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黑镜》 第三季,这次你打几星?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7:32:48 游戏资讯 126 阅读

《帝国》杂志(Empire)给已经播出的13集《黑镜》做了排名。第三季的《圣朱尼佩洛》排名第三,《终极玩家》排名最末,剩下几集则排在第四、第六、第八和第九。在电影网站IMDb统计的用户评分中,第三季有四集进入前六,剩下两集排在第八和第十二。

本文参照主创查理·布鲁克和安娜贝尔·琼斯在第三季之后接受的采访,讲述20件关于《黑镜》你可能不了解的幕后故事。

《圣朱尼佩洛》是第三季第一个完成的剧本,几乎一气呵成。与《黑镜》系列典型的阴暗风格不同,它有一个少见的喜剧结尾。布鲁克在接受《好莱坞报道》采访时说,这是为了让第三季的调性更多元,而且整个团队都很爱这个故事中的角色,希望她们幸福。

根据indieWIRE对主创的采访,《圣朱尼佩洛》最初讲一对异性恋情侣的故事,但团队讨论后认为,把主人公设定成两位女性,会有更多的冲突与故事性。在虚拟世界里,她们1987年结婚,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发生的,因此这种设定让主角真正“重新活了一次”。

第一集《急转直下》中,人们时时刻刻都在用手机互相打分,一至五星分别对应五种不同的手机提示音效。这五个音效已经被Netflix放在了手机铃声网站ZEDGE上,搜索关键词即可下载。

布鲁克告诉《华盛顿邮报》,在拍摄第二集《终极玩家》时,他考虑过制作两个版本,让看第二遍的观众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破次元壁的结尾(即打破剧中人和观众之间的界限)。由于逻辑太过复杂,他最终放弃了这个“噩梦模式”,不过未来可能会付诸实践。

《终极玩家》导演丹·特拉亨伯格(代表作《科洛弗10号》)是狂热的游戏爱好者,他在推特上说,剧中有个梗是他坚持要加上的——在男主角库珀不愿意打开一扇门时,指挥他行动的游戏公司员工说:“劳驾打开这扇门好吗?”这是在向游戏《生化奇兵》致敬,因为“劳驾”(Would you kindly?) 是游戏中一个人物的口头禅。

《黑镜》没有编剧团队,所有故事都由布鲁克构思,再和联合监制安娜贝尔·琼斯反复讨论打磨。在电影媒体indieWIRE的采访中,两人提到,对于布鲁克觉得好笑的情节,安娜贝尔却总是大哭。于是他们达成了检验故事的标准——能让布鲁克大笑同时让安娜贝尔流泪的故事就是适合《黑镜》的故事。

布鲁克告诉创意编剧网,他最喜欢的写作软件是Scrivener,这款软件的索引卡能帮他整理思路、导向故事的结局。他给编剧们的写作建议是:读史蒂芬·金的《论写作》和亚历山大·麦肯德里克的《如何拍电影》;当脑中涌现故事线时,要站着把第一稿写完,因为站着不舒服,会写得快一点。他自己的写作效率大幅提高是在有了孩子之后,他写《归于正轨》写得特别快,因为满脑子都是“天哪,孩子马上就要醒了”。

布鲁克承认,在写剧本时,某种程度上他曾刻意让主人公的国籍、种族、性别多元化,但也有评论认为这是一种刻意的“政治正确”,影片中所谓的多元化并未包含印度裔、东南亚裔等族群,只包含“主流的弱势群体”,尤其是第三季中《圣朱尼佩洛》的喜剧结局,是在刻意讨好性少数人群。

伊尔玛·托马斯原唱的《任何懂爱的人都明白》(Anyone Who Know Love Is)在每一季都出现了。IMDb资料显示,制作团队为《1500万的价值》选择这首歌是因为它不出名,却让听到的人感觉熟悉。艾比在这一集中说,这首歌听妈妈唱过,妈妈又听外婆唱过。所以当这首歌在《白色圣诞节》中出现时,观众可以理解成艾比是贝司家族的后裔。第三季的《战火英雄》里“猎手”唱了这首歌,第四季中这首歌还将出现。

创作团队在网站Reddit上说,圣诞节特别篇《白色圣诞节》里有个彩蛋至今无人发现——女警察去波特的牢房时,墙上出现了一个白熊的标志,暗示波特可能被白熊审判了。事实上,在拍摄《白色圣诞节》时,他们在警察局的文件上和其他很多地方都留下了白熊标志,不过剪接之后只剩下墙上那个。

《黑镜》的故事都发生在同一个宇宙,不同分集中的彩蛋除了给观众惊喜,也暗含了故事之间的联系。比如《全网公敌》中,布鲁正在办案的案件主人公是《白熊》中维多利亚的男朋友。

配乐和音效是《黑镜》的一个亮点,不过,除了为粉丝贡献许多优质歌单外,最让制作团队开心的是,有时候改一下音效就能改变播出效果,不用再去补拍镜头了。

布鲁克在推特上说,他喜欢在烤吐司上抹很多马麦酱(Marmite)。这种酱是英国特产,就像榴莲、纳豆一样,评论两极分化十分严重。马麦酱在《黑镜》中多次出现,被粉丝称为整部剧的粘合剂。

有些故事的设定很有未来感,比如《急转直下》中的社会评分系统,《1500万的价值》中的封闭空间;有些故事背景则贴近现实,如《全网公敌》和《瓦尔多的时刻》。布鲁克觉得两种设定下的创作都很有趣,他告诉创意编剧网:“喜欢写前者是因为我享受天马行空,喜欢写后者是因为我喜欢把现实变成噩梦。”

《黑镜》第三季成为英剧与美剧的结合,使主创有了更大的操作空间。讨论第六集《圣朱尼佩洛》的背景时,主创们考虑过布赖顿,但觉得故事发生在英国不如发生在美国触动人心,最终选择了上世纪80年代的加州。

布鲁克曾受邀做《神秘博士》(Doctor Who)的编剧,因为实在没时间所以拒绝了。他觉得这件事比《黑镜》中任何一个故事都更加悲伤。

如果你喜欢《黑镜》,还可能会喜欢什么?布鲁克针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一份短小的片单,其中包括1958年的黑白片《火星人地球大袭击》、英国黑色喜剧《9号秘事》和《乌托邦》。他还特别提到自己2008年编剧的丧尸片《死亡片场》,称其和《黑镜》风格类似,另外,虽然不打算在《黑镜》中客串,但布鲁克和《黑镜》的安娜贝尔都曾在《死亡片场》中演过僵尸。

布鲁克为《纽约》杂志提供了一份更长的清单,包含所有为他创作《黑镜》带来灵感的电影、书籍、音乐、游戏和其他艺术作品。这份清单有105项之多,包括他最常提到的《迷离时空》。这部1959年的美剧由罗德·瑟琳编导,每集剧情独立,在奇幻怪诞的故事中包含政治隐喻。

第四季将在明年上映,其中有一集会由朱迪·福斯特导演、罗斯玛丽·德维特主演。第四季的剧本已经完成了一半,剧情和设定都会和前面三季很不一样。

布鲁克在网站Reddit上给粉丝留言说,《黑镜》并不打算反科技,整个团队实际上是崇尚科技的。“我们喜欢科技产品和UI设计,我们也没有抨击云共享。我只是写了一些故事和一些好玩的剧情反转,只有那些脾气阴郁的人才觉得这部剧故意和世界过不去,我要给那些人差评。”

文|邓珩

编辑|翁倩 rwzkhouchuang@126.com

标签:故事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