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没有手机的年代,我们靠什么谈情说爱?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9:24:41 游戏资讯 55 阅读

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这是小时候写在我家的日历上的诗,因为觉得插图很美,一直舍不得撕掉,看久了,便记了下来。初中时情窦初开,在校园的紫藤萝下捧着林徽因单相思: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响点亮了四面风。。。

高中时喜欢同桌的男生,因为他在数学课时塞给我一首小诗,

今夜的天空很美,

只有星星,没有月亮,

是我忘记了,

还是月亮忘记了?

然后,我们频繁以传字条的方式友好往来,10分钟后,就被班主任抓到左右两边的垃圾桶旁边去罚站,那以后回想起那个场景,太适合用王小波的一句话来形容,一想起你,我这张丑脸就泛起微笑。。。

那时我们都喜欢舒婷的《致橡树》,也会因对方的一句话感动到崩溃,于是我常常对他暗示: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直到高三大考在即,得知他与同宿舍对床的菇凉恋爱了,剩下“坚贞”的我独自在风中凌乱,自己幸苦修炼3年,竟为对面的妖孽做了嫁衣。。。最受不了的是她常带着一种邪恶的微笑对我说:“这是他给我买的PSP,你要玩吗。。。?”

后来闺蜜说我那是自作孽不可活,道行不够还要学人装逼,事后想想越发觉得这话真**有道理,于是,在毕业签名的同学录上,我用尽全力诅咒了他(顺便提醒自己):太矫情的人,注定过不好这一生!

那段时间不再喜欢诗歌了,因为受不了自己那颗脆弱敏感的玻璃心。那时电视里正好在放《大汉天子》,本是冲着陈道明去看的,却迷上了那首司马相如为卓文君写的《凤求凰》。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第二天,我洋洋洒洒写了2000多字关于《凤求凰》的读后感,当时就觉得自己悟到了爱的真谛,老师给的评语很委婉,大致是叫我不要死扣在某一首诗里,站出来看他们的生活,远比《凤求凰》精彩!

后来才知道,当时只有17岁的卓文君,看到《凤求凰》后“心悦而好之”,不顾司马相如“家贫无以自业”的窘境和相互身份地位的悬殊,与他私奔。

两人共同经历了穷苦的日子,相爱相扶。几年后,司马相如“人气高涨”,逐渐走上人生巅峰,便又爱上一个茂陵女子,打算纳她为妾,便写信告知卓文君。

这一次,卓文君并没有如同17岁的青涩女子那样认同追随他的夫君,而是回诗一首《白头吟》: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得不到“一心人”,卓文君便与他诀别,在《白头吟》后还有个附录,里面写道,“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正是这首情深意长的“表白诀别”,让司马相如回心转意,与卓文君安居林泉,相濡以沫。

原来诗歌的情与殇,取决于你的心胸和阅历,很多时候,不是诗歌太矫情,而你的智慧太狭隘。

大学时朋友手抄了一份三毛的《如果有来生》送我,然后独自去了撒哈拉沙漠(别想太多,旅行而已),然后对我说,这是她认为一个人生活时最美的样子。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

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荫凉,

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我承认我是怂人,不敢独闯撒哈拉,但我笃定着这样的豪情,骄傲的单身了300多天。。。

有段时间在图书馆打零工,一个很文艺的女孩跑过来问哪有《查令十字街84号》,于是我看完了海莲·汉芙和弗兰克·德尔之间的故事,唏嘘之后,又为他们感到庆幸,他们都保留了对彼此最美好最纯真的记忆。

在读王小波和李银河的书信集《看你就像爱生命》时,也有这种感觉,那种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子回时,月满西楼的满心期盼有时是多么美好。等待,让我们珍惜每一次的来信,字句斟酌,幻想有朝一日重逢时的美好。

“如果你们恰好路过查令十字街84号,请代我献上一吻,我亏欠它良多。“这一句,已胜过千言万语。

那天在电视里,听到汪涵正朗诵一首顾城的诗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诗词中的爱,绝不比流行歌里少。诗人所经历的爱情故事,也绝不比现在单薄。

突然想写这篇文章,不是想让大家一起死磕诗书数百本,懂风雅颂会赋比兴,或许老祖宗的文化太丰富,我头疼,学不会,只是觉得我们完全可以抽点玩手机的时间看看诗,古代的,现代的,国内的,国外的。

在阿尔托眼里,好诗“是一种坚硬的、纯净到发光的东西”。冰心也说,夜中的雨,丝丝地织就了诗人的情绪。无论你走到哪里,无论生在何方,总有一句诗,让你的灵魂发烫,山鸣谷应。

他不会灌输你“世界太大,我想去看看,”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不会教你如何做利益的取舍,却道:“我的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我们一直羞怯于口头上对爱的表达,诗人却用文字让爱丰满,在爱诗的人眼里,“I LOVE YOU” 和“归,吾聘女”,同样是最美的情话。

标签:我们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