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恶趣味!挖鼻史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8:54:22 游戏活动 135 阅读

编者的话:挖鼻不但是最受男人欢迎的消遣活动,也是一项最古老的娱乐活动。有鉴于此,其相关著述就显得少得可怜。随着交通协管员、台球爱好者和手机用户人数的不断增长,挖鼻爱好者的队伍如今也在日益壮大。然而政府却要立法禁止人们在餐厅、公共汽车、邮局等公共场所挖鼻,对挖鼻者的自由再度构成了威胁,教人午夜梦回,不免涕泗纵横。

罗兰·弗雷特教授是举世公认的挖鼻史权威,他以这部实用的娱乐指南为广大挖鼻爱好者“伸张正义”。本书不仅讲述了悠久的挖鼻史以及几个世纪以来发展形成的挖鼻技巧,而且附有挖、捏、搓、弹的技术指南,供广大同好参考学习。

倘若你尚未发现挖鼻的乐趣,本书将一步步引导你入门;如果你已是个坚定的挖鼻爱好者,那么经验丰富的弗雷特教授将为你提供启示和建议,使你更充分地享受这一“男女皆宜且不具任何风险的娱乐活动”的乐趣。

吾不得不对第十四军团之兵士加以谴责,盖因其身着军装站岗之时竟斗胆挖鼻。吾谓之曰:“罗马战士须服从皇帝之命令,以长袍揩鼻。”念其思母情切,且为忠于职守之好战士,吾遂不将此事件告与上方。

鼻涕将军是众多被皇帝指派去阻止皮克特人和苏格兰人攻陷哈德良长城的将领之一。然而,直至罗马人于600 多年之后撤离不列颠时,挖鼻活动才终于得以在英国历史上大放异彩。

这也是1066年黑斯廷斯之战的结果。铁杆挖鼻爱好者哈罗德国王(King Harold)在位期间,极力在威塞克斯和麦西亚推广这个习惯。然而,也正是这个习惯导致了他的溃败。哈罗德驰骋在黑斯廷斯战场上指挥军队时,却因鼻腔内的一大块鼻垢而坐立不安,对手诺曼人的弓箭手乘虚而入,一箭将其射中。“贝叶挂毯” 上的图案描绘的正是此番情景。

哈罗德国王无法专心指挥战役,因而被诺曼底的威廉公爵打得落花流水。赢得战役的威廉公爵成为英王,从此改变了历史。威廉登上国王宝座后下令禁止臣民在公开场合挖鼻,违者格杀勿论,一斧毙命,绝不姑息。更有甚者,为避免士兵在备战之时禁不住诱惑将手指插入鼻孔,还特地制作了“锁链手套”。这道“挖鼻禁令”(Decree Nosi)对其后的400多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并且是英伦三岛挖鼻活动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的主要原因。这道禁令使这位诺曼底公爵获得了“鼻王威廉”(William the Conk)的绰号。历史学家认为,这也是法国军队在随后的几个世纪中战无不胜、无坚不摧的关键。

尽情挖、抠、掏、掘诸位尊贵的鼻孔,不论是在公共场所、在美女的香闺、在城堡的角楼,抑或是在宴会的厅堂;因为今天和我同进同出,在一起挖鼻的朋友,就是我的兄弟手足,我们情比金坚,永不背叛,执子之手,挖鼻偕老。

这是王公贵族的胜利,自“鼻王威廉”登基以来,他们首次得以随心所欲地挖掘鼻孔。平民百姓却未被赋予挖鼻的权利,倘若违反禁令依然要接受惩罚。在其后的170 年里,他们这些平头百姓也只能忍气吞声。

但是这个古老的习惯实在不易改变,在乡间——当时绝大多数人口聚居的地方——仍然是男人们的主要娱乐活动。几百年来,这些农民不但通过实践学会了这个技巧,而且精益求精,特别是右手袖管的应用,怎能轻易放弃!“挖鼻禁令”不过是迫使他们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转而隐在斗室或待到月黑风高之时再享受挖鼻之乐而已。时至今日,人们对当众挖鼻的恐惧仍然难以消除。

Q:我可以挖别人的鼻子吗?

非经允许,千万不可。请牢记下面这个古老的谚语:

自己的鼻宝可挖,

自己的朋友可选,

但是朋友的鼻宝不可挖!

挖鼻技巧(节选)

维多利亚交叉式


代换式


开放反向标准弹道式

挖鼻逸闻(节选)

挖鼻爱好者最少的行业 

 1. 钢琴家 

 2. 牙医 

 3. 美发师 

 4. 打字员 

 5. 屠夫 

 9. 皇室成员(在公共场合) 

 6. 清洁工 

 8. 主教(在公众场合) 

 7. 电视新闻主播 

 10. 外科医生 

挖鼻星相(节选)

处女座的挖鼻爱好者做事一丝不苟,他们高效、精准的技艺令其他星座的人相形见绌。鼻宝在他们的鼻腔内可留不了多久,因为这个星座的人以整齐、干净著称,鼻宝一旦成形,便会立即动手清除!但是他们不会仓促行事,而是每一次都务求完美,鼻宝—不能太坚硬,也不能太稀软。对这个星座的挖鼻爱好者而言,追求完美就意味着手指不离鼻孔,随时准备搜寻理想的鼻宝。而且,由于天性挑剔,他们必先仔细观察之后才会扔掉鼻宝。这一点恐怕只有摩羯座和金牛座的人才能与之媲美。

在艺术作品里挖呀挖(节选)

《为亚当挖鼻屎》

《呐喊》

《自挖像》

《挖鼻史:各种挖掏弹抛的趣闻与绝技》,中信出版集团出版。

—— 完 ——

罗兰·弗雷特(Roland Flicket,举世公认的挖鼻权威。1934年于匹兹堡出生,早在高中时代,就对鼻科学产生兴趣,并且还因此在绿球高中获颁“手帕纪念奖”。他后来进入圣纤毛大学研读医学,完成学业后迁至洛杉矶,对挖鼻者做详尽研究,研究成果《滤泡与黏液》(Follicle and Phlegm)是一部开创性的著作,让名不见经传的鼻毛首次荣登鼻科学的大雅之堂。

接着他再接再厉,于1976年推出经典名作《鼻桥遗恨》(A Bridge Too Far)。1979年,他在英国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上发表的文章《棉花球——何去何从?》(Cotton Buds?— Whither?)更让他声名大噪,家喻户晓。1989年,他出版了“滴、擤、舔”(Drip, Tip and Lip)擤鼻三部曲,名扬国际。

弗雷特在母校担任鼻考古学荣誉教授,目前赴牛津铜鼻学院担任客座学者。已婚的他育有一儿,亦是挖鼻同好。

乔恩·海厄姆,童书插图艺术家。他曾于诺维奇学院修习鼻科艺术,目前与妻子、女儿、小狗青鼻涕以及一只三十四岁的乌龟一起住在巴特尔。

标签:爱好者 趣味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