年作品《年羹尧之死》与2020年的《清代的案与刑》一出版便获得读者好评,在专业领域也得到一些图书奖项,但面对自己最感兴趣也是大众讨论热度很高的“九王夺嫡”事件,她却迟迟不敢下笔,在她看来,这有点“费力不讨好”。

今年来,随着一些影视小说等文艺作品的火爆,“历史热”也表现在图书市场。郑小悠看来,如今人们对于精神生活的追求越来越高,“读历史就是读当下,读历史就是读自己”观念深入人心;很多历史影视剧的观众在对一些历史事件和人物有了基本感性认识后,产生了探索相关历史知识的兴趣,历史科普图书的市场很大。郑小悠的北大历史系前辈学者的一个观点让她感同身受——专业乃至一流的历史学者应该更多地参与到知识普惠中,而不是自以为是地保持清高。事实上她的许多前辈和同辈学者也是如此实践的,包括她在北大历史系的师长们,都开始主动写作有可读性的历史作品,提高了当下历史普及读物的可信度和整体格调。对于郑小悠来说,近些年一直从事历史普及读物写作的她,“用史学研究的材料解读方式去写大众感兴趣的人与事,打破人们在观察历史时程序化、脸谱化的思维桎梏,是我从事这项工作的最直接愿望”。

大众口中的“九王夺嫡”,也就是清代康雍之际皇位争夺故事是个热门话题,不论是之前二月河先生的《雍正王朝》及同名电视剧、后来一系列大热清宫剧《步步惊心》等,都令这场皇位之争再次引发讨论。郑小悠记得她的导师郭润涛教授曾经反复告诫她:“从来没人研究的题目不能选,那很可能是个‘伪问题’;研究成果已经蔚为大观的题目也要慎选,因为所需的阅读量太大,自我发挥的空间太小。”对于这个多年来大大跨出学界、已经形成高热度的社会性话题,郑小悠担心写出新意难度太大,而且如何在专业历史与大众可接受的范围进行写作,对历史写作能力有极大挑战,故而她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正式落笔,直到这本书的另外两位作者橘玄雅与夏天的加盟。郑小悠、橘玄雅和夏天是多年好友,他们早年通过论坛讨论历史认识,“九王夺嫡”也是多年来三人讨论过无数次的话题。

《九王夺嫡》郑小悠 橘玄雅 夏天 著 山西人民出版社

满文奏折里的新发现

橘玄雅是位“九零后”青年历史学者,现就读于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研究方向为清史、满学、北京史,他同时也是一位历史普及写作者,此前的《清朝穿越指南》《喵王府的生活》等作品都收获了很多读者。橘玄雅是满族人,对满文档案和爱新觉罗家族史、清代宫廷史颇有研究。

清代历史研究与其他断代史研究相比的一大特点就是“泡档案馆”,清史资料浩如烟海,很多学者穷尽一生也无法阅读完所有资料,并且随着材料不断被整理发现,一直有新鲜的史料进入研究视野。橘玄雅经常坐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电脑前,一份一份地阅读材料。“我一般到了档案馆就先看一件档案大概说的是什么事情,有没有研究的价值,有的话就抄下来,因为资料很多,一天抄不了几件,所以要先大致翻译一下,如果正式在论文用到的时候还要仔细地严谨地再翻译一遍。”橘玄雅告诉笔者,一般情况下,论文中翻译满文不能用白话,要翻译成清代的文言文,满语和汉语是完全两个系统的语言,语法比较像蒙古语,所以无论谁来翻译,都一定会与原文本身是有差异的。“现在档案都电子化了,用电脑一页一页看,特别是有一些档案,连题目都没有,看起来还是挺困难的。此前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出版过康熙朝和雍正朝的满文与汉文的朱批奏折汇编,这套书出版的时候基本上把他们那个年代能够见到的、找到的档案都翻译了。后来在不断整理的过程中又发现了一些档案,数量比第一批少。”橘玄雅说,“我这次用的档案,之前几乎没有学者利用过。所以里面的内容就比较重要。”

此外,皇子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大臣们与皇族之间的联姻和参与者的家族关系梳理,也是本书的一个亮点。郑小悠介绍,这本书人物众多、头绪复杂,但诸多人物关系图清晰直观地梳理了“九王夺嫡”的前朝后宫形势,这要归功于另一位作者夏天,她负责全书的人物关系图梳理,郑小悠曾经对于三人合写一书的形式“抱有天然抵触”,但完成时的愉快、顺利,让她感慨另外两位作者橘玄雅和夏天“毫无保留的信任”,她说:“这样的情谊,比新书出版本身,更令人温暖愉悦。”

雍正曾被太子踹晕?

那么这些新翻译过来的、从未被学界关注到的核心满文档案究竟是什么呢?从书中的引用注释来看,这是一些满族大臣给皇帝上奏的满文奏折,大部分注明“无具时”,就是说从奏折上找不到具体的时间,但其重要性却不容小觑。在书中《夺嫡者群像》一章写到太子胤礽时有这样一段描述:“康熙一废太子后,曾经下达长篇谕旨,历数胤礽的罪过,因为言辞过于激愤,其中内容在载入实录时,被删去不少。所幸第一历史档案馆保存了当时聆听上谕诸大臣的满文回奏奏疏,可以从内容上复原康熙帝的谕旨原文。”原文揭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事件,就是在康熙废太子之前,由于太子性格暴戾,太子曾与雍正产生冲突,康熙帝说,太子“曾踢踹四阿哥晕厥落阶”,一脚把还是阿哥的雍正皇帝一脚踹晕,从台阶上跌落下去。郑小悠提出,康熙《实录》为尊者讳,将踢昏四阿哥这件事删掉,但这样的爆炸性新闻,当时的人们一定都印象深刻,连雍正即位后也不能完全否认,只好笼统地说自己曾遭到太子“苦毒备加”,后来又修改说辞,说自己被凌虐是因为反抗了太子的乖戾行径。

这个细节揭示了很多新的可能性,作者分析,清初皇子大多骄纵不法,大骂臣僚并不罕见,但胤礽所殴之人,囊括了自己的亲弟弟,以及郡王、贝勒这样的高爵宗室,在皇室和八旗内树敌过多——这就为太子夺嫡失败再论证出一强力原因。此外,对于太子和四弟雍正的关系也有新启发——虽然在历史上被视作“太子党”,但曾经他与太子的关系一度紧张,但后期他“收割”了大部分太子的势力,成为自己能够夺取皇位的重要支撑。

郑小悠写道:“稍有自尊的成年人挨了别人的打,尚且愤恨不能释怀,何况贵为皇子、心高气傲的胤禛。”如果两个人结仇如此之大,后来还能重修旧好甚至成为一派,这其中也不乏雍正皇帝的性格原因。郑小悠看来雍正早期性格敏感刻薄,城府不深,喜怒无常,所以可能与太子爆发激烈的冲突,这是他性格的负面因素,与性格温和人缘好的八阿哥胤禩相比,不算讨人喜欢。由此,作者分析雍正(胤禛)的性格也在逐渐变化,为人处世能力进步,变得沉稳内敛,也获得了康熙帝的肯定,并在事实上成为了废太子后的最大赢家。

细细研究雍正夺嫡成功的原因,郑小悠看来,他“有一种极强的迷惑对手的能力,能够一边对着本人甜言蜜语,一边杀心暗起周密布置”,“康熙末年夺嫡形势错综复杂,胜负成败不过一线之间,竭力隐藏自己的野心,而与各方面做好表面功夫”,“胤禛……年纪、爵位都在第一序列,表面虽作‘富贵闲人’之状,却在暗暗积蓄力量”,并将这种优势保持到了康熙去世。

十三阿哥为什么帮雍正?

书中还写到了雍正夺嫡的重要帮手十三阿哥胤祥,郑小悠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胤祥曾是最亲信的太子党成员,在太子被废的第一时间就受到了处理,这和以往学界的认知很不一样。根据雅尔江阿等满文奏折,康熙曾在第一次废太子时就明确提出了“……,富尔敦,着交其父马齐,栓九条铁索,于家中圈禁。十三阿哥,朕另有处置。”将十三阿哥与索额图的两个儿子及其他太子党羽并列在一起,可见他早期是太子党的核心成员,并被怀疑参与谋划了某些太子的“为恶”行为。郑小悠看来,一些学者将十三阿哥归为反太子一党,逻辑是他后来成为雍正一朝的政治赢家,不可能与太子关系密切,但根据这道满文上谕则可以确认,十三阿哥在太子出事的第一时间就被列入了处理名单。

郑小悠特别提到了二月河先生的小说《雍正王朝》,书中写道:二月河先生笔下的十三阿哥是个光彩照人的重要人物,在小说里,他的母亲是高贵的蒙古公主,为雪家仇国恨嫁给康熙皇帝,又因为忘不掉与汉人落魄书生的刻骨爱情,在生下允祥后落发出家。有了这段前由,允祥从小被兄弟们欺凌歧视,靠着四哥胤禛的保护才长大成人,他知兵善战,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侠王,后来受废太子牵连被康熙皇帝圈禁十年,但始终对胤禛忠心耿耿,在关键时刻率兵拥戴其登上皇位。郑小悠认为,历史上十三阿哥的形象与作为小说中的形象差距很大。首先,他十二岁丧母,但“绝非二月河笔下的受尽欺凌”。康熙爱其母,对他也是极尽偏爱,一度重点培养。其次,他虽然在康熙末年生活很不如意,但并未像小说里写的“圈禁十年”。上文所说的参与废太子事件,“雍正年间修纂的康熙《实录》删去了这一重要信息,却见于聆听上谕诸大臣的满文回奏里”。

郑小悠看来,正是因为十三阿哥在雍正朝的成功,使得他在康熙年间的大量信息,特别是负面信息被销毁,比如参与太子谋逆等行为。然而百密一疏,很多信息从正式的公开的记录上抹去,在私密的零散的档案中未必没有蛛丝马迹。从这里我们看出,不管是《清实录》皇帝《起居注》还是各种官方档案,都会可能有经过后代皇帝修改的部分,其中自相矛盾之处众说纷纭,无法确定,找到原始的未经修改的档案是殊为珍贵的,这对于“雍正为什么成为九王夺嫡的最终胜利者”这个问题提供了充分的论据,也给了我们对于夺嫡的几位皇子更准确的人物关系解答。

(原标题:越来越多的专业历史研究者正在开启历史普及创作的尝试青年学者复盘“九王夺嫡”)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陈梦溪

流程编辑:u060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

标签:太子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