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江南塞北任平生(34)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6:57:48 游戏资讯 129 阅读

空闲时间多了干什么呢?除了看书,还有几样活动。一样是蹭电影看。我身无分文,有的同学跟我差不多,即使有几个零钱也舍不得花。这样就结成伴儿,到电影院蹭电影看。有时乘入场人多之时乱中混入,有时在电影放了一半甚至快要结束,检票员懈怠或离开时闪入场内,全看当时具体情况而定。也有直到散场都没有机会混入的机会,那就只好怪自己运气不好。但是只要混进去,却没有发生过被赶出来的尴尬事。其实,当时蹭电影看的人不只是我们这样的半大小子,成年人也不少,男女都有。有的靠特权,有的靠关系,有的靠耍赖。把门的不敢、不能甚至不愿认真计较。这也给我们以机会,纵然发现有人逃票,他也不会进场驱离或追着你补票。就算进场追寻,你也可以跟他在暗处躲猫猫,或者到厕所暂避。所以,只要能进去,电影就看定了。

再一样是到骆驼岭小街茶馆听说书名家王少堂说《水浒》。王少堂说书用的是扬州、镇江当地的方言,本地人听起来特别亲切入耳。他说的《水浒》最出名的是“宋(江)十回”、“武(松)十回”,其次是豹子头林冲和花和尚鲁智深的故事。茶馆借王少堂说书招徕茶客,王少堂借茶馆收取书资。我们这些穷孩子出不了书资,也付不起茶钱,去了只能站在栏杆外面倾听。有时下课后才去,已快散场,只能听个几分钟。此时踅进厅内坐下听书,茶馆的茶房也就不管。然而,散场前这几分钟正是王少堂铆足劲儿、最用功夫、说得最精彩的时段。他要让听众在充满悬念,渴望下文的心态下离去,明天早早再来听讲。所以这几分钟常常让我们过足了听书的瘾头。

王少堂说书时,案上只有一块醒木,一把摺扇,简单之极。可是他说书时藉着表情、手势和身段的运用,既能表现闺房温存、密室私语、花前月下、博学斯文,也能表现逞凶斗狠、拼死搏杀、霹雳闪电、狂风骤雨。无需细说时,几句带过。着意描述时,丝丝入微。书中人物各有特色,宛如可见。言谈举止,各如其人,呼之欲出。一把摺扇,不仅可以轻摇,表现心情和气氛,也可以当笔、当刀枪。比划出下笔千言或是千军万马的征战砍杀。他的语言艺术真是臻于化境,令人叹为观止。

1950年代,有人为王少堂整理说书稿本,出版了名为《武松》的厚厚的一本书。基本上记录了《武十回》的内容,却无法重现王少堂说书时的语气神态。那时没有录像设备,除非拍成电影。录音也只有一种笨重的钢丝录音机,有人用它录过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等传世名曲。不知道是否有人用这种设备为王少堂录过说书段子没有,如果没有,那可真是莫大的遗憾了。当时还有一位专说《三国》的名家,姓康,名少华。他在闹市的大茶馆里说书,而王少堂却是在小街较为清静的茶馆里说书。我们偏偏要赶到小街去听王少堂的《水浒》,一次也没听过康的《三国》。

还有一样是学游泳。正东路往东不远就到了郊外,那里有一处又宽又长的水荡子,比一般的池塘大多了。水质比较清澈,水深近岸处不到一米,中央有一米六、七,高个子漫至肩颈,小个子正好没顶,但是脚一蹬即可蹿出水面。这种情况非常适合初学者去学习游泳。夏日天长,一些同学在午饭、晚饭之后就去那儿游泳一番,休息日更不用说,要去痛痛快快游玩个畅快。等我知道这个好去处时,别人已在那里玩了好长时间了。知道之后,便也随着那些同学一起去水荡子学游泳。

每次去要带上脸盆、毛巾和木板拖鞋。水荡子地处荒郊野外,无人经过,所以我们下水时全都脱得精光,赤条条一丝不挂。衣服也简单,就是背心、裤衩,往岸边草丛上一搁,沾不上土。布鞋和木板拖鞋挨着放在一起。起初我要带着脸盆下水,用脸盆的浮力体会身体在水中怎样才能浮起来。然后就抓住脸盆,双腿打水往前游。再后来不用脸盆帮忙了,下水走到离岸十米左右,水齐胸处,双足一蹬,手脚并用,向前划去。竟然也就浮起前行了。反复几次后进一步掌握了要领:不要慌乱,掌握好节奏,双腿打水也不必太用力。头也不必老是昂着,要学会憋气、换气,埋头前进。

学会游泳后最大的心理变化是不再怕水,而是感到水很可亲、可爱。刚学会游的姿势人称“狗刨式”,的确不优美。但是它让你认识了水性,学会了在水中划水前行的本领,这就足够了。以后可以随时学会其他任何一种姿势。而且,只要学会游泳,这种本领一辈子都不会忘掉。多年后想起这番学游泳的经历,反倒后怕不已。试想,在一个没有任何安全设备和措施的水荡子里学游泳,一旦出现危险,那就是生命攸关的事。我能安然度过,真是万幸。

初一上学期结束时,考查、考试的成绩都在及格线以上,寒假过后顺利进入下学期学习。但是,“寄宿生”的生活却结束了。因为父亲负担不起我的伙食费,把我改为走读,仍是在家吃住。寄宿时,学校有电灯,晚上有两节课的自习时间。回家以后,晚上全家只有一盏灯,尽管已从油灯盏变成了洋油罩子灯,我还是没有读书学习的条件。好在那时没有什么作业,有也不多,早在学校完成了。等到下学期结束,进行升级考试时,我仍然懵懵懂懂不知道正课学习成绩究竟如何。直到拿到考试成绩单,才发现出了大纰漏了。用伊盟话说,落下大圪旦了。一共考了十来门课程,竟然有七门不及格。结论是下学年留级。因为学校的领导、教师很多都认识我父亲,又觉得我人小不懂事,并无任何不良行为,所以手下留情,给了个留级的处理决定。否则,恐怕就是劝退或开除了。当了个留级生,使我很受刺激,倍感羞惭。不用说,父亲看了成绩单后把我痛斥了一顿。此外,还能有什么办法?新学年开始后,老老实实在初一年级从头学起。

第二个初一头脑清醒了许多,认识到要摆正课内课外的关系,先认真学好各门课程,然后才可读各种各样的课外读物。果然成绩明显提高,先生讲了些什么,课本里讲了些什么,心中清清楚楚,正所谓学有所得,了然于胸。不再像以前混混沌沌、毫不在意。再说,毕竟是学第二遍了,不说驾轻就熟,至少对难点、要点要比初学时容易掌握多了。

学校规定,学生每周要写周记。有一本周记本子,专门用来写周记。写好后由级长收齐,交给级任导师批阅。我从不敷衍了事,每次都把页面写满,而且还学着用文言叙述。导师阅后的批语常多鼓励称赞之词。

有一次作文,先生出的题目是“长光曲马团速写”。长光曲马团是日本的一个马戏团,来到镇江演出,几天前学校刚刚组织我们去观看过。语文先生就出了这么个题目,让我们写一写观看的情形。这是一篇记叙文,好写。关键在“速写”二字上。观看经过只作必要交代,重点要放在演出本身上。对演出也不要面面俱到,而应简洁扼要,抓住几个精彩场面,生动地记述下来。最后来两句感想,赞赏一下就行了。我这样想,也这样写,结果大获成功。在下一周讲评时,被先生当作范文,在班上讲评了一番。先生是女的,姓冷,名字竟然忘却了。她讲评时自然说了些夸赞的话,话虽不多,却极大地增强了我作文的信心。

从上高小时起,作文课我都是不打草稿,当堂交卷。而且都是用毛笔书写。因为大多是记叙文,只要有话可说,想一想先后次序,只管往下写就是了。再说,一般也就几百字,很少超过千字的。所以,能当堂交卷的全班不下十人。那时最怕写议论文,因为要讲道理。小学生懂什么时事、世事?有多少是非、利害会议论一番?肚子里没有,自然写不出来。所以遇到写议论文时要用心听先生解题,学着说几句。不然,言之无物不行,胡诌一通更不行。初一上到第二年,懂得的道理比小学时多得多,不但不怕写议论文,甚至还盼着写议论文,好一显身手,展示才华。

先生解题时讲过许多写议论文的方法,课外阅读时读过不只一种《文章作法》之类的书,懂得一些立场、观点、方法、论点、论据、论证等在写议论文时的重要性。我记住的一条法则却是不管立论正确与否,一定要态度鲜明,持之有故,能自圆其说。这样的作文常常得到先生满意、肯定的批语。其他各门课程我也都能认真学习,而且都有兴趣,绝不偏科。看来第二年的初一学习自觉性确有提高,学习成绩也确有长进。

两年初一,正课之外的大量阅读其实一直进行着,因为那些读物太有魅力,有的是故事吸引人,有的是充满新鲜有趣的知识,实在割舍不下。第二年的阅读范围进一步扩大到各种杂志刊物方面。记得经常看的杂志有《万象》、《紫罗兰》、《春秋》、和《小说月报》这几种,因而也就记住了张爱玲、苏青的名字。但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我读大学中文系时,在现代文学课上和现代文学史上都不见她们的作品和姓名。到了改革开放新时期,她们引起了争议。近来才有了比较一致的看法:她们在现代文学史上应该有一席之地。

标签:先生 江南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