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半个世纪后的真相,谁击沉了U-166号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9:50:49 游戏解说 114 阅读

1942年8月1日,一架美国海岸警卫队212中队的格鲁曼J4F赤颈凫水上飞机在密西西比河口发现一艘浮出水面的潜艇。飞行员亨利·克拉克·怀特( Henry Clark White )和副手乔治·亨德森·博格斯(George Henderson Boggs)在向基地发报的同时向潜艇俯冲并扔下一颗150千克炸弹,急速下潜的潜艇立刻被炸弹爆炸的高大水柱覆盖,很快消失不见。水上飞机在原处盘旋了一个多小时,发现海面上出现了轻到中度的浮油,飞行员们确信潜艇已被击沉。

J4F是一种小型5座水上飞机

回到基地后,怀特和博格斯被上级告知此事属于高度机密,不要进一步谈论。直到战争结束后,他们才被告知他们当天击沉的是德国远洋潜艇U-166号。

然而2001年春天,英国石油公司和壳牌石油公司一次对海底石油管道的勘测活动中,无人深潜器在密西西比河口外45英里处的海底发现了一艘U艇残骸,并且最终确认这就是U-166号。但残骸位置与海岸警卫队飞机报告的攻击位置相距140英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又是谁击沉了U-166号?

无人深潜器侧扫声呐发现的U-166号残骸



1942年春夏,是U艇的第二个收获季。美国东海岸商船密集,既没有空中巡逻也没有护航队,岸边城市灯火通明,完全沉浸在和平时期的氛围中。德国远程潜艇云集于此,享受着久违的杀戮快感。

U-166号是一艘崭新的IXC型远洋潜艇,这种潜艇是德国海军当时最大的作战艇,水下排水量1200多吨。U-166号42年3月23日才投入现役,之前只进行过一次训练性质的战斗巡逻,6月1日她从挪威克里斯蒂安松出发,10日到达法国洛里昂的第10潜艇舰队基地,途中波澜不惊。6月17日她再次从洛里昂出航,这次任务将横越大西洋,在美国密西西比河口布雷,对于一艘新艇这个任务绝对不算轻松。

存世的IXC型潜艇(U-505号)

对于U艇来说,此时前往美国已经有点迟了。随着护航制度的建立和巡逻的增强,美国海岸的猎场正在关闭,海上的远程U艇群在向南美移动,到7月份邓尼茨就将命令U艇部队撤出美国沿海。U-166可能是最后几批派往美国海岸的远程潜艇之一。

U-166号的指挥官是汉斯·金特·库尔曼(Hans-Günther Kuhlmann)海军中尉。此人最初是布吕歇尔号重巡洋舰的第二鱼雷官,在布吕歇尔号沉没前三个月及时转调潜艇部队。一开始他被分配到王牌潜艇IX型U-37号上,跟着该艇进行了8次战斗巡逻,见证了该艇的辉煌时代。41年3月底他被认为具有成为艇长的潜质,受命指挥IIB型U-7号训练。3个月后德国海军把崭新的VIIC型U-580号交给他,结果11月份这艘艇竟在训练中被目标舰安吉尔堡号(Angelburg)撞沉,死亡12人,32人生还。然后德国海军又把U-166号给了他,乘员组就在U-580号的生还者基础上组建。

汉斯·金特·库尔曼在潜艇上

我想邓尼茨在指派任务时一定没仔细翻他的履历,这伙人第一次正儿八经任务就去那么远真的好吗?何况还是一艘昂贵的大型艇。

出港后第3天,U-166号就在比斯开湾被一架飞机用利式探照灯照住并且遭到轰炸,但所幸没有受到伤害,该艇还算顺利地闯入大西洋,踏上前往美国的征途。

7月10日U-166号向潜艇总部发报:“09.46小时——在海军象限DO7185发现护航队,两艘轮船和两艘驱逐舰,方位170度,14海里,发射了六条鱼雷,全部失的。——U 166”。对于U-166号来说,她的第一次狩猎目标显然跑得太快了,她没有多余的燃料去追赶护航队。而6条鱼雷的白白消耗,对一艘执行布雷任务的潜艇也未免有点沉重,库尔曼只能通过这种方式通知其他U艇参与追逐。

第二天,U-166号抓住了多米尼加的84吨帆船卡门号(Carmen),这艘倒霉的船装了2000袋玉米和一些贵重木料。库尔曼命令帆船上的人上救生艇,然后用105毫米甲板炮将其击沉。但还是有个倒霉蛋因为没来得及下船被炮打死了,看来U-166号的乘员组有点心急了,不过他们总算是开张了。

据传是U-166的照片

穿越多米尼加和波多黎各之间的莫纳海峡后,7月13日U-166号在阿克林群岛附近用鱼雷击沉了2309吨的美国货船奥奈达人号(Oneida),船上29人中死亡6人。

接下来U-166号穿过古巴和海地之间的向风海峡进入墨西哥湾。在哈瓦那附近她抓住了第三个目标,正在向哈瓦那运送洋葱的美国16吨渔船格特鲁德号(Gertrude)。勒令船员离船后,U艇发射高爆弹将其毫不留情地击毁。三名船员最终划到了古巴海岸。

现在U-166号终于到达其预定的目标区域:新奥尔良和密西西比河口。7月25日夜,U-166号在密西西比河南口的伊兹港(Port Eads,属路易斯安那州)附近布下9枚TMC水雷,据港口海角仅600米。7月27日,该艇向潜艇总部发报:“在7月24日至25日晚上执行了特别任务——U 166”,这是该艇最后发出的一份电文。

伊兹港位置,U-166号在此布雷

主要任务完成后,库尔曼并没有立刻返航,很显然他决定用剩下的燃料和鱼雷在密西西比河口痛快地游猎一番,大杀一场。7月30日,5184吨的美国载客货船罗伯特·E·李号(Robert E. Lee)出现在他的潜望镜中,这艘船走着直线一往无前而来,看来库尔曼的运气来了。

货船罗伯特·E·李号

罗伯特·E·李号是从特立尼达出发经基韦斯特前往新奥尔良的,船上有131名船员和6名操纵安装在船尾的甲板炮的炮手。船上的268名乘客除了一些美国建筑工人外大多是最近U艇袭击的受害者,包括6月23日被U-128号击沉的挪威万吨油轮安德里亚·布尔维格号(Andrea Br?vig)以及7月11日被U-203号击沉的巴拿马万吨油轮斯坦瓦克·巴伦邦号(Stanvac Palembang)的幸存者。由于船上人太多,环境非常恶劣,当7月29日他们接近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的时候乘客们纷纷要求下船,但由于没有可靠的引水员,最终还是继续向原定目标新奥尔良前进。

7月30日16时30分,天气晴朗,海面平静无波。此时离密西西比河口西南通道只有45英里,乘客们带着旅程即将结束的期待和放松,纷纷来到甲板观景。一些人发现水中有什么东西正冲着他们飞驰而来,还在互相议论这是鲨鱼还是海豚。当瞭望员认出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U-166号放出的“海豚”已经撞在货船的右舷上,在轮机舱后部爆炸,罗伯特·E·李号立刻倾斜,迅速开始下沉。许多乘客和船员疯狂地穿上救生衣,直接跳入大海。在混乱中船员们设法降下了六艘救生艇和十六个救生筏,然而这些救生设备很快就超载了。

U-166号击沉的4艘船位置,最后一个也是她自己葬身之处

也许是为了让憋闷久了的艇员们都能欣赏一下货船下沉的场景,库尔曼下了他这辈子最糟糕的一个指令“浮出水面”。

罗伯特·E·李号敢于大模大样走直线是因为她有所依仗,她是带着护航舰的。从特立尼达出发时起,美国海军的猎潜艇PC-566号就一直护卫在她左右担任贴身保镖。这艘由赫伯特·戈登·克劳迪斯(Herbert Gordon Claudius)海军中尉指挥的猎潜艇和船员们都是入役不久的新丁,只接受过基本的航行和武器训练,此次护航是他们的第一个作战任务。

美国海军PC-566号猎潜艇

这种毫无资历的小艇长是没有人权的,货轮船长固执地保持16节航速直线航行,这使得PC-566号无法使用其声呐搜索。爆炸声传来后,转舵而回的克劳迪斯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U艇居然胆大包天到在他面前浮出水面。很显然由于潜望镜视角的限制,库尔曼没有看到走在货船前面半英里处开道的PC-566号。

PC-566号立刻扑向潜艇,克劳迪斯事后报告称:“相信潜艇正在观察罗伯特·E·李号的沉没,并且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当声呐的叮当声打在潜艇上的时候,库尔曼才反应过来,U艇急速下潜。

PC-566号在U艇消失的地方扔下5颗深水炸弹,然后立刻开始准备第二组,艇上的声呐已经与U艇建立了接触。但在他们进行第二轮攻击的时候,克劳迪斯发现罗伯特·E·李号已经在海面上消失了,只剩下残骸和救生筏四处漂浮,此时距货船中雷只过去了10至15分钟。由于海面上发现了浮油,克劳迪斯和他的执行官判断U艇已被击沉或者遭到了重创,已经无法构成威胁,于是转而营救幸存者。不久更多的巡逻舰和海军拖船赶到现场,共有10名船员和15名乘客在攻击中遇难。

德国潜艇总部再没有收到过U-166号的任何报告,在超过潜艇自持时间后,U-166号被默认已沉没,从名册上划掉了。

事发的墨西哥湾恐怕是世界上接受各种海底考察最多的地区之一,几十年来为了石油和天然气开发利用遥感仪器对此地进行过非常密集的勘测,1997年甚至有个来自德国的团队专门寻找失踪的U艇,但都没有发现U-166号的踪迹。

2001年的发现完全是出于意外,考察队本来认为会在此地遇到沉没的美国货船阿尔科清教徒号(Alcoa Puritan),但水下目标明显细长得多,最后他们确认这是一艘潜艇。

身份核对非常简单,只有PC-566号曾报告在这个地点击沉过潜艇,再结合德国海军的损失报告和艇位记录,沉船毫无疑问就是U-166号。

U-166号残骸掩埋情况声呐图像

进一步的水下摄影发现U-166号被嵌在1500米深度的海底淤泥中,甲板以上部分暴露在外,指挥塔和艇尾非常完整,105mm甲板炮、37mm和20mm高射炮清晰可见,甚至指挥塔上的护板和栏杆都保存完整。但艇首部分和艇身已经分离,两者相距490英尺,在潜艇鱼雷舱前面的甲板上方有一个被炸开的大洞,艇身断裂处钢板呈锯齿状向外翻卷,显然经历了内部爆炸。艇身和艇首之间散布着大量碎片,甚至包括两条鱼雷。

U-166号的甲板炮

指挥塔和20毫米机炮

据分析,深水炸弹直接命中潜艇鱼雷舱前的甲板,炸破了耐压壳,潜艇装载的鱼雷或者被灌入海水的电池舱引发了二次爆炸,从内部将潜艇一举摧毁。事实证明PC-566号的攻击非常高效,U-166号被直接炸成了两截。

U-166号的残骸与她的最后一个受害者罗伯特·E·李号的残骸之间相距不到1英里,从事件发生的时间推算,她比她的受害者还先到达海底,可谓是被击毙在作案现场。

现在问题来了,既然U-166号在7月30日已经被PC-566号一举击沉,那么两天后海岸警卫队的飞机在140英里外击沉的又是谁呢?经过进一步分析,在德军记录中8月1日共有3艘U艇在墨西哥湾作业,其中U-166号已经排除。U-509号没有冒险深入,也没有取得战果,并且该艇最后安全返回法国。剩下一艘U-171号,返航时沉没在比斯开湾,航海日志随之消失。在艇长事后补写的日志中提到,在7月27日至8月13日之间一架水上飞机曾向他们扔下一颗深水炸弹,但没有造成严重损伤。看来飞行员怀特和博格斯轰炸的就是U-171号,只是她没有沉没而是从水下逃走了。




潜艇U-166号在她的第二次战斗巡逻中战沉,52名乘员全军覆没。战绩为击沉了4艘船,合计7593吨,这也是艇长汉斯·金特·库尔曼海军中尉的个人战绩。按我掌握的资料,这位艇长甚至连二铁都没捞到一枚,在众星云集的U艇指挥官中确实不济。实际上一切问题可能都在于他上浮前没有把潜望镜多转一圈的习惯。

U-166号布雷的位置一直没有任何船经过,当然也没有受害者。战后美国人翻阅德国海军档案才知道有这个雷场存在并将其扫除。

猎潜艇PC-566号返航后,其击沉潜艇的报告没有任何人相信,虽然海面发现了浮油,但罗伯特·E·李号早把油喷满了海面,根本不能拿来当证据。海军方面提醒克劳迪斯和他的艇员们,他们根本没有接受过任何反潜训练。不久海岸警卫队飞机的攻击报告更是一锤定音,潜艇跑了。

美国海军反潜战评估委员会进一步指责PC-566号在战斗中表现很差,特别是克劳迪斯艇长在头天曾两次打破无线电静默,发现潜艇后又没有坚决进行持续攻击,贻误了战机,必须对失败负责。克劳迪斯海军中尉遭到训斥并被解除职务,发往反潜训练学校回炉,其污点记入档案。不过好在克劳迪斯足够坚强,他继续在海军中一步一步向上爬,最后居然还能以海军上校军衔退役。

克劳迪斯艇长

事隔59年后真相大白,但克劳迪斯已经于1981年去世,没能等到洗刷名誉那一天。2014年,美国海军为克劳迪斯补发了V字战斗杰出勋章( Legion of Merit with Combat V ,就是前些年布尔达海军上将搞得自杀的那种),由其儿子代领。

PC-566号猎潜艇取得了343艘同级艇(PC-461级)中的唯一一个潜艇战果,1961年该艇被转卖给委内瑞拉并改名为卡拉马尔号(Calamar ),1978年退役,其后经历不详。

至于U-171号潜艇,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标签:潜艇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