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女厕所里的“艺术乌托邦”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8:18:00 游戏解说 52 阅读

直到51岁第一次抓起画笔,王柳云才意识到,这才是老天给自己的天赋。剥洋葱视频出品

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王柳云就开始在大厦的十四层和十五层的厕所、楼梯间、会议室、餐厅里来回穿梭,她要挨个清理每间办公室的垃圾桶,擦掉厕所洗手池上的水渍,活动室的大镜子也要保持干净。

做这些工作的时候,她通常面无表情,“像只海蛇一样跑来跑去”,心里在计算离中午十二点还有多久,好能在休息时候坐回到厕所那个三平米的小画室里,调好颜料,争分夺秒画半小时画。

王柳云的前半生像无数普通人一样在时代里浮沉,画画是她能抓住的最后一块木板。父亲是盲人,家境的贫穷让她在读高中时吃不饱饭,上课时保持清醒都很困难。高考落榜后,有人撮合她和县文化局的一个职员,对方嫌弃她穿得破破烂烂,直接拒绝。

好强的她做过六七种工作,依然没能摆脱贫穷。直到51岁第一次抓起画笔,她仿佛生来就知道该怎么画。王柳云才意识到,这才是老天给自己的天赋,或者是对命运的补偿。

六年来,因为没有专业老师,她只能走南闯北自学画画,从湖南小乡村到福建画室,再到深圳油画村。

2019年她到河南一所农村学校做了美术老师,一周二十多节课。学校里大都是留守儿童,王柳云忘不了他们围着自己叫“妈妈”的样子,她想,等自己以后老了,不打工了,一定要去偏僻的农村,免费教孩子们画画。

2020年来到北京辗转做了几份工作后,她的生活开始顺利起来。现在这份工作她很满意,打扫两层楼不算累,老板也同意她在厕所里画画,被几家自媒体报道后,中央电视台邀请她去录制一档节目。王柳云听说后,在老家特意定做了一条大红色裙子穿去录制,但工作人员告诉她,希望她还是能穿清洁工的工装。

在换上灰色套装前,她只能请工作人员帮她和央视大楼合几张影,照片里穿着红色裙子的她笑得灿烂。

王柳云不喜欢别人把她想象成标签里的“农妇”。她喜欢黄公望,每天都会喝点红酒,为了与众不同,她特意把后面的头发剃掉一部分,厕所的画室里堆着她的衣服,基本都是请人定做的。

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很大,推开写字楼女厕所的门,她立刻就能忘记一墙之隔的垃圾桶,理发店的破椅子,图书馆破旧的书,城中村逼仄的小屋,翻出在网上看到的山河湖海的照片,在画板上涂下颜色。

编导/剪辑 侯庆香 摄影 徐雪飞 侯庆香

监制 陈晓舒 校对 李立军

标签:厕所 艺术 乌托邦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