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项羽和刘邦并肩作战,战斗力有多强?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9:12:53 游戏资讯 119 阅读

秦始皇时期,赵高与李斯可以说形同陌路,完全是两路人。李斯是在秦始皇年少年时入秦的,早期是吕不韦的门客,在秦国没什么根基。但是李斯却有奇才异能,加之低眉折腰,不仅自己高居左丞相,长子李由还娶了秦始皇的一个女儿,并任三川郡太守。


沙丘之谋,赵高与李斯是一种互相利用的合作关系。

秦二世即位,杀了蒙毅蒙恬兄弟。在李斯看来,事情可到此为止,秦朝依然无比强大,自己更是呼风唤雨。李斯怎么也没想到,一根绳上的蚂蚱赵高,居然要对付自己。

赵高污蔑李斯与李由谋反,尽捕李氏宗族宾客,严刑拷打。李斯被拘狱中,嘴还算硬,但其他人哪受得了酷刑,一个个指证李斯谋反。秦二世看了几百个血红手印的认罪书,勃然大怒,默许赵高杀李斯。

狱卒把李斯推出牢门,押上囚车。李斯一家老小、宗族党羽尽数绑了,跟在后面。李斯父子相对痛哭,数百家眷宾客,一齐大哭。

李斯长叹数声,回头望着次子道:“儿啊,我欲和汝再牵黄犬,在上蔡东城门外追逐狡兔。”李斯是楚国上蔡人,师从荀子学帝王之术,秦灭六国前西入秦。

李斯受五刑,先在脸上刺字,再割鼻子,剁十个脚趾,枭首,最后将骨肉碎切为酱,堂堂大秦左丞相受此酷刑。李斯一门诛三族,苦心经营二十几年,到头来一场空。

右丞相冯去疾、御史大夫冯劫二人乃将门之后,不肯受辱,皆自杀。

秦朝左右丞相和御史大夫都死了,三公宝座上全都空缺,秦二世便命赵高为中丞相,一人独大。从此赵高独揽大权,秦二世乐得不闻世事。

秦朝的关中乱作一团,上将军章邯在关东苦战,此时项梁在濮阳东破章邯军,章邯退守濮阳城。

周朝时卫国在濮阳经营了几百年,城高池阔,一时难以攻克。若王离攻克巨鹿,南下增援章邯,项梁危矣。于是项梁虚张声势,给章邯施加压力,准备开辟第二战场。

公元前208年七月,项梁做出分兵的战略,自己率军围困濮阳,令项羽、刘邦南下,攻击济水一线,确保项梁军南侧没有敌人。同时还有一个任务,带着魏王咎之弟魏豹去临济,重建魏国。

项羽和刘邦总兵力约四万二千余人,项羽军团兵力约两万五千,项梁把八千江东精锐骑兵全部给了项羽,项羽兵力约一万五千,都是精锐。此外当阳君英布率本部五千余人,蒲将军率本部四千余人,都归在项羽麾下。项梁担心此三人年轻气盛,又以稳重但战功赫赫的刘邦为副帅,率本部军团一万七千余人,辅佐项羽。

这年秦二世胡亥22岁,项羽24岁,刘邦48岁。

项羽刘邦率军南下,先攻破城阳,屠城。

刘邦麾下的官大夫(第6级/13级)樊哙,作为先登,斩首23人,赐爵公大夫(第7级/13级)。

接着攻击济水上的重镇定陶,眼看一时难下就转头西进,刘邦麾下的周勃袭取宛朐,俘虏单父县令。

项羽刘邦西进势如破竹,很快拿下临济。魏豹率军一千留在临济,称魏王,并派使臣四出,招抚临近城邑。

图-定陶古城

此时项羽刘邦本要回师定陶,杀个回马枪。却忽然得到一个消息,三川郡太守李由正率水师东进。

李斯被抓前,李由就得到秦二世和赵高派人调查他的消息。等到李斯被抓,李由立即率军东进,他知道要是被抓回咸阳,一切都完了。若跟随章邯打几个胜仗,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说不定还能救父亲。

此前临济之战,章邯用水师奇袭齐楚的粮草,大部分战舰都是李由准备的。章邯不会故伎重演,他令李由水陆并进,走鸿沟、睢水进入砀郡,与司马枿会合,然后东进泗川郡,在项梁背后狠狠捅一刀。

李由水陆并进来到鸿沟,恰好项羽刘邦刚拿下临济,截获李由派向章邯的斥候,得知李由舰队正进入鸿沟。秦军斥候并不知道章邯的战略全貌,只是口述李由军大致位置,项羽刘邦猜测李由要走鸿沟南下攻击陈城的吕臣。两人定下计策,干脆走陆路,掩人耳目,在陈城与吕臣合力围攻李由。

于是项羽刘邦南渡济水,衔枚疾走,来到睢水上的雍丘(今河南杞县)。此时派往大梁的骑哨来报,李由舰队转入睢水,向雍丘开来。

项羽刘邦闻言大惊,以为李由军发现了己军,细思下两人均认为不可能。李由纵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料到己方的路线。项羽刘邦对着地图不谋而合,看出李由目的地是砀郡首府睢阳,与司马枿合兵,攻击项梁的背后。

既然项羽刘邦先到,那真是天赐良机!两人立即设伏,并派人去陈城联系吕臣,要求其派出援军。

图-雍丘(今河南杞县)

睢水上,李由军一百多艘战舰,船帆高张,冲破稀薄的白雾,来至雍丘以西半里许。

楼船六艘,斗舰二十多艘,走舸上百艘,气势之雄伟,让楚军产生气吞山河压迫之感。楼船在中间,斗舰护卫左右,外围是走舸,结成里外数层的防御圈。六艘楼船,像六座城堡,向前方辗压过去。波涛汹涌,激起千层浪。千舟竞渡,万桨齐施,打起千万浪花,煞是好看。

项羽刘邦站在城头打望秦军战舰,李由也站在楼船上观望雍丘城,双方各有想法。

项羽刘邦本打算用攻城的绳索制成几条大绳索拦江,项羽找来几个曾经是项它的属下问话,得知临济之战时,对方楼船势不可挡,当机立断改变战术。他们偷袭了雍丘城,又派出间谍穿着秦军的服装假装从砀郡来的败军,告诉李由的骑哨说砀郡首府睢阳已经失守。

李由本来对砀郡失守将信将疑,但看到雍丘城头飘扬的楚军战旗,再也不敢去睢阳了。无论睢阳是否还在秦军手中,他的后路都将会被断绝。

战鼓敲响,舰队调整风帆位置,大船反向划桨,小船掉头掩护大船,逆流朝陈留方向撤退。


此时警报响起,后队发现几十棵大树截断江面。船队用走舸开路,对后方的戒备确实不足。楚军砍了大树拖到河中,睢水不是大河,这一段一马平川,水流极慢,大树就这样浮在水面拦住去路。走舸甚至斗舰或仍可通行,但楼船吃水深,撞击大树可能会搅动河底巨石,发生触礁。破解之法很简单,就是派人登岸,用绳索把大树拉到岸边。

秦军舰队掉头花了不少时间,正好给了楚军布置的时间,待掉头驶出一里才发现前方有大树漂浮。楚军在西面故技重施,源源不断砍树,李由只能派人登岸清理,这正是项羽刘邦此战玄妙之处。只要对方登岸,主动权就在项羽刘邦手上,而对方也必须登岸,战争就是没有机会创造机会。

李由派去清理大树的数百人,死的死,降的降,秦军丧失了主动权。

李由在荥阳之战中,与吴广激战几个月,损失也不小,后来补充的兵员,多是韩国和楚国人。此时一部分不想为李由效命的韩人和楚人,翻落水中,准备泅水逃命。睢水河水平缓,水性好的人可以轻松游上岸。

李由看在眼里,立即下令射杀逃跑者。有些游得快的已经靠近河岸,项羽也下令不留活口。水里这些人真是倒霉,两方面都无情射击,睢水很快染红。

李由见前后都被堵死,不远处的雍丘也落入楚军之手,只想快点退到陈留,后续走鸿沟入济水去东郡,与章邯会合寻求保护。

到了晚上,李由站在楼船上望着南岸,雍丘淹没在黑暗里,连一点轮廓都看不到,李由的心情也跌入谷底。去年在荥阳,吴广围困李由数月,虽损兵折将,李由却从未有过退缩。那时候朝廷有父亲李斯撑腰,只需守住城池就行。现在关中大乱,父亲也入狱了(李由还不知道李斯已被处斩),自己困在楼船上进退不得,前途暗淡。


李斯麾下将领,多追随他镇守荥阳,协助章邯打赢临济之战,很多人都因此提升了爵位。然而眼下的处境,无论政坛还是战场,人人都知道不妙。

李由派出一支军队登岸扎营,并且岸上用绳索连着楼船,一边迅速互相支援。

岸上的这支秦军将领,是李由的心腹,士兵也多来自秦国,数量约三千,绝对是精锐。秦军扎营后,在四方设置岗哨,侦骑四出,方圆十几里肯定是没有楚军能靠近。

昏暗的月色下,营内哨兵借助火把巡逻,楚军绝无可能偷袭,秦将却心情不畅,倒不是因为战争,而是李由前途为普,自己肯定也会受到牵连。

近一个时辰,各路来报消息的骑哨忽然大减,秦将升起不祥预感,立即招来副将和几个都尉商议。

不一会,猎犬开始狂吠,战马嘶鸣不安,耳朵贴在地面上听声的副将剧震道:“这是没有可能的,似有大批敌兵冲来。”

秦将亲自将耳朵贴在地面上听声,果断道:“是骑兵,速度极快,马蹄包了布。”

话音未落,秦将已经拔刀,下令全力阻敌。秦军阵势尚未布好,数以千计的楚军骑兵杀入营中,箭如飞蝗般射来。

秦将勒住马缰指挥战斗,身旁惨叫传来,他骇然望去,黑暗中副将已翻身堕马,一支长矛戳穿盔甲,从背心入透胸出,可见敌人掷矛者的力道如何狂猛。前方一楚将高据马背之上,隐约可见虎背狼腰,正是英布。

原来项羽在会稽训练骑兵,专门练野战、奔袭战。这次他在八千江东精锐骑兵的基础上,把英布和蒲将军的骑兵也编进来,一万骑,以犁庭扫穴之势迅速灭掉三千秦军。

楚军在草上放起火来,一时烈焰冲天,四下鼓声大震。更要命的是,岸边这支军队,有绳索连着楼船。

楚军发现这个秘密后,奋力拉纤,将李由的六艘楼船往南岸拉,高大的楼船全部搁浅。从项羽袭营到楼船搁浅,不到吃一顿饭的功夫,水上的秦军乱成一团。李由知道大势已去,便从楼船上放下几十艘走舸,先北岸划去。

此时刘邦率领军团的先锋军也赶到战场,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战场,秦军尸横遍野,项羽的楚军却鲜有伤亡,借助黑夜掩盖瞠目结舌的表情。

项羽却意犹未尽,吸了一口潮湿带血腥味的空气,对刘邦道:“李太守是我的,沛公不要和我抢。”

刘邦回过神来,装出诚恳之色道:“李太守船高墙厚,麾下兵强马壮,假王(吴广)都不能下,本公可没这本事,非项少将军不能破。”

项羽曾格杀会稽郡太守殷通,但战绩还远不如刘邦,以下令似的口吻道:“我渡河率军往西,沛公往东,三日后无论是否抓到李由,都立即退守雍丘”。

李由逃到北岸后,却并没有向西退回三川郡,或许对秦二世和赵高彻底死心,而是东走睢阳,去投奔司马枿。

项羽错失抓到李由的机会,刘邦反而歪打正着,帐下曹参部追到李由,因其亲兵激烈抵抗,便用强弩射杀。刘邦的战功簿上,有了两个太守,泗川太守壮和三川太守李由。

这是项羽和刘邦首次合兵作战,也是唯一的一次,攻灭李斯之子三川郡太守李由。

标签:太守 战斗 战斗力 作战 并肩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