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47.人靶射箭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9:33:17 游戏资讯 100 阅读

碧水轩的两端,分别摆放着一个圆形的转盘。

夜明钰拿起一把弓,拉满试了试,很趁手。

他修长的眉峰一挑,眼里透出一丝挑衅,“你先来,还是小爷先来?别说小爷欺负女人,现在想后悔的话还来得及。只要你说一句你错了,此事就算了!”

“不必!未免待会儿小王爷怯场耍赖,还是你先来吧。”楚婳淡然自若,岿然不动,脸上不见一丝的慌乱。

夜明钰被她气得够呛,咬牙切齿,“我先来就我先来,待会儿你可别哭鼻子求小爷饶过你!”

他朝着人群中一指,道:“你,过来,站到转盘前面去。”

什么?

楚馨见夜明钰居然指向了自己,白皙的小脸顿时变得苍白如纸,朝着左右望去。

希望是自己理解错了。

可夜明钰接下来的话却打破了她的最后一点幻想,“找什么呢?说的就是你!你不是端王妃的妹妹吗?既然我与你姐姐比试,刚好用你来做人靶!”

“小……小王爷,你……你不要开玩笑了。”楚馨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却笑得比哭还难看。

她下意识地想要求助于佟慕雪,可佟慕雪直接别开了眼。

还没等她呼出声,就有人过来扯着她往转盘的方向走去。

从未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楚馨哭得涕泪横流,央求道:“不要,不要!小王爷,求求你,放过我!”

夜明钰哼了一声,道:“小爷我技术那么好,你怕什么,还哭什么哭?要是闹得小爷心烦,小爷就一箭射死你”

楚馨本就吓得够呛,被夜明钰一吓,顿时两眼一翻,眼看着就要晕过去。

可还不等她晕,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就响起道:“不准晕!否则小爷现在就送你上路!”

“……”呜呜,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楚馨悔的肠子都青了,万万没想到,最先遭殃的居然会是自己!

眼见距离转盘越来越近,她忙转头看向楚婳,哭求道:“姐姐,姐姐救我!”

楚婳不心疼妹妹的鳄鱼眼泪,但在外人面前不护着点,只会白白的叫别人看了笑话。

但就这么放过她,那也太便宜了她!

于是想了想,她开口道:“小王爷,用人做靶子射箭,万一误伤,实在是有损你的英明。不如这样,我们换一个比试的方式……”

“怎么,轮到你妹妹,就要换?不行,小爷就要用她!放心,小爷的箭法好得很,她死不了!”夜明钰不肯罢休。

楚婳摇摇头,“不是换人,只是换箭。既然是比试,自然是点到即止,能分出胜负就够了。箭头太利,杀伤力大。不如,用投壶的箭沾上颜料比试,这样既能分出胜负,又无伤大雅,岂不是两全其美?”

夜明钰是个急性子,不想再和她磨叽下去,于是就随意地摆了摆手,道:“……夜明钰是个急性子,不想再和她磨叽下去,于是就随意地摆了摆手,道:“……就你事多!好吧,好吧,你想换就换吧。”

楚馨发现自己不会死了,心下一松,双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佟慕雪看到这里,眼神一黯,双手紧握成拳,心底有那么一丝遗憾。

夜明钰吩咐一旁的下人道:“把她绑上去,快点,别耽误小爷的时间!”

“慢着。”楚婳再次叫停。

夜明钰一脸不耐烦地看过来,“又怎么了?还有完没完?”

“我们两人的比试,总要找个裁判,不然到时候谁输谁赢,说不清楚,反而更加耽误时间。”

“二堂兄不是在这儿吗?他来当裁判就是了!”夜明钰一脸随意地道。

楚婳摇摇头,“二哥和我们都沾亲带故,难免有失偏颇。要找,就得找一个和我们都没有什么关系,又为人公正的才行。我觉得,项书项大人就是个不错的人选。”

“项书?随便吧。”

夜明钰说完,立马就派人去大理寺请人了。

……

端王府内。

庆王坐在窗边,手上把玩着一只信鸽,望着半靠在床上的夜璃渊,笑道:“四哥,你是不是也没想到,自己娶的王妃这么厉害,居然连那个混世魔王都敢惹?我还真是有点期待,谁能赢呢。四哥,要不你来猜猜?”

夜璃渊面沉如水,冷冷地睨他一眼,“怎么,你是闲得慌了?”他确实没想到,楚婳会出现在碧水轩。

这个女人,跟他说的是回侯府探病,结果转眼就跑出去给他惹事,实在是不知好歹,欠收拾!

看来最近是对她太好了,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

夜璃晟闻言笑了笑,道:“四哥是知道的,我一向都很闲。”

说着,他就慢条斯理地把一个小竹管绑到了鸽子的腿上,将鸽子放了出去。

等到鸽子飞走后,他才看向夜璃渊道:“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们也来赌一把?若是四皇嫂胜了,我就把碧水轩输给四哥。但要是混世小魔王赢了……”

“你想要什么?”夜璃渊问道。

夜璃晟玩世不恭,整日只知道吃喝玩乐,却在京城内混得游刃有余,如鱼得水。看着似乎是最好相处,但实际上如何,他们心里都清楚。

“很简单,就要四哥一句实话。不过还不急,等出了结果再说。怎么样,四哥敢不敢赌?”夜璃晟笑问道。

夜璃渊微微敛眸,片刻后,他再抬眼,一锤定音:“好,一言为定。”

“呵呵,四哥真是好气魄,居然连这样的赌约都敢答应?论心性,兄弟几个怕是没有人能比得上四哥。”

夜璃晟侧过身,躺在了软榻上,“哎,我有点累了,先躺会儿再说。”

夜璃渊见他半张脸都隐在阴影里,声音很低,却深沉似海:“你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这个赌约?”

“我主要是来探病的。四哥可千万不能有事,我总有种预感,四哥娶的那位皇嫂,或许会改变许多事。人人都说人生苦短,但我却觉得人生太长,总要给余生找点乐子。”

夜璃晟的声音越来越低,渐渐隐没。

夜璃渊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幽深的细碎的光。

一时间,陷入深思。

这段时日,那女人的变化的确很大,大到他觉得她中邪了,或是被掉包了。

亦或是她一直都在隐藏真实的自己,那么……泼辣的,狠毒的,睿智的,亦或者倔强而勇敢的,究竟哪一面才是真正的她?

不知不觉间,许多事都因为她的存在而渐渐脱离了掌控。

这究竟是好是坏?

标签:自己 射箭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