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童话:手帕和流浪狗丨胡大伟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7:12:25 游戏资讯 79 阅读

溜溜小区第九幢第三单元901室的阳台上晒着一条美丽的手帕。手帕上面绣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莲花旁边还站着一个赤着胳膊、露出肚脐眼的小男娃,可爱极了。这条手帕的主人叫小馨,她是一个九岁的小姑娘。那一天,妈妈带着小馨到电影院观看上映不久的《哪咤·魔童降世》,临走的时候太匆忙,忘记了带手帕。手帕只好独守在阳台上,一会儿抬头看看天色,一会儿俯首瞧瞧一楼的中央水池。手帕知道,那条中央水池,是女主人小馨回家的必经之路。

正在手帕浮想联翩的时候,突然一阵轻微微的东南风吹过,吹落了阳台上的手帕。手帕很委屈,满脸的幽怨,只见她一边从九楼缓缓飘落,一边嘀嘀咕咕地发牢骚:“我可是女主人最喜欢的手帕,为什么风儿姐姐偏偏把我吹下?主人回家找不到我,肯定会伤心又难过。”

风听到手帕的埋怨,只好摊开双手,无奈地说:“对不起,手帕妹妹,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天边的彩云很绚丽,就顺路去追赶而已!”

“既然你不是故意的,那你能不能再把我吹回去?”手帕的眼睛一亮,发出异样的光芒,特别期待风儿姐姐的肯定回答。

“唉……那恐怕不行。我今天的风力有限,只能把你从高处往低处吹,却不能把你从低处吹到高处。真的很抱歉噢!”风儿姐姐耸了耸肩膀,发出一声苦叹。

“算了!那我还是不对你抱有任何希望了,就当我今天倒霉吧!”手帕的神情立马变得灰暗。

手帕开始失去了方向感,在空中左右摇摆、跌跌撞撞。树叶把她当成了同伙,小鸟以为她是同伴,它们想在空气中和手帕嬉戏玩耍,可手帕却提不起精神,丝毫也不买它们的账。

沮丧的手帕飘到了哪里呢?万万没有想到,它飘到了大街上一条流浪狗的身上,并蒙住了流浪狗的眼睛。流浪狗正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寻找食物,此刻,他闻到十米远处有一块没有吃干净的排骨,立马兴奋得心跳加速。不过,另一条流浪狗也对这根排骨“狗”视眈眈。狭路相逢勇者胜,就看谁的速度更快了。

本来,这条流浪狗早已胜券在握,没想到忽然被从天而降的手帕蒙住了眼,还以为是那些专门的偷狗贼盯上了自己,要谋害自己的性命呢!他经常从一些老狗的嘴里听说过,现在社会上专门有一些黑心的偷狗贼,会不知不觉地出现在流浪狗的身后,用一根又紧又粗的绳圈套住同类的颈部,使劲一勒,然后拖进麻袋内,扬长而去,再卖给那些卖狗肉的人。好几个同类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失联了,说不定成了人类的下酒菜。

想到这么恐怖的画面,什么也看不见的流浪狗立刻“汪汪汪”地大声叫起来,屁股撅来撅去,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他一边颠狂地舞动,一边大声喊:“你们不要杀我,虽然我是一条流浪狗,经常吃不饱、饿肚子,但我还不想死,我要活着,活出个狗样!”

终于,他的力气没有白费,手帕被他抖了下来,他又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了。可是,在这个世界里,那根排骨却不知去向,只见另一条远去的流浪狗回眸看了他一眼,又很骄傲地撇过头去,尾巴摇了一摇,洋洋得意地走了,口中似乎刁着一根什么东西。

即将到嘴的排骨就这么不翼而飞,把流浪狗气得啊……他把所有的怒火都转嫁到手帕身上,痛声骂到:“你这个该死的捣蛋的手帕,害我丢了一顿美餐,我恨不得把你撕个稀巴烂!”骂完,流浪狗用一只左前脚狠狠地踏在手帕的身上。

“哎哟……哎哟……疼,疼……狗大哥,还请手下留情!”手帕痛得发出哀求声,“我跟你一样,也是受害者啊!”

“哼?你也算是受害者?你就是一个害人精,害我们狗吃不饱肚子的捣蛋鬼!”流浪狗越想越气,怒气难消。

“狗大哥,你轻一点,我也是被风儿姐姐害的……我原来住在溜溜小区九楼的阳台上,主人看电影的时候忘记带上我。我当时正在想主人什么时候回来,没想到那可恶的风儿姐姐,趁我不注意,悄悄地偷袭了我,把我从九楼吹到这里……我现在回不去了……呜呜呜……”手帕越说越难过,心里的委曲、心里的苦闷,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奔流而出,伤心、难过的泪水,再也无法克制。

流浪狗见手帕哭得像个泪人儿,情不自禁地松开了脚。他想,看手帕这么难过的样子,她说的应该不是谎话。流浪狗开始有点同情她了,彻底把左前脚从手帕身上拿开了。

手帕身上刻出了一道狗脚印,不过身上的疼总算消失了。她非常感激地朝流浪狗道了一声谢,还为他丢了一顿排骨美餐而深表遗憾。但冤有头债有主,自己确实不是罪魁祸首,只希望狗大哥不要迁怒于她。

“算了……算了……那都是过去式了……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反正排骨是飞不回来了!”此时此刻,流浪狗除了表示大度,还能做什么呢?

“狗大哥,你也不要灰心。等我回到主人身边,我叫她送好多美味给你吃!”手帕安慰流浪狗。

“希望你说的这一天,会早点到来!”流浪狗“哼哧”一声。

手帕仔细环顾了四周的环境,心想,这地方也太差劲了吧!跟自己住的小区没法比!那么多的小餐店,餐厨垃圾的味道太浓厚了。难怪狗大哥住在这里,原来找吃得很方便。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手帕看着眼前的一切,情不自禁地想起以前的快乐时光,想起女主人是多么小心翼翼地呵护她,把她折叠成一个美丽的小方块儿珍藏在口袋里,用的时候就拿出来和女主人粉嫩的脸蛋亲密接触,主人的脸上还有香水的味道,那感觉,不要太好太好了!可是,这样的时光,还会回来吗?此刻的女主人,有没有发现她的小伙伴——我,已经失踪了呢?

“哎……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看着怅然若失的手帕,流浪狗不由得发出感叹。他告诉手帕,想当年,自己还是因为太意气用事,总感觉“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于是趁男主人睡觉的功夫,偷偷从家溜出来,没想到越走越远,渐渐迷了路。现在倒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座城市,离家的距离是越来越遥远了,简直遥遥无期啊!

听了流浪狗的诉说,手帕既为他惋惜,又为他激动,她兴奋地站了起来,说:“狗大哥,你出来是想见见世面,你是多么地勇敢啊!我跟你不一样,我只想回到主人的身边,再闻一闻主人脸上香水的味道。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手帕的脸上写满了憧憬。

“手帕妹妹,既然你能喊我一声狗大哥,那就让狗大哥帮你实现这个愿望吧——我送你回到主人身边,让你和主人团聚!”流浪狗不知从哪儿来了勇气,忽然向手帕拍胸脯打包票,显得特别义气风发。

“狗大哥,谢谢你的好意,不过……太难了!没有人类的钥匙,我们连小区的那扇门也打不开!”

“那有什么难的?我们直接问人类把那扇门的钥匙要过来不就得了!”

“你说得到轻巧!试问你怎么向人类要?我们跟人类的语言是不通的,很难交流……而且,像你这样打扮的狗类,若是直接问人类要钥匙,人类会拿棍子揍你的!”

“揍我?哼哼,我看他们谁敢?”流浪狗咬牙切齿,发出一阵阵“吼吼”声,“人类要是想跟我动粗,看老子不把他们屁股咬开花!哇呜!哇呜!”

“还是想想其它办法吧……”看着生气发狂的狗大哥,手帕不好再刺激他,只好转移了话题。

流浪狗和手帕没有想到更高明的主意。这期间,流浪狗找到了几块人类扔掉的肥肉,他用这几块肥肉填饱了肚子。

天色很快就暗下来了。当务之急,得先找个地方睡觉、过夜。这个问题,根本难不住流浪狗。他很快就找到了一家早餐店的门旮旯处,习惯性地屁股先着地,再屈缩四肢躺下,双眼忽睁忽闭,像睡觉又不像在睡觉。长期的流浪生涯已经养成了他高度的敏感性,就连睡觉的时候,也会保持一份警惕。有偷狗贼的世界,确实睡不安稳!

萧瑟的秋夜冷得有点寂寞,流浪狗早就习已为常了,但今夜,他感觉有点异样。他觉得心里很踏实,很温暖。他把睡眼惺忪的眼皮朝上翻了翻,感受那轻盈的手帕发出的一阵阵温暖的体香。躺在他背上的手帕睡得很安详、很温馨,气息一点也不紊乱。照在手帕身上的月光,真的就像水一样温柔、妩媚。

“好美啊!”流浪狗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呢喃。

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受:有个同伴,真是好样。在这样美好的状态下,流浪狗终于紧紧合上了双眼,进入了沉沉的睡梦中。睡梦中的流浪狗,仿佛徜徉在阳光明媚、百花盛开的草原,草地上居然到处都有冒着热气、香喷喷的排骨,而调皮的手帕却在自己的头顶前方一上一下地飞来飞去,而自己却克制不住兴奋与激动,一跳一跃地追逐着她,两个家伙在梦中的草原上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真是好不快活啊!

“狗大哥,快醒醒……赶快醒醒……有贼……”预感到情况不妙的手帕,发出了迫不及待的声音。她从小就生活在宁静温馨的环境里,对外面嘈杂的世界特别敏感,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会立即感知到。此刻,手帕听到一阵“特特特”的声音——那是人类骑摩托车时慢慢停下来后,车子发出的声音。手帕心想: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街上一般很少再有人来往,除非……哎呀……不好……

就在这个时候,两道一胖一瘦的身影好像从那辆摩托车上走下来了,渐渐地靠近了流浪狗和手帕睡觉的门旮旯处。那道瘦瘦的身影,手中隐约拿着一个圆形的物体,后面还拖着一条老长的绳子。他们越走越近,眼看就要走到离流浪狗三米近的地方了。

近了……近了……

“偷狗贼……是偷狗贼……那个圆形的物体原来是一根绳子做的圈,是偷狗贼专门用来套住流浪狗的脖子,让流浪狗挣脱不掉的工具。”手帕终于看清了偷狗贼手中拿的是什么东西。在这个紧急关头,流浪狗在干嘛呢?我滴天啊,他居然还在做梦,口水居然从嘴角处淌了出来,脸上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甜蜜的微笑。

“这样下去可不行?我得赶快把这位狗大哥叫醒,我还指望他想办法送我回到主人的身边呢!”手帕自言自语,“可这次狗大哥睡得太沉了,到底有什么办法将他弄醒呢!”

忽然,手帕的眼睛机灵地闪了闪,好像想出了一个非常好的主意。只见她使出浑身力气,飞快地爬到流浪狗的鼻孔处,伸出小手的一端,在流浪狗的鼻孔处挠痒痒。这个办法的效果很明显,只见“阿喷”一声,流浪狗像受惊了一样,打出了一个响亮的喷嚏,然后立刻睁开双眼,站直身子,狗头拼命地朝两边甩了又甩,灰尘和口水溅得到处都是。

说时迟,那时快。正好那个绳圈从“天”而降,从瘦身影的手中飞出,想一把套住流浪狗的脖子。没想到流浪狗站起身子甩头,刚好幸运地把绳圈从头顶甩了下来。这时候的流浪狗才突然反应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拔开四肢就跑。

“哎……倒霉……差那么一点点就成功了……这次又让它跑了……咱们到其它地方再找找……”瘦身影叹了一口气,很无奈地跟胖身影说。

毕竟关系到自己的性命,流浪狗不敢马乎,见到小巷就拐弯,一直拐了七八个弯,才终于甩开了那两道一胖一瘦的身影。小心翼翼的手帕紧紧抓贴着流浪狗的两只耳朵,哪怕浑身的骨架就要被抖散了,也不敢放手。她生怕狗大哥奔跑时带起来的风,再次将自己吹到更不喜欢的角落。那样,她就彻底地孤苦零丁了。

“它妈的,该死的家伙,差点害老子搭上一条小命!”“哈哧哈哧”的流浪狗发现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情不自禁地吐槽,“要不是老子打不过他们,老子早就跟这两个偷狗贼翻脸了!”

吐槽完毕,流浪狗好像想起了什么。只见他抬起眼皮,朝贴在自己耳朵上的手帕致谢:“帕妹,这次多亏了你聪明机智啊……要不你狗哥今晚就着了他们的道了!”

“狗哥你也不用谢我,我的主人才聪明机智呢,我都是跟主人学的,没想到今晚派上了用场!”手帕连忙谦虚地回答,“我们下次还是要小心一点,我看这两个偷狗贼是不会死心的,他们肯定会谋害其他的流浪狗!”

“嗯,帕妹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送你回家,送你回到主人身边。你跟我在一块是不安全的。我可是属于那种‘既被贼偷,又被贼惦记’的一类……”此刻,神情凝重的流浪狗还不忘自嘲一番。

经过这番“黑夜惊魂”般的折腾,两个家伙一点睡意也没有。他们一边等着太阳出来,一边思考用什么办法送手帕回到女主人的身边。他们想了好久,终于想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办法:守株待“主”。那就是,守在溜溜小区那幢楼的一层,等到手帕的女主人走出来,流浪狗就载着背上的手帕,跑到女主人身边绕来绕去,吸引她的注意力,好让她轻而易举地发现自己的手帕。

两个家伙慢悠悠地找到手帕女主人的那座单元楼,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流浪狗匍匐在入口的墙柱边,浑黄的双眼似乎有点疲惫。他身上的毛发早已由纯灰色变成了棕灰色,四肢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矫健有力,两只耷拉的耳朵也不像以前那么坚挺了。看来流浪的生涯确实不是一个好的交易,它会让动物历经磨难,甚至失去健康。有时候,动物需要人的呵护,人也需要动物的陪伴。再看紧依在流浪狗双耳上的手帕,也失去了在阳台时的那份光泽和柔丽,身上开始出现了褶皱和污斑。

一楼的铁门需要按密码才能进入。别说这两个家伙不知道密码,就算是知道了,也无法爬到一米多高的密码控制箱上按那些密码数字。除了等,还是等。铁门被接二连三地打开了,吱吱呀呀的,像唱京剧的老生。但从铁门里走出来的却不是手帕的女主人,而是些早起买菜的大妈、到空旷处练太极拳的老爷子。两个家伙一会儿希望满满,一会儿失望透顶,一直等到日上三竿,也没见到女主人的身影。

“小馨主人,您在哪里啊?怎么还不出来呢?难道您心爱的手帕丢了,您一点也不着急吗?您就没有出去找过我吗?”手帕等着等着,开始“呜呜呜”地掉下了眼泪。

“吱呀”一声,一楼的铁门再一次被打开了,手帕闻到了一阵久违的馨香味。她太熟悉这种味道了,这可是女主人小馨身上独一无二的味道,整个小区只有她一个人才有。

“狗哥,是主人……是主人出来了……绝对……错不了……赶快……准备……”手帕因为太激动了,连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

流浪狗“蹭”得一声站了起来,抖擞起精神,但他心里总有一股失落感。他既希望那个叫小馨的女主人出现,也不希望她出现。但此刻,她还是出现了。

一个穿着粉红色童装的小女孩欢快地走了出来。她长得很可爱:圆圆的脸蛋,娇嫩的皮肤,黑溜溜的眼珠,头上还扎着两根可爱的小辫。一眼看去,就像一位美丽的小天使。跟在她后面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人,头发是盘着的,像一块纹路非常清晰的陀螺。她背着一个天蓝色的包包,看样子是送完小馨上学之后她再去上班。

流浪狗立刻冲到小馨的脚踝边,左右转个不停。为了引起小馨的注意,流浪狗还特意努力踮起两只后腿,两只前腿在空中划来划去。

“小馨,小馨,你看到了没有?你的手帕在我的身上,她昨晚被风吹落了阳台,现在她回来了……她特别想念你!”流浪狗表达得很完整,但他的“狗语”在人类听起来只不过是一阵“汪汪汪”的叫声。

“哎呀……妈妈,这条狗,怎么总是围着我转?”被一条突如其来的狗给包围了,小馨觉得有点害怕。而这种害怕,让她没有注意到狗身上的那条手帕。

“哪儿来的野狗……走……快走……”盘着头发的女人,也就是小馨的妈妈,朝狗甩起肩上的包包,想把他赶走。流浪狗朝后一退,一蹲,躲开了包包的袭击。

“主人……主人的妈妈……是我,我是手帕呀……是主人心爱的手帕呀……你们不要动手好不好?狗哥是我结识的朋友,他是送我回来的!”手帕急得眼泪都快滚下来了,可惜人类却无法辨别她的声音。

“这条狗还真有点意思啊!你们看,他的身上还戴着一块手帕……好像出嫁的新娘子一样……哈哈……”一位刚练完太极拳的老大爷正好路过,由衷地发出疑惑不解的声音。

老大爷的话好像提醒了小馨。她这才注意到流浪狗的身上有一条手帕。当她的目光接触到期待已久的手帕时,她忽然激动地大喊起来:“妈妈……妈妈……您看……您快看……那不就是我的手帕嘛……是我昨天丢掉的手帕。现在,手帕回来了,被狗狗送回来了!”

小馨捧起手帕,闻了闻,自言自语道:“哎,这个讨厌的小家伙,一个晚上都没有回家,浑身变得脏兮兮的。我得给你好好洗个澡!”

手帕终于回到了主人身边。流浪狗既高兴又失落。他恋恋不舍地与手帕挥泪告别,重新走上了那条属于流浪狗的道路。那里,有他的江湖,有他的生涯和归宿。但不管他走到哪里,他永远记得,阳台上的手帕曾经救过他一命,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和手帕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如果有一天,你在小区里面发现了一条流浪狗,看到他的目光朝向九楼的阳台,那可能就是流浪狗回来看望他久违的朋友了!

作者简介:胡大伟,在《安徽日报》《新安晚报》《芜湖日报》《大江晚报》发表作品若干,曾获中国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联合《扬子晚报》共同举办的“约?工行”短文征集大赛二等奖、芜湖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主办的2019清明祭英烈公祭文征集活动二等奖、“歌颂祖国、颂扬党恩”主题征文活动二等奖、“马良故事”征文大赛第三名、“我为人民城市建设献一策”主题征文比赛三等奖、首届“要麻文化”杯诗文大赛“故事传奇类”优秀奖。

标签:手帕 流浪 童话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