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北京市第十中学教育集团,北京十中教育集团成员

手机游戏库 2022-11-23 10:24:12 游戏资讯 133 阅读

新京报讯(记者冯琪)10月10日,北京市第十中学教育集团新成员校挂牌仪式举行。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第一中学、北京市丰台区卢沟桥第一小学、北京市丰台区卢沟桥第二小学、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中心小学纳入北京十中教育集团。

“为什么是今天,为什么在这里?”北京市第十中学常务副校长宋振中从两个问题出发,道出了选择在今天举行挂牌仪式的含义。他指出,10月10日,恰逢十中建校73周年,希望十中集团能强势崛起,构建大的教育观,服务地域发展、服务民生。

作为新成员校,长辛店一中校长高云虎、卢沟桥一小校长李静、卢沟桥二小校长张利民、长辛店中心小学校长李军玲在讲话中也表示将充分发挥集团优势,打造贯通培养模式,进一步优化育人体系,提升教育质量,为推动丰台基础教育发展做出应有贡献。

丰台区教委主任杨晓辉在讲话中提出,希望扩容后的十中教育集团能够围绕整体效能发挥,优化集团化治理机制;围绕实现内涵发展,优化教育资源配置;围绕高素质学生培养优化课程体系的构建;围绕区域教育发展发挥示范引领作用,最终能实现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实现集团高质量发展,对河西教育乃至于全区教育发挥引领辐射的作用,为国家培养出高素质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记者了解到,新学期开学前,丰台全区教育集团办学布局进一步优化调整,除新成员校加入北京十中外,北京十中晓月苑建设工程项目、国望府配套中学也由北京十中承办;京城置地配套小学由卢沟桥一小承办,纳入北京十中教育集团。至此,十中集团一校十址,成功扩容。

2022年,丰台区在教育资源优化布局上动作频频。除北京十中教育集团调整外,北京十二中、北京十八中、大成学校等教育集团的优化调整工作也已陆续完成。太平桥地区九年一贯制学校、北京市丰台区槐房小学和新建天悦壹号配套中学归并到北京市第十二中学教育集团;北京市丰台区东铁匠营第二中学和北京市丰台区时光小学整合归并到北京十八中教育集团;新建首钢二通厂配套小学归并到大成学校教育集团。

编辑 缪晨霞

校对 贾宁

1、那么a=已知a十a十a十b十b二54?

a=10,b=12.如果能帮到你,请点“好评”,谢谢!

2、《雍正王朝》要是康熙不传位胤禛,老十三会不会杀入畅春园武力夺位?

这个假设的问题提得好!其实当时已经有这样的安排了,为什么呢?因为九子夺嫡,随时都会有奇迹出现,为了防止万一,胤禛和他的智囊团已经做了周密的部署、详细的安排。无论怎样要保证胤禛荣登皇帝宝座。

康熙六十一年恰遇了严寒多雪,似乎交十月以来天就没怎么晴过。狂暴的西北风卷着雪,一团团、一块块,裹着、旋着、飘着,没完没了的只是下,人们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能不走动便不走动了。

老年人都说:“这是天在哭,康熙老佛爷要归西了,普天之下要戴孝。”

北京市第十中学教育集团,北京十中教育集团成员

天降大任于胤禛

内廷里日甚一日传出的消息也是如此,康熙眼见是不中用了,时厥时醒,已经完全不能理事。畅春园附近的寺院客舍,挤满了六部尚书郎官、各省总督、巡抚和被雪隔在京师的外任府县,都住在专为他们搭起的帐篷内,日日进去请安,日日见不着皇帝,里里外外随时能见康熙的,只有一个张廷玉。

他已经熬得又干又瘦,眼圈发黑,失去了平日谈吐从容的气度,说话又急又快,走路都飘飘忽忽。十一月十三日,张廷玉在康熙书房里接见了几个外省大员,站着交代了几句急务,又道:“兄弟忙,少陪了。诸位老兄暂且不必回去,皇上稍安,不定还有什么旨意呢!”说罢又到韵松轩来。

胤祉、胤祐、胤禩、胤禟、胤、胤祹、胤禑七个皇阿哥都坐在里头,见张廷玉进来,忙都站起身来。胤祉问道:“衡臣,有旨意?”张廷玉眼睛在屋里扫了一周,问道:“四爷呢?”胤笑道:“你是忙糊涂了。他不是到天坛给万岁祈福去了?”

“我知道,不过也该来了。”张廷玉掏出表看了看,踅出门外。这是张廷玉在担心,要是这时候出现什么非常情况,天下就会因为夺嫡一事而大乱。

张廷玉一脚踏在石阶上,招手叫过一个太监,吩咐道:“你叫户部尚书过两刻来见我。”这才转身进来,说道:“万岁方才有旨意,这么大雪,叫户部发粮给顺天府,周济贫寒无食的人家,要挨户看到。还说,要从海关厘金里出三百万银子从暹罗国 买米,他们那里今年米贱。十四爷那边催军粮,也得赶紧发……这个时候,还有人请示给官员们加火耗;真成了乱蜂螫头了!”

北京市第十中学教育集团,北京十中教育集团成员

胤禩笑道:“这么多天,我们都是在澹宁居外磕个头就回去,心里真是不安。今儿这么多旨意,想着阿玛精神必是好得多了……”胤也道:“就是!我也想见见皇阿玛!”接着,胤祹、胤禑几个阿哥也都请张廷玉代转,要请见皇帝。

“今儿叫爷们如愿。”张廷玉勉强笑道,“皇上有旨,请你们进去呢!”

胤禩心里一阵兴奋,站起身来,但随即就迟疑了。外头一切停当,成文运已将丰台驻军所有将弁集中起来,只等康熙一咽气就可动手包围畅春园,隆科多两万兵马,控制紫禁城毫无困难。此时见康熙,能讨个实情是好的。

但胤禟胤都在,万一出事,里头通不出信儿,外头无人指挥可怎么好?想着,便见邢年过来,催促道:“主子叫各位爷过去呢!”胤禩便道:“这里只有七个爷,咱们等等,阿哥爷们传齐了再进去。这么冷的天儿,人来人往的,万岁冒了风不是小事。”

胤禩的想法很正确,这正是张廷玉与康熙帝的安排,人算不如天算,你胤禩手段还是嫩了一些。

“走吧。”张廷玉似笑不笑地看看胤祉,说,“三爷,你打头,别的爷顺序跟着。”他素来温和执中,今儿口气却专横得毫无商量余地。

北京市第十中学教育集团,北京十中教育集团成员

胤禩只好跟在后边走,刹那间,他心中升起一种大事临头的不祥之感,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张皇着看时,见金玉泽和党逢恩翁婿二人在平烟亭下说话,忙叫过党逢恩道:“你告诉我府里何柱儿一声,我们要见驾,午饭给我送进来。”张廷玉在前回头道:“不用了,御膳房侍候着呢!”胤禩使了个眼色,又点点头,自去了。

胤禛的智囊团做了详尽的安排

自过十月节,隆科多换防,邬思道和四贝勒府所有幕僚护卫便暗地迁到了十七阿哥胤礼府。周用诚和书房的人陪着胤禛在天坛设祭,十七阿哥去锐健营也不在家,文觉、性音和邬思道正在胤礼的西花厅围炉聚谈。几个人都连夜失眠,看上去十分憔悴,仍旧毫无睡意。

几天来内廷传过来的都是谣言,反过来掉过去不知已经剖析了多少遍,话题都说泛了。邬思道虽撑得住,却只坐在火炉边,用火箸不停地拨弄着炭灰,看得出他心中也极为紧张不安。正闷坐着,胤禛和周用诚在雪地里打马飞奔而来,直到花厅门前,主仆才呵着热气下来,已是一头一脸的雪。性音文觉“唿”地站起身来,说道:“四爷!有信儿么?”

“有。”胤禛脱了斗篷进来,舒了一口气坐下,他的眼圈也是熬得发红,神气间却显得毫无倦容:“今儿万岁要传见所有阿哥。老八他们已经进去了。方才传旨,我说来约十七阿哥,和你们商议一下。胤礼还没回来?这倒霉天气!”

邬思道目光陡地一亮,随即垂下眼睑,喃喃道:“所有?所有阿哥……何必要一齐都见?——四爷,不要埋怨天气,这场雪恐怕是天赐你的!”

“唔?”

“不下雪,万岁一定要回紫禁城。”邬思道仰天吁了一口气,“他回极乐世界,怎么会在那个行宫里?隆科多在城里这么多兵马。万一他是八爷的死党,四爷你还得设法逃出去呢!”文觉点点头,说道。“且说现在吧,万岁叫爷们进去,不知是什么意思?四爷不妨回他们一声。

北京市第十中学教育集团,北京十中教育集团成员

十七爷没回来,等回来了一同进去,拖一拖时辰瞧!唉……竟到了这地步儿。时辰要一刻一瞬地把握着!”邬思道冷笑一声,说道“和尚!四爷一定要去!你难道看不出,今日已到最后关头?万岁要宣遗诏了!”

众人都吓了一跳,愕然注视着邬思道。

“除了宣遗诏,有何必要召见所有阿哥?”邬思道脸色白中透青,咬着牙从齿缝里说道,“四爷如不在场,不怕八爷挟天子令诸侯?一道矫诏下来赐死,四爷奉诏还是不奉诏?”

几句话说得屋里人寒毛直炸,胤禛一下子站起身来,说道:“我这就去!十七爷回来,叫他快点去”

“十七爷去做什么?”邬思道突然大笑道,“叫人家一锅烩了么?四爷,把你祭天用的钦差关防留下,你放心去。过了申时你没有手谕也不见人,叫十七爷带上关防放出十三爷,我们在外头就要大动干戈了!”

胤禛取出那张盖有上书房关防和康熙“体元主人”小玺的钦差关防,伸手要递,却又缩了回来:这一步踩出去,再想回头比登天还难!从不犹豫的胤禛。脸白得像纸一样,目光变得恍恍惚惚,两条腿直发软。

北京市第十中学教育集团,北京十中教育集团成员

邬思道深邃的目光盯着胤禛,说道:“时至而疑,临事而畏则祸不旋踵!天与弗取反受其咎——四爷,这个时候犯嘀咕,别人得手,欲做富家翁而不能!”胤禛紧紧咬着牙关,蹙眉略一沉思,说道:“好!鱼死网破就是这一遭!我不是犯迟疑,一来事体太大;二来不知是否真的传遗诏;三来若不传位于我,此举极险。我不能不多想想!”

邬思道仰着望天,看着无边无际纷纷扬扬的大雪,许久才道:“四爷命系于天,我断不误四爷!万岁久病之躯,已数月不能接见大臣,今日突然召见所有阿哥,定然是大限已到!此时离申时还有两个半时辰,若是见见就出来,我们仍旧按兵不动待机行事。四爷,你珍重,你放心去!”

“好!”胤禛胸脯起伏着,深深呼吸一口清冽的寒气,再没有说话,抬起脚便走向混混茫茫的大雪中。

胤禛去后小半个时辰,胤礼骑马回来,见屋里几个人木雕泥塑似的一个个端坐不语,茶吊子上的水翻花大滚也无人理会,不禁笑道:“我这是进了吕祖庙么?你们这群肉身菩萨,这好的雪天,不步雪咏梅,都在这里参禅面壁!告诉你们,西山锐健营的事已经妥了,他们答应,丰台大营有异动,锐健营要拔营进驻畅春园,勤王护驾,全听我的调遣!”

北京市第十中学教育集团,北京十中教育集团成员

屋子里气氛原来紧张得透不过气来,经他这一搅,顿时活泛起来。邬思道将方才与胤禛的一番计议详说了,又道:“我们都在等着您回来呢!最要紧的是丰台大营,这里的兵指挥得动,一切主权操之于我。锐健营既然也肯听命于我,那更好了!”胤礼笑道:“好是好,耗了我多少精神!三十万家底抖落得精光,我真的是个穷光蛋阿哥了!”

“三百万也值!”性音嘻嘻笑道,“十七爷破产为国,至少挣一顶郡王帽子!”邬思道轻松地笑道:“眼下是无事可作了,净等申时吧!十七爷再穷,也得管我们一顿饭了。”说得众人都笑了,胤礼便一迭连声传饭。

按邬思道的设想,胤禛去听遗诏,出来至少也要过了未时。不料饭没吃完,棉帘“唿”地一响,胤禛带着一阵寒风闯了进来。众人都是一怔,看着胤禛青白不定的脸,都愣住了。半晌,邬思道才问道:“四爷,莫非我料事不准?”

“皇阿玛……不中用了!”胤禛大约骑马跑得太快,浑身冻僵了,在暖融融的花厅里,良久才回过神来,颤声说道:“已经有遗命,传位于我!”

所有的人都霍地站起身来,邬思道艰难地架起拐杖,目光炯炯盯着胤禛:“四爷,诏书呢!”

“在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额后珍藏,已经命新任上书房大臣隆科多去取。”

“隆科多!?”

“还有张五哥和德楞泰监视读诏!”

“八爷呢?”

“他们都在万岁寝宫听宣遗命,等候传位诏书。”

“四爷您……”

“我奉圣命,释放胤禔、胤礽、胤祥,飞速进园见皇上最后一面!”

邬思道听得眼睛陡然一亮,忘情间双拐一丢几乎摔倒在地,慌得性音忙一把扶住。邬思道激动得声音都变得嘶哑了:“万岁真命世之雄杰,圣明!”

陡地一回神,厉声道:“此时大局不定,非坐等成功之时,稍有疏忽,一夫倡乱,万夫齐应,就有遗命,难抗八爷势大。眼下最要紧的,头一件要护好四爷,四爷和十七爷府里男丁要全部出动充作侍驾近卫;第二件,十七爷立刻带上关防去放十三爷,宣明圣旨,掌握丰台大营;第三件,请弘昼弘历弘时三位世子带上十七爷的手令,去西山锐健营,万一丰台大营不奉诏,就带兵进国!”

北京市第十中学教育集团,北京十中教育集团成员

“不用带那个关防了。”胤禛从怀中取出一枝令箭递给文觉,“有这个东西,省我们多少事!胤祥那里我去。大哥二哥请十七弟代劳一下就是了。”

文觉接过看时,是九寸五分长一枝令箭,却是黄金锻铸,还带着胤禛的体温,上头刻着“如朕亲临”四个字,沉甸甸亮晃晃,显示着它至高无上的权力。想着,文觉说道:“此时一刻千金,大阿哥二阿哥那里不要耗时辰。我们先办大事。”

邬思道立即附和,说道:“和尚这话对极!四爷你去放了十三爷,只管回去听宣传位遗诏,有十三爷和十七爷在外头,万事支应得!”

众人从惊喜中清醒过来,一阵紧急磋商,性音周用诚带两府人马跟随胤禛,其余人分头通知,忙了好一阵,总算停当。

胤禛率两府人马冒着漫天大雪来到十三贝勒府,凭着那枝令箭,一点麻烦也没有就遣散了内务府的看守人,自带着性音大踏步进来。

“四哥!”胤祥敞着堂门,正和乔姐阿兰围炉烫酒,唱曲儿赏雪,蓦地见胤禛全挂子亲王装束闯进来,情知出了大事,“唿”地站起身来说道:“有事么?”

胤禛精神抖擞,站在雪地里点点头,上下打量着胤祥,徐徐说道:“有旨意。”说罢径自拾级而上南面立定,取出那枝令箭当胸抱着。胤祥忙趋步而下,就雪地里跪了,叩头道:“请四哥宣旨!”“万岁思念你。”胤禛盯了阿兰乔姐一眼,慢吞吞说道,“特命我宣你见驾!”

“万岁!”胤祥双手据地,直愣愣盯着胤禛,“真的?皇阿玛他……”他的嘴唇急剧抽动几下,不知是因为冷还是激动,浑身都在剧烈地抖着,憋了好一阵,才发出一阵似哭似笑尖锐嘶哑的嚎叫:“万岁爷……你还记得十三阿哥……嗬嗬……呜……”胤禛惊得后退一步,这凄厉的哭声和着呼啸的北风,听得他浑身发瘆,良久才道:“你停下!这是什么时分?有泪以后再流!走,到倚云阁,我有事要交代!”

北京市第十中学教育集团,北京十中教育集团成员

胤祥默默带着胤禛和周用诚上了倚云阁,请胤禛坐了,方道:“四哥,入门不问荣枯事,但见容颜便得知。朝里必定出了塌天大事,你是矫诏来放我的,是么?有什么吩咐,你就说吧!”

胤禛阴寒的目光扫视了一眼阁外的雪景,说道:“万岁要最后见你一面,大约难过今日了。不过,我不是矫诏,确是奉旨见你。我已经亲耳听到,万岁要将大宝传给我。兄弟,事虽如此,八阿哥势力狼蹲虎踞令人胆寒,你得助我一臂之力!”说罢便将畅春园的情形和在十七阿哥府的计议备细讲了。“

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万岁扣住他们,单放我出来,就是因为怕我控不住局面……”胤祥未及说话,楼梯一阵急响,抬头看时,竟是鄂伦岱,不禁大吃一惊,厉声问道:“你来做什么?”胤禛忙笑着解说:“鄂伦岱如今是明白过来了,老八几乎没把他治死!”

“四爷十三爷,”鄂伦岱顾不得请安,急急说道,“我从天坛赶来。内廷有旨,火速叫四爷进去!”

“好!”胤祥刷地立起身来,“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分头办事!”

胤禛一刻也没停,和胤祥出来,在门口会合了十七阿哥,立即飞骑赶回畅春园。一进穷庐,便见刘铁成迎出来,说道:“张中堂正在宣遗诏,请爷快进去!”胤禛见武丹当门坐在门洞一椅子上,一动不动盯着穷庐正殿,心下暗自掂掇:真是忠臣,原来是他亲自把守!

……

北京市第十中学教育集团,北京十中教育集团成员

真正的宫廷剧,不亚于奥斯卡大片

胤祥是从丰台大营来到了穷庐。

张廷玉因见他戴着红缨帽,忙上前哽咽着道:“十三爷,请除了吉服摘下红缨……万岁已经龙驭上宾……”

“是……么?”胤祥早已看清殿内情形,不等张廷玉说已明白了一切,尽管是意料中的事,他还是受到巨大的震撼。他呆呆地看着已经移箦的康熙,半张着口,梦游人似的走近了,轻轻揭开蒙面纸。

康熙皇帝仿佛睡着了似的,脸颊上还略带潮红,比起十年前,只显得瘦了些,颧骨高高的,下巴上的皱纹隐在修长洁白的胡须下,一点也看不出。他静静地躺着,似乎只要轻声喊一声“阿玛”立时就能起来说话理事。

胤祥蓦地想起幼年,一次在毓庆宫临帖,自己的字被师傅勒了红,恰康熙进来,把着手教他运笔,还说:“你娘是蒙古人,写的一笔颜书连熊赐履都夸奖。朕的字也很看得过,你不要堕了志气……”而今,这个叫人又敬又怕的严父竟一去不归,再也不能……他浑身的热血鼓荡冲击着,燥热得血管都要爆裂开来。突然,他张开双臂,拥抱住一动不动的康熙,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

“阿玛阿玛!您醒醒儿……啊!儿子不孝,没侍候过您一天……儿没福……临去也没见您老人家一面。您醒醒……您为什么不理我……啊……嗬嗬……我练了十年字,写了整整十柜子,都是叫您看的……您……起来看看吧……我的阿玛……呜……”

众人方才住哭,经他这一引逗,无论真心假意,一齐大放悲声。张廷玉因劝不住阿哥们唇枪舌剑,正在焦急,正好趁着机会陪着痛哭了一场,一眼看见隆科多在张五哥和德楞泰陪同下进来,便起身收泪,说道:“止哀!上书房大臣,钦差宣诏使臣隆科多已经到了。请爷们跪好听命!”

隆科多戎装佩剑昂然入内,铁青着脸扫视一眼众人,走近康熙箦床,默默行了三跪九叩大礼。

胤祥暗自拿着主意,装着无意向门口靠了半步——只要旨意不是胤禛承位,他就立即夺路杀出畅春园!所以说无论隆科多和胤禩怎样勾结,胤禛的皇帝是保住了,大不了血染畅春园,那样的话,这些反对派的阿哥们可没有这么幸运了!

北京市第十中学教育集团,北京十中教育集团成员

“各位阿哥,隆科多奉旨布达大行皇帝传位遗诏!”

一阵窸窸窣窣,隆科多展开诏书。他脸上毫无表情,避开胤禩等人期待、热烈的目光,徐徐读道:“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着传位于皇四子胤禛——钦此!”

殿中寂无人声,哨风卷着雪扑进没有炉火的大殿,袭得人人心里发噤身上打颤,连外头大雪沙沙落下的声音都听得见。许久,胤禟小声咕哝了一句:“这真奇了!皇上明明说传位十四阿哥嘛!”胤禩僵直着身子,愤怒得眼中火星迸射,死盯着隆科多——他一时拿不定主意,该大闹一场,还是回头再说。

“谢恩,领旨!”胤祥头一个磕下头去。接着胤禑、胤祹、胤祕几个小阿哥也都跟着叩头奉诏。胤祉看一眼木然不语的胤禛,心知如再不吱声,祸不可测,忙也叩头道:“臣胤祉禀遵遗命!”

隆科多因见胤禩胤禟胤头似葱笔价矗着,便冷冷问道:“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你们不奉诏么?”“不是不奉诏,”胤禩恨不得一个窝心脚踢死对面这个两面三刀的家伙,强忍着道:“十七阿哥胤礼没到,是否把他找来听旨?”

胤祥嘴角闪过一丝狞笑,说道:“胤礼统率丰台大营军马,在园子外宿卫!”胤禛一颗心放下,几乎瘫倒在地,随即就坡打滚,伏地哀恸,哭道:“阿玛阿玛……您在位六十一年,吃尽了苦,受尽了难……这是个什么好去处?叫儿臣来承当这重任,走这没有头的路……阿玛呀……”

标签:说道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