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失传的绝技!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9:58:06 游戏活动 83 阅读

每个人心头都有一把锁,如果你找对了钥匙就能打开它,然后就可以实现心与心的沟通……

  1. 顶包扛罪

杜秋山家祖祖辈辈都是开锁匠,他自己在这一行当里干了也有三十多年,不管是机械原理的大铁锁、链子锁,还是现代高科技的遥控式电子防盗锁、密码锁,只要是锁,他就能打开。所以人称“锁王”,可他唯一打不开的,就是儿子的心锁。

杜秋山的妻子体弱多病,直到杜秋山四十岁那年,妻子才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取名杜小胜。

中年得子,杜秋山高兴得常常在睡梦中笑醒,他视儿子为心肝宝贝,对儿子百依百顺、宠爱有加,也因此让儿子养成了游手好闲、花钱如流水的恶习。杜小胜连个中学都没混毕业,却抽烟喝酒,穿名牌,吃大餐,出入高消费场所,成了出了名的浪荡子。

最让杜秋山发愁的是,他原本希望儿子能继承自己的衣钵,把他杜家家传的开锁绝技传承下去,可儿子偏偏对此不屑一顾。

这时,亲戚朋友纷纷给杜秋山出主意:要想让杜小胜走回正道,只有用严厉的办法管教。杜秋山暗暗下了狠心,决定用皮带和棍棒,来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走正道的儿子。

可是,还没等杜秋山的“棍棒教育方案”出台,杜小胜就突然回心转意了。他居然主动向父亲承认错误,并且还答应好好跟着父亲学习开锁技术。杜秋山不禁大喜过望,从那天起,便高高兴兴地将自己的浑身本领一点一滴地传授给了儿子。

一个多月后,杜小胜的开锁技术已算得上初窥门径了,对付常见的大铁锁和防盗门、卷帘门之类的机械锁,已经绰绰有余了。

当杜秋山准备让儿子进一步深造时,杜小胜突然变得懒散起来,先是嫌苦嫌累,接着就甩手不干了。任凭杜秋山磨破嘴皮子,杜小胜就是充耳不闻,并且还说:“爸,你别再劝了,开锁这活学起来太累,这种活就是累死累活干一辈子也挣不了大钱,你等着,儿子我不干开锁匠,早晚也能挣大钱。”

儿子的态度突变,让杜秋山又犯起了愁。没过几天的一个大清早,他突然接到市公安局刑警队小马打来的电话。

小马在电话里说:“老杜,你家附近的‘好邻居’超市发生了一起盗窃案,犯罪嫌疑人撬锁入室盗窃,你是大名鼎鼎的锁王,我们想请你过来帮我们勘查一下现场,看看犯罪分子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杜秋山一口答应,当即推起自行车,直奔“好邻居”超市。

超市里一共被盗了十多条香烟和白酒,价值三千多元。在作案现场,杜秋山仔细勘查了作案人的撬锁手法。他觉得这个人虽然可能经过专业培训,但下手有点笨拙,而且在开锁时还有些“不会用劲儿”,硬是将一小截钢丝折在了锁眼里。由此可见,作案者是个掌握一定开锁技术的新手。于是,杜秋山把自己的勘查结果告诉了小马,并将那一小截断在锁眼里的钢丝作为证据,一并交给了小马。

刑警小马凭着杜秋山提供的勘查报告,开始在全市所有经过专业培训的开锁匠中间,展开了拉网式排查。可查了半个多月,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就在这时,有个开烟酒专卖店的个体户老板向公安机关举报说,前几天晚上,有个瘦高个青年曾抱着十多条香烟和白酒到他那儿销售。当时这个小老板怕对方拿的是假货,没敢收。后来听说“好邻居”超市被盗了,超市里丢失的香烟与那天瘦高个青年抱来的是同一牌子。

小马赶紧将那位小老板请到公安局,让公安局的画像师给那个瘦高个青年画像。在小老板的指点下,画像师用了不到一刻钟的工夫,便将瘦高个青年的画像给拼了出来。小马一看,傻眼了。原来,这瘦高个小马认识,他正是锁王杜秋山的儿子杜小胜。

于是,杜小胜被传唤进了公安局。小马还在杜小胜的卧室里,搜出了几瓶没有卖出去的白酒,以及那根断了一截的开锁钢丝。这一下人赃俱获,尽管杜小胜狡辩抵赖,但在大量的证据面前,检察机关完全可以“零口供”起诉他。

眼看着儿子被公安机关抓走,杜秋山这才明白,儿子为什么突然要跟着他学习开锁技术了。杜秋山气得老泪纵横。

可气过之后,杜秋山不由又心疼起儿子来了:儿子毕竟还年轻,要是从此背上盗窃的恶名,这一辈子算是彻底毁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呀!尽管儿子不争气,但杜秋山还是不忍心让儿子就此锒铛入狱。于是杜秋山便生出了替儿子顶包扛罪的念头。

第二天一大早,杜秋山便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声明这一切全是他干的,还把作案的动机、时间、地点交代得详详细细,把作案过程说得活灵活现,最终检察机关相信了。

就这样,杜小胜从看守所里释放回家,而杜秋山被关进了监狱。

2. 欺师骗艺

刑满释放后,杜秋山发誓:宁肯把这门手艺带进棺材里,也不教儿子学开锁了。

不过,就在杜秋山下定决心的同时,杜小胜痛心疾首地向父亲表示悔改,并且信誓旦旦地保证,从今以后,一定脚踏实地、好好做人。他摘下手上的金戒指,脱掉身上的名牌服装,换上了一身工作服,出门去找工作。几天后,他在一个家政公司里找到了一份水暖工的工作,每天早出晚归,不是一身水,就是一身泥,老实本分,辛苦干活。

可是这个水暖工没干多久,杜小胜便出事了。他在一座居民楼的三楼作业时,一不小心,从阳台上摔了下来,小命虽说保住了,但是两条腿摔断了。他架着木板,绑着厚厚的纱布,直挺挺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杜秋山和老伴听说儿子出事,惊得腿肚抽筋,老两口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走进病房,杜秋山老伴看到儿子这副惨状,一下子扑到儿子的床边哭了起来。杜秋山虽然忍着没有掉眼泪,但内心早已如同翻江倒海一般乱成了一团。他不知道儿子的伤势究竟有多重,双腿到底还能不能复原,若是儿子就此成了瘸子,这一辈子不就毁了?

“孩子,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杜秋山心疼地说,“你万一有个好歹,让我跟你妈这下半辈子可咋过呀?”

杜小胜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地说:“爸,您别难过,什么都不怨,就怨儿子我以前不走正道,造下了孽,现在我这两条腿被摔断了,我想,这一定是老天对我的惩罚。”

“孩子,快别说这种傻话了,什么造孽不造孽的?要说起来,以前发生的那些事,爸爸我也有责任,”杜秋山叹了口气说,“是我不会教育孩子,所以才让你走上了歧路,老天爷呀,你要是想惩罚,那就惩罚我吧,都是我的错呀!”

“爸,您千万别这么说,以前是我自己糊涂,不肯学好,跟您没关系,”杜小胜眼泪汪汪,一脸愧疚地说,“不过,现在儿子已经知错了,即便我这两条腿从此残废也没关系,我还有一双手,我可以每天呆在家里,侍候您二老,我可以做双手能做的活。”

听儿子这么说,杜秋山再也忍不住了,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于是,一家三口在病房里抱头痛哭。

他们的哭声惊动了一位医生,他皱着眉头走进来说:“你们在这里又哭又叫的干什么?还让不让别的病人休息?”

一听医生这话,杜秋山火了,他憋红了脸,没好气地说:“你这医生还有没有点儿同情心?我儿子都要变成残废了,我们这当父母的能不伤心吗?”

“谁告诉你他要成残废了?”医生一脸惊讶地说,“你儿子他只不过是轻微骨折,这种伤只要给他把骨折的地方接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杜秋山一听,马上转忧为喜,当场就乐了。

经过这次骨折危机之后,杜秋山实在不想让儿子再干水暖工了。他觉得这份工作太辛苦、太危险。可是杜小胜一没学历,二没手艺,除了干水暖工这样的活,还能干什么呢?思前想后,杜秋山一狠心、一咬牙,决定自毁誓言,继续把开锁技艺传授给儿子,让儿子继承自己的开锁绝技。

半个多月后,杜小胜出院回家。杜秋山郑重宣布,让儿子辞掉水暖工的工作,从此在家安心跟着他学开锁。

听到父亲的这个决定,杜小胜脸上不动声色,心里乐开了花。当天晚上,他背着父亲,偷偷给一个叫马大板牙的人发了一条短信:“苦肉计成功,老头子已经上钩。”

说起这马大板牙,他是本市一家商业银行的保安,是杜小胜中学时的一个狐朋狗友,也是个不务正业的二流子。

杜小胜第一次行窃销赃出问题后,并不死心。这一回,他准备把父亲的开锁技术全学到手后,再干上几票大买卖。

就在此时,马大板牙来找他了。马大板牙神秘兮兮地对杜小胜说,他现在供职的这家银行管理混乱,保安人员也都特别散漫,平常只有他一个人负责银行的闭路监视系统。只要看准时机,趁银行员工忙着下班比较杂乱时,由他掐断闭路监视系统,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银行的金库,只要杜小胜有本事打开金库上的电子锁,里面的钞票堆成山,干完这笔买卖,想不成大富豪都难。

马大板牙一番话,把杜小胜说动了心。于是,他便上演了一出苦肉计,先是向父亲发誓悔改,接着便找了份水暖工的工作,然后故意摔断双腿,逼得父亲教自己学开锁。

要说开电子锁,杜秋山可以称得上是全国第一人。十多年前,在一次“锁王”大赛上,杜秋山仅用一根小钢丝,一个上午连开九把型号不同的电子遥控锁、键盘锁、感应锁,把在场来自全国各地的电子锁生产商看得目瞪口呆。这场比赛之后,杜秋山在业界名声大振,赢得了“锁王”的尊称。

在杜秋山眼里,电子锁和机械锁虽然在构造和原理上千差万别,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是锁,便会有钥匙能打开它;只要掌握了其中的诀窍,就能施展出手上的功夫,轻而易举地将它们搞掂。

这一次重学开锁,杜小胜学得专心,杜秋山教得仔细。父子二人闭门谢客,一心扑在家里研习锁上的功夫。如此过了数月,杜小胜技艺大增,虽然仍不能望杜秋山的项背,但强将手下无弱兵。此时的杜小胜,在开锁这个行当里,比起那些普通开锁匠,不知要强上多少倍呢!

看到儿子进步神速,杜秋山喜上眉梢,于是张罗着让儿子赶快开一家开锁店,挂牌营业。可是,杜小胜对开店毫无兴趣,他压根儿就没想过要靠开锁来混饭吃,他的打算就是跟马大板牙去干那种不用下本钱的大买卖。

3. 盗金灭口

俗话说:千防万防,家贼难防。银行里的保安设施虽然非常严密,但是一旦出了马大板牙这个监守自盗的家贼,再加上银行一贯管理混乱,出事自然难免。

这是一个周五的傍晚,临近下班,马路上车水马龙,比平时拥堵很多。负责到这家银行来取钱的运钞车司机,在开车行进到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被后面的一辆小货车重重地撞了一下。

按照常规,银行里的钞票是不允许在银行的金库内过夜的,每天下班时,必须通过运钞车,把钞票运到指定的大型金库中去存放。现在这辆运钞车发生了追尾事故,司机只得马上打电话到银行,通知银行里的员工推迟下班时间,等运钞车处理完交通事故,才能到银行里来取钱。

这一下,银行里立刻像炸开了锅,有叫的,有骂的,员工们纷纷表示不满。

就在大家吵吵闹闹之时,马大板牙神秘兮兮地从银行后门出来,打通了杜小胜的电话,他压低声音告诉杜小胜,时机已成熟,让他火速赶来。

杜小胜立即带齐了开锁工具,蹑手蹑脚地从家里出来,骑上自行车,直奔银行。当他匆匆赶到银行后门口,便一眼看到了早已等候在那儿的马大板牙。

马大板牙一脸紧张又兴奋地小声说:“银行里边的人正乱哄哄地吵闹着,没有人会注意我们,金库外边的监控设备已经被我掐断了,接下来就看哥们儿你的了。”

杜小胜神气活现地说:“放心吧,我家老爷子的手艺绝对不含糊,这几个月下来,该学的我全都学到了手,不管什么类型的电子锁,哥们儿我都敢打包票,绝对轻松拿下。”

杜小胜海口夸得很大,但是真到了金库门口,不由有些发愣了。原来,这家银行的金库采用的是一款最新型的超级防盗型金库门,融合了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多种前沿技术,在所有的电子锁里是最难对付的一种。

不过,杜小胜这几个月来的苦功也没有白费,这种锁虽然非常难开,但杜小胜也不是完全没有对付它的办法。只见他仔细观察一阵后,便不慌不忙地取出一个听诊器戴到耳朵上,然后又掏出一截钢丝和一把万能钥匙,小心翼翼地并排插进锁眼里。他用钢丝在锁眼里轻轻活动了两下,同时把听诊器也放到锁眼的上方,仔细听着锁眼里面的动静。

杜小胜这么做是有讲究的,因为这种电子锁有防盗密码,如果一不小心碰到了它的密码装置,就会发出警报声。所以,他才这么小心翼翼地用活动钢丝的方法,去试探电子锁的密码。

杜小胜就这么轻轻地活动着钢丝,弄了好一会儿,还不见有什么动静。直急得一旁的马大板牙满头大汗,一个劲搓着手催促:“怎么样?你到底能不能弄开这锁?”

就在马大板牙心慌着急时,杜小胜终于从听诊器里听到“咔”一下清脆的响声。

“好啦,对上密码了。”杜小胜长吁一口气,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防盗密码问题解决了,底下的事情便好办了。只见杜小胜轻轻拧动万能钥匙,三下五除二,只听“啪”的一声,金库门应声而开。

库门一开,里面的电灯自动就亮了起来。杜小胜身子一挤,便从门缝里钻了进去。

进入金库后,杜小胜不禁有些大失所望。他本来以为,金库里必然一捆捆、一摞摞,到处都堆放着诱人的钞票。可是,眼下金库里的钞票数目,比他想象中要少许多。只是在靠里端的架子上摆放着一小堆钞票,看样子,顶多不过三四百万。

“这么大一座金库,怎么才放这么点儿小钱儿?浪费,太他妈浪费资源了。”杜小胜气呼呼地骂了一句脏话。

站在门口的马大板牙却心急火燎地说:“多少是个多呀?先把这钱弄出来再说,咋着也够咱哥俩儿潇洒一阵子了。”

杜小胜听了一笑,说:“那倒是,虽然比我想象中少,但这已经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大一笔钞票了。”杜小胜一边说着,一边抱起一堆钞票递给了站在门口的马大板牙。

马大板牙接过钱,急忙往随身带着的皮包里塞。

几个来回之后,金库里的钱只剩下最后大约十多万元了。杜小胜只需再把这点钱拿出来,便可以与马大板牙逃之夭夭,从此过上神仙般的有钱人生活了。

可是,就在杜小胜刚一转身,准备去拿那十多万元时,突然听到身后“吱呀”一声响动。他急忙回头,只见马大板牙露出大板牙,狞笑着伸手将金库的防盗门狠狠地关上了。

“我操你祖宗十八代,马大板牙,你他妈想黑我。”杜小胜惊叫一声,边骂边朝库门冲去。可是已经晚了,杜小胜还没冲到门口,金库里便成了黑暗世界。

此时,金库外面响起了马大板牙得意的奸笑声:“哥们儿,这个盗窃银行钞票的黑锅你就替我背了吧,哥哥我可要带着钱,到外面的花花世界享受去喽!”

杜小胜叫道:“大板牙,你他妈还讲不讲江湖义气?”

马大板牙笑着说:“别傻了,哥们儿,这年头江湖义气值多少钱一斤?”

杜小胜哀求道:“求你了,哥们儿,看在咱们多年交情的份儿上,快想想办法把我给弄出去,这么着,钱全归你,我出去后要是分你一毛钱,我是你儿子,这总行了吧?”

马大板牙摇着头说:“得了吧,我可不信你那套鬼话。”

杜小胜威胁说:“你可别忘了,老子要是被公安给逮住,你也没好下场,老子非把你给供出来不可。”

马大板牙冷笑着说:“想供出我?做梦吧你,哥们儿我早就防着你这一手呢!你知道这个金库还有一个功能吗?那就是密封特别严实,并且里面还有一套专门的抽风除湿设备,我现在只要一按动电钮,十分钟之内,金库里的空气就会被全部抽光,哼,到时候里面便成了真空状态,我就不信,你在真空里还能生存,还能等到警察来了告我,你可真能开玩笑啊。”

杜小胜一听,又惊又怕又绝望,只好继续苦苦哀求着马大板牙。

但是,马大板牙铁了心要置杜小胜于死地。他冷冷地说:“这事可怨不得哥们儿我心黑,你必须背这个黑锅。说实话,想让你背这个黑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这是我早就预谋好了的,”马大板牙说到这里时,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兄弟你要是到了阴间,别惦记着找哥哥我报仇,哥哥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你死了,可以救很多人的命。天一亮,公安就会来给你收尸,到时候哥哥我带着这四百万,早已亡命天涯去了。”

说到这里,马大板牙一狠心,抬手按下了抽风机的电钮,然后转身准备走人。

可是,马大板牙刚一转身,突然发现身后竟还站着一位老人。马大板牙大吃一惊,与此同时,那位老人举起手中的警棍,狠狠地朝马大板牙头上砸来。

马大板牙肩上背着一大包钞票,躲闪不及,“砰”的一声,他那大脑袋当场便被老人的警棍打开了花。

马大板牙只觉眼前一黑,脚下一软,晃了两晃,“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晕死了过去。

4. 断手救子

打昏马大板牙的老人不是别人,正是杜小胜的父亲杜秋山。

自从儿子突然改变态度,重新跟着自己学习开锁技术以来,杜秋山嘴上没说过什么,可心里一直在犯嘀咕。一方面,他盼望着儿子真能痛改前非,从此走上正道;可另一方面,他又担心儿子故伎重演,再拿重新做人作幌子,骗了自己的开锁技术再去盗窃。所以,杜秋山在教儿子开锁技艺的同时,在暗中时时刻刻都留了个心眼,悄悄观察着儿子的一举一动。

就在杜小胜拿了工具,偷偷溜出家门之时,杜秋山在自己房里早已听到了杜小胜开门的动静。他顿时起了疑心,悄悄尾随着杜小胜下楼,一路跟踪了下去。

在银行门口,杜秋山看到杜小胜与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接头,便觉得事情有些不妙。接着见杜小胜与那人进了银行,久久不见儿子出来,他也悄悄捅开银行后面的卷帘门,进来一看究竟。

进了银行,杜秋山循声一路摸到金库附近,刚巧看到马大板牙关闭金库大门的一幕。

当杜秋山听到这个坏家伙要把儿子害死在金库里的时候,出于保护儿子的本能,杜秋山顺手操起墙上挂着的警棍,蹑手蹑脚走到马大板牙的背后,在马大板牙转身的一刹那,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结结实实的一警棍将马大板牙打晕在地。

在马大板牙倒地的同时,金库里响起了杜小胜惊恐而又痛苦的尖叫声。

抽风系统已经启动,这套系统是全自动的,一旦开启便停不下来,直到金库里的空气完全被抽空为止。即便拉断电闸,机器上的自动发电系统也会同时启动。现在要救杜小胜的唯一办法,就是得在十分钟之内打开金库大门。

此时,杜秋山身上一件专业的开锁工具都没有带,光凭一只手,要打开如此高精尖的电子防盗锁,简直比登天还难。杜秋山急出了满头大汗。

焦急之中,杜秋山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开锁行业中最冒险、最犯忌的那一招。可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也容不得杜秋山再去多想,为了救儿子的命,再犯忌的招数他也要使出来搏一搏。

于是,杜秋山操起警棍快步走到金库门前,认准了电子锁键盘的位置,用足全身力气,狠狠地砸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电子键盘被砸了个粉碎,露出了后面一个黑乎乎的深洞,随之刺耳的警铃声响起来了。

杜秋山顾不得理会警铃,而是一抬手便伸进了黑洞里。

杜秋山知道,在电子键盘的后面,就是控制整套电子防盗锁系统的总阀所在地,只要能摸到那个总开关,轻轻一扳,金库门便会随即打开。但是这一招又是开锁之人从不肯轻易使用的,那是因为一旦那个总开关被扳开,里面几道控制锁点的杠杆便会立即缩回,杠杆往回一收缩,势必要将开锁人的手挤成肉酱。这种开锁法,简直就是在玩命,所以才会成为开锁行业中的大忌。

但是为了救儿子,杜秋山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他的手在黑洞中小心地摸索着,终于摸到了那道总开关,杜秋山一咬牙、一闭眼,使劲地扳了回来。只听“啪”的一声轻响,锁开了,可与此同时,他猛地感到手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十指连心,他痛得惨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金库里的杜小胜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越来越困难。他开始绝望了,对于有的人而言,也许只有当他在将死之际,才会反思自己的一生,杜小胜便是如此。杜小胜觉得自己死得冤枉,竟然被朋友暗算;但又觉得死得不冤,因为这一切全是自作自受。

这一刻,杜小胜还想到了一直疼他、爱他、关心他的父亲。杜小胜觉得,自己欠父亲的太多太多了。父亲老了,身边需要有儿女照顾,可是自己再也不能在父亲身边尽孝了。杜小胜越想越后悔,越想越绝望。可是,就在他最绝望的时刻,金库门突然打开了,灯亮了,一阵清新的空气涌了进来。

杜小胜本能地从地上爬起来,飞快地从门缝里钻了出来。可是,当他一钻出金库,看到晕死在地上的马大板牙与父亲时,杜小胜心中一颤,马上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父亲的右手已经齐腕而断,鲜血仍在喷涌着。

“爸……”杜小胜发出了一声撕肝裂肺的哭喊。接着,他“扑通”一声跪倒在父亲的身前,急忙将父亲的右手臂举高。

此时,杜秋山渐渐地恢复了神志。他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就是:“快,小胜快跑,警察马上要到了,别让警察看到你。”

“我不走,”杜小胜被父亲那毫无保留的深爱感动了,他泪眼模糊地哭着说,“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他们会把你当成窃贼抓起来的。”

“傻孩子,爸爸已经老了,无所谓了,只要你从今往后好好做人,爸爸就心满意足了。”

此时,杜小胜真正体会到了父爱的无私与伟大。在此之前,他一心追求财富,可是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只有爱,才是人生中最大的一笔财富。从他降生的那一天起,这笔财富便一直陪伴在他左右,只是一直被他忽视着,甚至是视而不见。这一刻,杜小胜热泪长流,痛不欲生。

5. 案中有案

这一次,杜小胜没有让父亲再替自己顶包扛罪,他拨了120急救电话后,便流着泪等待医生来抢救父亲。

与此同时,那刺耳的警铃声惊动了银行里的工作人员,他们从各自的工作场所奔了过来,迅速将杜小胜父子和马大板牙包围了起来。

又过了大约五六分钟,警车呼啸着赶来,带队的仍是刑警队的小马。

一辆警车将杜秋山和马大板牙送进了医院,另一辆警车把杜小胜送进了拘留所。

一进公安局,杜小胜便竹筒倒豆子,把一切全都交代了。接下来的几天,小马和他的同事们便开始了忙碌的调查侦破工作。

几天之后,调查结果出来了:这件案子并非盗窃那么简单,居然是案中有案。

原来,就在几个月前,这家银行的几个主管挪用公款去炒股,结果赔了三千多万。为了填补漏洞,他们买通了马大板牙,让马大板牙瞅准时机,自导自演一幕银行失窃案。一旦马大板牙得手,银行便会虚报被盗现金数量,从四百万增加到三千四百万。这样一来,他们挪用公款的亏空自然可以被填补上了。为了给马大板牙的盗窃计划制造下手的机会,银行的几个主管还煞费苦心地重金雇了一名小货车司机,让他开车尾随来银行取钱的运钞车,在车流最密集的十字路口猛撞运钞车,故意制造一起严重的追尾车祸。运钞车出了车祸之后,几个主管趁银行里一片混乱之际,悄悄支走金库外的保安员,并吩咐马大板牙赶紧动手。

为了让公安机关相信这里确实发生了盗窃案,这几个主管还指派马大板牙把杜小胜困死在金库里。这样一来,侦查人员在现场一旦发现了杜小胜的尸体,自然会联想到这是一起外部人员潜入金库的盗窃案,就不会有人往内部人员监守自盗的方向去猜想了。

这么说起来,杜小胜在这个案子中倒成了一个被害者、替罪羊。尽管如此,杜小胜的盗窃罪名仍然成立,因为他毕竟是主动参与了这起盗窃行动。

不过在协助公安机关侦破这起挪用公款案中,杜小胜的态度积极主动,有立功表现,所以最终法院在为他量刑时,对他来了个从轻判处。

杜小胜被判刑那天,杜秋山也已经伤愈出院了。

锁王赖以成名的右手断了,从此,他再也无法从事开锁这个行当了。但是,杜秋山依然觉得十分欣慰,那是因为儿子的心锁终于被打开了。这,已经足矣。

标签:儿子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