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刚烫了个头,头一下就大啦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9:42:09 游戏活动 82 阅读

过年流行三件事儿——烫头、大扫除、集五福。一直以来,人们忌惮“正月里剃头,死舅舅”的迷信说法,还寄托着新的一年要从“头”开始的希望,于是年前就成了理发店生意最红火的时候。

你一定听说过,理发店里套路多。走进美容美发店,Tony理发师一定会送来类似这样的“问候”:您有熟悉的发型师吗?您干什么工作?家住在附近吗?对发型有什么要求?这通盘问下来,Tony就摸清了你的基本经济实力和大致需求。

如果你扛住了第一轮拷问,紧接着你白围布一盖、座椅抬升、双脚离地,把脑袋任Tony摆布,他又来一波“灵魂暴击”:您的发质偏硬,做个软化吧?您的发质偏软,做个硬化吧?要不做个头皮检测?否则会脱发!或者办个卡、折扣力度更大……

你或许不吃这一套,但“上套”的大有人在。这不,前几天,郑州的杨先生去理发,结果竟然花费119800元纹了个眉,他说“跟蜡笔小新”似的。

杭州的詹先生去理发,要求“顺其自然”,不料剪发变成了烫发,花了1500元,还成了热搜。他说:“1500跟自己30元理的头没啥区别。”

理发店历来“重染烫、轻剪剃”。洗剪吹不过几十块钱,没有什么利润。杨先生的修眉,詹先生的烫头,才是暴利的项目。

然而,男性项目与女性项目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的低端消费了。就拿春节前,让理发店爆满的“烫头妈妈们”举例,梨花烫、烟花烫、麦穗烫、蛋卷烫、空气烫、爆炸头……各个造价不菲。妈妈们生怕没有烫个流行款发型,拜年聚会、逛街串门都不能抬起头,走亲访友、妯娌见面也无法兴致昂扬。

妈妈们容易满足,被Tony理发师一夸,就开心得不得了,其实,仔细的人发现,走在大街上的妈妈们,十个有八个的头型都差不多。

烫头,在女士们、妈妈们眼里是美丽和年轻的代名词。不过,更多人从“头”开始,恰恰是被人“割了韭菜”。

你会遇见,理发师说“这个398的药水是最便宜的,但效果差”,“刚才那位用的是998的,是纳米级的,韩国进口,不伤发质,强烈推荐。”你回家上网一查,原来都是几十元一瓶的劣质药水罢了。

你会遇见,理发店里的title(头衔)十分高大上。例如,最低级的是首席,高一级是总监,再高一级是店长,价格分别是78、138、208元。40、50平米的屋子就有7、8个总监。

你会遇见,前两次用的很好的首席理发师,今天突然跟你说,“我培训了,我升级了,现在是总监”,让你措手不及;“但照顾老顾客,还给你一次首席价”,又让你感动不已。

你会遇见,78元的洗剪吹有点贵,理发师给你推荐了充值1万元的3.8折卡,打完折一次不到30块,嗯,蛮值。于是,欣然刷卡。

你还会遇见,等你再去这家店时,门面换成了水果店,老板跑路了。

是时候反思美发这个行业了。

如今,“美容经济”已经走入老百姓的寻常生活。理发作为一种刚需,不少人吐槽价格越来越高,尤其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动辄3位数起,越来越成为一种奢侈品体验;对于高端点的美容美发项目,原价太贵,充个值吧,又担心跑路。

然而,理发师群体也一肚子苦水,毕竟美容美发店大多开在人流量大的商场和写字楼,店面利润面临“三涨”:房租涨、人工涨、物价涨;经营现状面临“三低”:烫染率低、办卡率低、工资低。我们何来暴利?

理发本来是一项高频、刚需的好生意,但中国美发行业30多万家企业,近4000亿的产值,没有一个A股上市公司。这正说明这个行业在持续盈利能力,服务竞争力和经营模式上存在严重硬伤。每年12315受理的投诉和纠纷,美容美发行业都是热门。

上述的困境下,美容美发的单次服务暴利,掩盖不了整体经营微利或亏损,于是,经营模式呈现出“全员营销”下的“快速融资”,将会员充值带来的“预付款”,作为利润分成,甚至是卷款跑路。

行业困境还只是表面现象,真正的困境在管理机制。例如:从激励机制来看,发型师的底薪低、提成高,更重视后端收入,于是不忙个人手艺、忙全员推销,造成顾客反感、成交率低,员工痛苦,顾客更痛苦。从会员管理来看,以为利用会员卡、充值卡绑架了顾客就万事大吉,忽略了对存量会员的经营和他们满意度与忠诚度的提升,造成大量“死卡”。再者,从监管角度来看,预付款、充值卡、押金都是“黑箱”操作,没有纳入第三方监管,道德风险机制下,自然会导致挥霍和跑路。当然,理发行业的乱象还有很多其他复杂的原因。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挣钱不易,更要克制冲动。

责编:王丹

标签:理发 一下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