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兄弟呀兄弟,为何是冰火两重天的结局?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8:45:18 游戏活动 125 阅读

兄弟呀兄弟,为何是冰火两重天的结局? ‖百味中原

‖马炎心

在中国历史名人中,有不少是兄弟哥们。他们同出一门,基因相近,但由于性情、人品各异,处事和结局也往往大相径庭。

晋朝的王导和他的堂哥王敦都生于名门世家——“旧时王谢堂前燕”中的王家。王导曾经是东晋元帝司马睿担任下邳军政长官时的副手。在西晋末年的拜八王之乱时,他曾居间策划司马睿渡江南下,精心协助他建立了东晋王朝,自己也担任了宰相之职。

王导性格平和,气度雍容,温文风雅,精通折衷与妥协的艺术。在再坏的环境里,他都能凭借走钢丝的技巧生存下来,因而具有强烈的人格魅力,是东晋政坛里一个最为核心的人物。据说当时名士桓彝刚到江南逃难的时候,看到建康政府积弱不振的局面,曾忧虑地说:“因为中原动荡,我才逃命到江南,可却摊上这么疲软的政府,这命看来是丢在这里了!”忧虑不安的桓彝和王导会晤以后,却精神大振,高兴地对人说:“有管仲在这里,我们还怕些什么呢?”

王敦是晋武帝司马炎的女婿,也是当时有名的士人。他眉目疏朗,性格却雄豪残忍,和王导的宽厚温和适成对比。有一次,他和王导一同到大富豪王恺家赴宴。王恺安排家里的美女给客人劝酒,如果客人不肯喝或者喝不尽,就把劝酒的女人杀了。王导酒量不大,但是不忍心让这些女人送命,就勉强喝下去,最后酩酊大醉。王敦却不肯喝,美女悲惧失色,王敦跟没看见似的。因为他不肯喝,先后有三个美女被杀。

王导责备他,王敦却说:“王恺杀自己的女人,关你什么事?”他对自己的女人也不在意。有一阵,他的性生活过于频繁,有了肾亏的迹象,周围劝他节制,他说:“这有什么难的?”当下就把后房的门都打开,将几十个姬妾尽数赶出家门。对于他人的生死存亡,他素无萦怀。因此,有人评论他说“他的眼睛像毒蜂,声音像豺狼,他不是去吃人,就是被人吃!”果不其然,后来他领兵作乱,死后被戮尸示众——先吃别人后被人吃掉。

宋朝的理学家程颢、程颐兄弟都是学富五车,饱读圣贤之书的正人君子。有一次哥俩去朋友家赴宴,按照当时的习惯,朋友请来若干妓女陪酒。程颐觉得这太不象话,愤然离席。程颢倒不在乎,该吃吃,该喝喝,一直到席散才返回。第二天,程颐来到程颢的办公室,依旧为这事愤愤不平,程颢就对他说:“你看你看,昨天酒席上有妓女,可我心中无妓。今天我办公室里没妓女了,可你依旧心中有妓。你说你是不是有点低级趣味?”一句话,把程颐说晕乎了。他琢磨了半天,激动地对程颢说:“哥,还是你高。”瞧,这哥俩一个比一个注重自身修养,怪不得人家能为理学大师而流芳百世。

唐朝的娄师德也很有个性。娄师德是河南原阳人,通过科举进入仕途。他性格温顺,不急不躁,像只步入晚年的老猫。娄师德进入官场后,就把低调做人当成人生的标杆。他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唐朝的西北边疆任职。唐朝在边疆重地都设有管理少数民族的机构都护府,都护府的长官大都是军人出身。娄师德一个文人到边疆并无优势,但他清楚如何让边境安宁。

在非公务时间,娄师德常常一身农夫装扮,亲自到田里和士卒犁地开荒,引水灌溉,上级来人检察工作,老娄就在地头接见,搞得钦差大臣直吐舌头,不敢确定这就是那位封疆大吏。娄师德从来不管别人对他身份与行事不符的指责,他的主张就是,边境这块是非之地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引起滔天大祸,就必然会成为战场。很多时候打仗就是打后勤,尤其是防守方,只要后勤保障充足而及时,在冷兵器时代一般不会败落。后来西北边疆烽火突起,娄师德和敌人进行了八次会战,八次全胜。这跟他平时的田舍翁作风是有直接关系的。

武则天建立大周政权后,将这位老实巴交的娄庄稼汉召入京城担任要职。他仍然本性不改,永远不紧不慢,不温不怒。有一回,娄师德的弟弟被任命为代州的一把手,饯行宴上,娄师德对他老弟说:“我现在在京城做着大官,你又是州长,咱们娄家可以说是荣宠之极,你到任后如果跟人产生矛盾,别人咒骂你,你该如何做?”他弟弟自认为在为人上并不比哥哥差到哪去,满脸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就是别人把唾沫吐到我脸上,我只是把它擦拭干净。所以老哥你放心,我会将低调进行到底。”

正当他对自己的回答洋洋得意时,娄师德愀然变色说:“看看,看看,这正是我为你担心的地方。”弟弟大吃一惊,想不到低调到如此境界,仍然会被人认为是张狂,真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他急忙请教。娄师德面授相宜说:“别人向你脸上吐口水,就证明他非常愤怒,如果你把唾沫擦了,那就是火上浇油。最正确的做法是,什么都别做,微笑着,让唾沫自己风干!”有一个成语叫“唾面自干”就是从这里来的。

还有一件事,也很能说明这位老兄的性格。有一阵武则天为了反对公款大吃大喝,曾下令全国禁止屠宰,要求所有的酒宴都是全素,一点肉腥都不能沾。娄师德很久没吃上肉了,难免有点嘴馋。有次他去陕州办事的时候,当地官员招待他,竟然给他端上一盆羊肉。娄师德直流口水,但还是装着不高兴的样子问:“朝廷不是禁止屠宰吗,为什么还有肉啊?”接待官员笑嘻嘻地回答:“这是豺咬死的。”娄师德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真是个懂事的豺。”然后大吃起来。接着又上了一盘鱼。娄师德问:“这又是怎么来的?”官员又回答说是豺咬死的。娄师德马上纠正说:“你糊涂啊,应该说是獭咬死的。”官员马上改口,娄师德才又放心大胆地吃起来。

很显然,在官场上混,娄师德从来不会让人抓住把柄,给人落下口实。正因为这样,他身处高位而人不嫉,手握重兵而主不疑,最终安然度过了一生。相信有这么优秀的哥哥传帮带,他的弟弟一定会混得不错。上面对娄师德的介绍可能会影响他的形象,其实娄师德也是一个正直有作为的好官。别的不说,著名的狄仁杰能当上宰相,就是他大力推荐的结果。

与上面的几对相比,武则天的两位男宠张易之和张昌宗兄弟毛病就大多了。武则天原本有一个面首叫薛怀义,当皇帝前她们就有一腿,后因坏事干得太多而失宠,被送到了阎王那里。就在这个时候,张易之和张昌宗兄弟走到了武则天身边。“二张”其实并不是武则天亲自选秀的结果,而是她的女儿太平公主经试用合格后,无私奉献送给母亲的一份大礼。

过去读唐史,总认为兄弟俩干这份不光彩的差事肯定是小混混出身,专门吃软饭的。查查档案发现,他们也是有来头的人,其爷爷是高宗朝的宰相张行成,著名的大帅哥。或许是出于他的遗传因素,张昌宗、张易之不但长相俊美,而且气质文雅,床上功夫十分了得,因而深得女皇帝的喜爱。

“二张”刚进宫时,他们只想在床上赚些银子、房子,没想过要干预政治。薛怀义血淋淋的教训就发生在眼前,所以他们一直在夹着尾巴做人。后来情况发生逆转,“二张”开始成为武则天监视朝臣的耳目,并担任朝廷要职。他们还有三个弟弟张同休、张昌期、张昌仪,也属于头顶上长疮脚底板流脓那一类,只是因为没有加入哥哥的队伍,所以没啥名气。张易之、张昌宗取得武则天的信任后,他们的弟弟也跟着猖狂起来了,尤其是张昌仪,开始干起了卖官鬻爵的勾当。

一次一个姓薛的人找他买官,张昌仪二话没说把头点了,然后就把薛某人推荐给吏部,但吏部的人不小心把薛某人的资料弄没了,没办法只得再去问这薛某人到底叫薛什么。张昌仪只顾收钱,也没记住姓名,干脆跟吏部说:“你把姓薛的人都收了吧,这样这家伙肯定跑不了。”吏部不敢得罪张昌仪,只好把这批应聘的60多名姓薛的全部录取了。

兄弟三人虐待动物的事,更可以看出他们的人品。大家都知道,世上有一种人见到奇异的东西就想吃,唐朝就有许多这方面的典型。清江浦有一位寡妇喜食驴阳,而且比较残忍,先让驴交会,关键时候操刀一断,烹而食之。最后此事传出,该寡妇以有伤风化的罪名被官府打了板子。那时候岭南人喜欢吃“蜜唧”,就是刚出生还没有长毛的小老鼠,先用蜜喂一下,然后端上来,在盘子里爬行,拿筷子夹起来,“唧唧”叫唤,所以叫蜜唧。

还有更过分的,武周时期舒州刺史张怀禹喜食人精,左司郎中任正名也不忌口,同样有此爱好。在这种大环境下,张氏三兄弟绝对不甘落后。张易之好吃鹅肉,吃法是把活鹅放在大铁笼子里,内置铜盘,盛着调料,下置炭火,烧起来让鹅受热,不停地喝调料,最后被活活烤死。张昌宗也如法炮制,只不过他烤的是驴。老三张昌仪最为变态。他在地上钉上铁棍,然后将狗四肢绑在铁棍上,放鹰啄抓狗肉,鹰吃一块,他也割下一块下锅涮着吃。“肉尽而狗未死”“号叫酸楚,不复可听”。

有一天,张易之去找张昌仪说想吃马肠。张昌仪二话不说,立即找来一匹马,活着就开膛取肠,过了好久,那匹马才死掉。后来“二张”失势,兄弟五人全部被砍了头,五个人的首级被一字排开,挂在洛阳的天津桥上,供世人观瞻品评。张易之、张昌宗被杀后,很多人将他们身上的肉割下来做烧烤。张昌仪下场更惨,被人打折了双腿,挖掉心肝后死掉。

老百姓都说:这就叫“现世报”。

(文图无关。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摄影者所有,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

【作者简介】马炎心,毕业于河南大学历史系。历任中共许昌市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许昌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局长、中共许昌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等职。系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编写、整理各类剧目近20部,多部参加省级以上赛事并获多项大奖。独自或与人合作出版戏剧、文学和历史研究专著多部,在省内外具有广泛影响。

“百味中原”版权作品,转载或投稿请发邮件至hnxc126@126.com 。

品中原百味,看“百味中原”。 百味中原,向您展示一个千姿百味的中原!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兄弟 结局 两重 为何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