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我的穿香探险记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9:15:42 游戏攻略 137 阅读

与对各种成分香气超敏感的好鼻子爱好者们不同,我鼻炎很重、对味道反应迟缓;特别在秋冬季,相当比例的户外时光都在打喷嚏和擤鼻子之间切换,所以穿香之路走得坎坷崎岖。坎坷还只是中调,从某种程度上讲,我对香水的认识源于屈辱。

十几年前央视有一档著名求职节目叫《绝对挑战》,推出即热播,彼时正逢我游走于毕业边缘,阴差阳错地参与了招聘方是《瑞丽杂志社》的那期,竞争岗位是编辑。整个筛选过程漫长而激烈,但我竟凭借未经世事洗礼过的冲冲冲劲头儿一举杀入到最后的电视决赛。

比赛那天我隆重地烫了一个比自己起码老十五岁的波浪短卷发(只把头发帘飞出去那种),然后身着特意购自阿桑娜a02的不对称印花短衫,服装老师看着我叹气,她说:要不你穿我的黑色高领衫上台吧。

我当然看不上了。

在没有社交网络、不知道街拍为何物的二十岁觉得这不就是妈妈嘴里乏善可陈的“黑色秋衣”吗,太穷气了。现在回头想想却觉得所谓风格的形成就是如此有趣:今天我们提到的黑白灰和它所象征的“极简”,其实并不是这些衣物本身,而是我们在穿着它时的状态。

当人什么都没尝试过时,它们就是乏善可陈的黑秋衣;随着我们对时装的好奇心越来越大、把不同风格都穿个遍、再重回黑衣黑裤的怀抱时,那种洗尽铅华的质感,跟最初的黑秋衣已经不是一回事儿了:因为时光赋予你我价值,脸变得丰富以后,哪怕不说话也可以传递很多语言,简单的衣物更好地烘托了这种质感却不喧宾夺主。

这种从零开始到极大然后再回到零的过程无法被省略。

说回来,当天的主持人是李佳明,他为人幽默主持技巧又好,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就悄悄抛出第一个问题:欸,如果请三位分别为我推荐一只香水,你们的选择会是什么?

爱马仕大地(本文部分配图来自网络)

我在二十三岁以前是没有用过任何一款香水的,而同场竞技的两位颇有些相关工作经验,于是在本人大脑还处于一片空白懵住的档儿,已经有人发言:我觉得大地蛮适合主持人的,就是那种内敛稳重、有风度又温暖的感觉。另一位迅速附议:对对对,我也选大地,很适合温文尔雅的男性。

可都真会夸啊,我心里既感慨又生气:大地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但这边话筒已经伸向我:咳咳那个,我觉得佳明哥不妨换个思路,试试女香,因为我感觉细腻比阳刚更有力量啊。

换作今天,这番话术有可能被解读成手握编导给写好人设和发言的心机女选手,但在我们那个质朴的年代,是连彩排都没有的……全场瞬间哄堂大笑,笑声里充满了对一个孩子无知的谅解与可怜,从此我跟香水的这个梁子就结下了。

Olivia Giacobetti

许多年后,我读到美女调香师Olivia Giacobetti讲过的一句话:事实上,我所做的事情与性别没什么关系。我喜欢创作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味道,比如让男人散发出柔软奶香无花果味,或让女人散发出干干的木质香,这样对我来说才是更具魅力的。

早十年我把这句话带着引号原封不动的quote出去,我看谁会笑我?马上夸我见多识广有自己的想法并且深刻。

后来杂志社虽给了offer,但没呆多久我就出发去英国读书了。我住的地方可以很轻易地抵达海边,往反方向走的话,上学和打工时都不可避免地要穿过市中心的shopping mall,就在那么一个累到散架且被论文折磨的深秋傍晚,途径香喷喷的美妆区时我又想起往事,于是径直向导购提出想要闻闻大地的需求。

那时我哪儿懂什么前中后调儿的事儿,我一闻,内心情绪就开始排山倒海地翻滚:就这?什么稳重有风度啊?成熟男性莫非就是这股泛着胡椒味儿的藿香正气水?生气!好在导购马上很明戏地捧出当年虏获无数芳心的橘彩星光。

到今天也会偶尔用的

它的味道有点像我抄近路上学时穿越的那片小森林,清新萦绕又变幻莫测;有秋冬交界时踩过成堆的黄色落叶那种感觉:干燥、温柔、馥郁并且温暖,是每次收到导师“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邮件后,我平复、整理和准备心情之地。

由此我开始对香水燃起些似懂非懂的兴趣,也赶上购物环境确实太便利,所以往千禧年前后那些颇为有名有姓的商业香氛上也扔了不少钱,其中比较典型的代表是:Dior的真我和白毒、Davidoff的Echo、Burberry London、Kenzo Flower、Chanel的Cocom/Allure以及更早一些的CK be/one(因为瓶子)。

买它们展现了我作为青少年所具备的标准特质:容易被广告营销拉拢、希望与潮流保持一致步伐且忠诚度极低。当时我跟另外三个人合租下整套房子,买香水的标准流程是:其中一个人买了某瓶,其他人试喷过就会在接下来的一周内纷纷抱回同一瓶,以至于来家里做客的客人如果对某种香气感到痛苦不适也无处可逃,只能悲情地坐稳。

那时我对香气没啥犀利的追求,大家也看得出来有橘彩星光打底之后,我扎进花香甘苔调这条道儿一去不复返了。其中Dior的白毒跟其他花香完全不同,我爱它爱得要死!从剖析成分的角度上讲不清,但自己心境上的变化却特别敏感:就是想要逃离青春的痛苦,好女孩立志要变坏,所以偷偷穿上那些本来为更成熟些女性准备的味道。

如何形容穿了白毒的我呢?还记得住到一起后室友跟我吐露真言:最初上大课时她们那群人都对我特别好奇,因为我独来独往不交朋友;真空穿个小背心走在路上,目不斜视的,脸抹得齁儿白,经过时总伴有某一种孤傲的香气。“大概是泰国人”——她们得出结论。

Fine, 从此只要我想扮演一个孤傲凛冽不跟别人交流的神秘泰国女人时,我就喷它。

好几年后读了些商业评论才了解:千禧年往后香水行业早已步入以营销部门为主导的圈钱时代,财力雄厚的集团虽说在品质上有所保证,但调香师的地位已经低到尘埃里去了。所以于我来说看似缤纷丰沃的选择,在他们心目中早已是别个高度同质化的气味世界了。

调香师Pierre Bourdon

我长假前看 Frédéric Malle与五大调香师的访谈直播时,师出名门并且已经退休的调香师Pierre Bourdon就犀利地指出:在我心目中,上一支有态度并且代表了点儿什么的香水就是Thierry Mugler在1992年推出的美食调鼻祖香水Angel.

Thierry Mugler Angel

Angel其实并不像很多文章里声称的那样,一推出就艳惊四座。恰恰相反,初期很多人嘲笑它有一股子甜腻的棉花糖味,甚至“令人作呕”。反倒是过了几年之后才渐渐大红大紫起来,以至于每个品牌都在复制Angel的味道。“但你知道,很多香水集团的老板甚至不大会去闻他们的产品,他们只是把它装进好看的瓶子,然后热卖”,Pierre Bourdon点评。

于是调香师们决心要做点儿什么。

说起来小众香水在70年代就出现了,是化学家也是调香师的Jean Laporte在咯吱作响的小房间里创办了名为阿蒂仙的香水公司,企图复19世纪经典法国香水这个古、用香氛本身的素质来吸引观众。

但70年代的文化环境正发生巨变,主流香水更多地在强调女性社会角色的转变——从没什么事可做的富家优雅主妇到从容平衡职场和家庭的现代女性。香奈儿19号淡香精、圣罗兰鸦片、兰蔻黑色梦幻还有圣罗兰左岸等等味道表达的都是这类主流气场。

直到2000年,小众/沙龙香水才开始走进想要“个性”的公众视野。成长于香氛世家的Frédéric Malle成了挑大梁的组织者,他创办了名为馥马尔香水出版社的沙龙香水品牌EDITIONS DE PARFUMS FREDERIC MALLE, 旨在把顶级的调香天才们送至聚光灯下,让他们彻底抛开商业上的限制,真正自由、不计成本地创作出真诚严肃的香水作品。

我把买过的FM香水盒都保留下来,在梳妆台上搭了一个小小的装置,致敬Louise Kahn的Salk学院(真敢说啊,康的粉丝嘴下留情)

有许多文章提到“香水出版社”这个概念时会把FREDERIC MALLE与法国老牌出版社éDITIONS GALLIMARD相提并论,不但指包装设计上的致敬,更为工作模式定下基调:好比编辑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作者来与之合作那样,在馥马尔香水出版社,Frédéric也只会和自己认可的调香大师合作,并把他们的名字标于香水瓶的瞩目位置。

事实不止如此,我在访谈中听Frédéric解读另外一层目的:最初叫这个名字是因为爸爸和叔叔一起开了家有关电影文化的公司叫NOUVELLES EDITIONS DU FILM,轮到自己创立品牌时,就本着致敬的心态先称它NOUVELLES EDITIONS DU PARFUM .

“但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在’éDITION ’这条路上能走多远”。

Frédéric Malle

这在我看来就过于自谦了:有着祖父是Christion Dior香氛创始人、妈妈接过迪奥香水创意总监这棒的香三代艺术家世,香水对 Frédéric Malle来说就是耳濡目染的言传身教啊,还有哪个创始人能拿出这么行云流水与生俱来的一套渊源呢?他的确是有资本说出“汇聚最顶级的调香大师”这种豪言壮语的。

所以这些大师是谁?

Pierre Bourdon、Dominique Ropion、Jean-Claude Ellena、Maurice Roucel、Olivia Giacobetti,Ralf Schwieger、Edmond Roudnitska、Anne Flipo……

起初任凭别人往这些名字前头加入多么华丽的前缀,它们对我而言都是陌生而浮夸的;然而一旦我开始本着搞学术的态度去研究每个人时,发现自己真是用着人家的作品长大的。这么一看,FREDERIC MALLE就不止是个香水出版社了,“出版社”强调的是Frédéric本人与调香师的关系,但转到我们平凡大众这侧,它就是一家只提供好品位的精品香水买手店,只要你有明确喜欢的调香师,绝不会失望而归。

不知道喜欢的香气是谁调的怎么办?接下来我就帮大家对号入座入座:

Frédéric Malle在访谈直播中曾被主持人提问:如果以建筑师的风格来形容你,你觉得谁最恰当?他说是Mies Van der Rohe. 有关这个名字的伟大我就以他说过的一句影响了无数行业和人的名言来简炼总结吧:Less is More.

现代建筑的祖师爷Mies Van der Rohe

当Frédéric想以香水的语言来表达“less is more”时,Jean-Claude Ellena就是不二人选。JCE是香水史上熠熠生辉的一颗星星,在2004-2016年间他成为爱马仕专属调香师,大地、花园系列、闻香系列等都出自他手。本来已经退休了,又被FREDERIC MALLE给返聘回来,所以Frédéric形容俩人关系时说“觉得要特别保护JCE”,有点儿在说大熊猫的意思了。

有人形容他是香界的俳句诗人,我文化有限,还特别去查了一下“俳句”到底什么意思,最后得出粗糙的一知半解:以特定呼应的简练节奏来表达情感或诗情画意。

浓缩苦橙Bigarade Concentree对我而言就是这样一支以简单材质表达抑扬顿挫层次感的惊艳香水,它干净透明,仿佛几只橙子被同时砸开,汁水迸溅,甜润饱满清新轻盈,在夏天穿上身有沁人心脾之功效。

但我的古怪癖好恰恰是等暖气被烧得干燥难忍的寒冷冬季再穿它。小时候每到这个时候,妈妈怕我吃太多肉上火,都会在饭后切两颗大橙子端上桌,彻底吃光后一下下对折橙皮、将其中的香气挤到空气中,最后把它们整齐地排列在暖气上继续发光发热。

每次穿上浓缩苦橙,我就会闻到记忆中从汁水到橙皮、再到暖气上烤着的橙皮慢慢变皱的气味变化,想到妈妈的爱和家的味道,这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比它更好。

当然,JCE还先后为FREDERIC MALLE创作了冬之水、雨落花庭、革调玫瑰等几支香,其中玫瑰香气在调香师和穿香者群体里都十分吃香,Frédéric曾说你把同一种玫瑰交到五个不同的调香师手中,就会得到五种截然不同的味道,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Style, 好像画家一样。所以仅在品牌内就有一轮玫瑰、革调玫瑰、玫瑰唇印、窈窕如她几支在斗艳。

我把自己手中的这票投给窈窕如她(Portrait of A Lady)。

我还特意买了10ml版本以备旅行不时之需用(坏笑)

其实在Portrait of A Lady之前,我用了蛮久男香摩登男士Geranium Pour Monsieur,后来才听说这两支似乎互为彼此的男版/女版,这件事只能说明,当今技艺最高超的调香师之一、被誉为高浓度平衡大师的Dominique Ropion确确实实最懂我心。

有人说摩登男士的味道十分像薄荷牙膏,我想ta的意思是指刚上皮时那种极端的洁净感。试香时我马上就想到曾在巴黎、伦敦、米兰街头撞见的那些穿衣风格简单却有质感、发型和皮肤都打理得干净得体、有点冷冷的、不管闲事儿的绅士。

当你与他们擦肩而过时,总会得偿所愿地闻到若有若无的温和草本香气,这就是这支香在与皮肤接触后的变奏:由锋芒毕露的薄荷转换为儒雅温暖的木质香气。

我大多数以白tee+西装/风衣+球鞋出现的场景下都会穿它,香水有时候投射了我们的回忆,但在另一些时刻似乎也让我们靠近心目中理想的男性形象。

以前想分享ootd和与之搭配的香水时攒的图,后来就懒得拍了哈哈,喷它时我穿成下面这样

窈窕如她,却恰恰相反,是一支我不敢随便穿的香水,因为它高于生活本身。

想要描述它的感觉就必须先要说说Dominique这个人:Frédéric Malle曾在一个视频采访中将自己与Dominique的合作关系比作画商Ambroise Vollard和Picasso,但你知道Dominique反过来怎么回应“香水出版社”这个说法的?别的调香师被问及时都正儿八经地提到尊严啦责任啦尊重啦什么的,Dominique说:怎么说呢?感觉我们几个老哥像是印象派画家?Salon des Refuses?

Frédéric Malle和Dominique Ropion的旧图

才不是,我查他的作品集时才发现,商业香中曾经我的三大挚爱有两支出自他手:Dior白毒和Burberry London(另一支是爱马仕法布街24号)。失敬失敬,原来Dominique就是让我化身为神秘泰国女人的幕后主使。

虽然我到现在也没明白“高浓度平衡大师”是不是就是药量大、后劲儿猛而上头的意思,但我的人生浓度倒是被他平衡得挺好,以至于爱上Portrait of A Lady简直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有关这支香的溢美之词网络上有很多,我倒觉得大家完全没必要针尖对麦芒,因为我们各自处于怎样的人生阶段、经历过哪种世界,就会对美和味道有着怎样的联想和代入,哪里有什么正确答案呢。但如果顺着Frédéric本人的点评套路,我要说这支可不是什么毕加索手法哦,这分明是安格尔呀!

我在《遇见毕加索》这本小书中曾读到让?科克托对毕加索的点评:毕加索跑得比美快,这就是为什么他的作品看上去很丑。

但Portrait of A Lady却是华丽而古典的正宫美,女一出场时的背景乐,雍容华贵,它无关年纪,而是穿戴者有着怎样的气场和气度。所以其实我并不太喜欢“贵妇肖像”这个直译的网名,一来它并不贵妇也不老气;二来它表达的感觉与同名小说中的女性形象和命运并无特别大的关联,甚至相反。

其实玫瑰的味道在这支里的存在感是很妙的,一上来先是有点苦的草本前调,慢慢地,莓果、广藿、焚香、琥珀先后迸发,玫瑰慷慨地穿插其中,贯穿始终,层次感非常棒。我觉得Portrait of A Lady创造的是一个恢弘的氛围。所以平时套件牛仔衣就出门时的我对它不敢造次,非要等一个需要散发极致女性魅力的大场面才威武地拿出来镇场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对我而言像配饰的意味更多于香水;我总共喷过它三次,次次有人跟我搭讪,MAGIC!!!

?三次如下~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跟我一样念念不忘2004年的迪奥白毒,如果是,那长大了的迪奥女孩,你一定要试试这支。

既然上面提到了我曾经的三大挚爱商业香氛,爱马仕法布街24号我也稍作展开 ,因为它毫无疑问是我的人生挚爱、每次去巴黎时固定穿的香。

爱马仕法布街24号

说起来真是缘分,我认识它就是在法布街24号的爱马仕巴黎总店内,那一瞬间的味道让我眼前迅速闪过很多有关巴黎的快照:比如Art Deco风格装饰画、葡萄酒和珍珠、皮革、木质家具、红唇和脂粉、纸迷金醉,还有走路目不斜视高傲的巴黎老太太……简单说:它给我非常非常黄金年代巴黎的感觉。

Maurice Ro ucel

调香师Maurice Roucel在九十年代创造的这款香气可谓相当大胆和“重口”,与当时追求简洁、干净、无性别的社会主流背道而驰(想想CK one、祖玛珑的青柠罗勒柑橘、三宅一生的一生之水等等),仿佛想让时光依然停留在喧闹的八十年代:男性赤身裸体露出肌肉,女性醇厚肆意、被花朵簇拥包围,大家都特别崇尚自我、不care政治正确。

Maurice Roucel本来是个化学家,Frédéric Malle在被要求点评一下他时,说他是个normal guy、很安静,你常常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我觉得言外之意是不像Dominique那样懂古典乐、还会作曲、时不时研究电影和文学;也没有JCE的诗情画意和极简哲学;Maurice Roucel就是一个闷头做实验的geek,但他却为FREDERIC MALLE品牌调出了狂野麝香Musc Ravageur这般被外界称为“行走的荷尔蒙式”作品。

我对麝香的全部好感都来自于做学生时购买的The Body Shop的白麝香White Musk,它完全不狂野,反而味道干净温暖;如果你用烘衣机,一定能明白我在说啥:就是那种在冬天把烘好的衣服刚拿出来时暖暖的、软软的、带有洁净香气的感觉,简直想立刻穿上,体会平凡生活中最简单的快乐。

所以我觉得这支“狂野麝香”单听名字可能会吓退一些清心寡欲的购买者,以为它带有火力全开的攻击性或者性吸引力什么的。反正我是完全没体会到“欲”或者“狂野”,它倒是又让我想到了冬天烘衣机里的衣服:柔软、温暖绵长。

Maurice Roucel在访谈直播里提到,在他跟Frédéric Malle围绕着这支香水的geek式谈话中Frédéric曾提议“再多一点肉桂就完美了”,肉桂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什么样子的?就是下图这枚黄油肉桂卷:只融在口不容在手。这就是狂野麝香Musc Ravageur带给我嗅觉上的顺滑感。

虽然Frédéric说Maurice Roucel总是很安静不爱说话,但在调香大师们的访谈直播里我却最喜欢他的发言,他说:

今天大家想买香水时就随便走进丝芙兰,这个喷一下那个喷一下,在十秒钟内就靠香水的前调(top note)来决定买不买它;但在过去前调并不是最重要的,人们更在意你穿它一天是什么感受、味道如何起承转合以及能创造怎样一个氛围(aura)。我觉得以前的人更发自内心的爱香水。

蛮感慨的,所以希望小清新们也让子弹飞一飞,给它点儿时间,体会Maurice Roucel创造的气味世界。

如果以上你都觉得不够日常、或是太过于“雄性”眼中的味道,那我就要提一提本文开篇故事中讲到的美女调香师Olivia Giacobetti了。Olivia先后为阿蒂仙和Diptyque调制出了著名的无花果香水(早一点知道她,我就给李佳明推荐这两款了,并叮嘱他做个奶味儿男人不丢人),后来为FREDERIC MALLE献上了这款漫步间En Passant.

很多略懂法语、具备小资产阶级情调的朋友首先是被“En Passant”这个名字所打动,觉得“路过”这个状态既文艺又浪漫。再一闻,嚯!如此真实又清新、混着泥土感的紫丁香扑面而来,意境塑造得太漂亮了。

Dominique请看这边~这才是印象派呀!

闻它的瞬间我想到了读书时每天要路过的陌生人家,ta种的花没啥逻辑可言,但永远生机勃勃,为过路人们创造出春天的气息和好心情。

有一次我为了突击课后作业,跟男朋友俩人熬了一夜,期间他发动了另外四个朋友,我们六个人齐心协力在一夜之间变出了20篇读后感。早上九点我俩互相搀扶着去交作业时,在ta家门口稍作停留,借助那些清新的花香得以还魂。说句不争气的话,En Passant就是我记忆中从地狱爬出来后的天堂感,这是任何快乐都比不了的。

而且,它真是一款特别礼貌的香水,味道干干净净,你喷得再多也不会招人烦。我是一个买香水绝不会买30ml以上规格的女人,但En Passant我已经统共买了130ml了,它让我失去做人的原则,我恨它!

?以下场景和ootd都是有些En Passant在身的!

写到这儿已经六千字了,估计大家也发现我濒临神志不清的边缘了。在彻底精神崩溃前我提前回答可能会出现在评论里的问题:到底去哪儿能试试馥马尔香水出版社的香水?

目前北京的SKP和上海IFC都有专柜,上海的我没去过,但北京的我会特别推荐那种对香水好奇、想找一款“特别我”但又不知道怎么选的朋友去玩玩,说“玩”因为它有一个香氛互动装置,你完成一些选择题后,罗盘上就会显示出基于个人喜好为你推荐的几款香水。

上次去时我作为热心群众已经极力向店员反应太应该把这种测试放到小程序里了,让大家动动手指就能找到方向,希望品牌看到后能往心里去去。

不在这两个城市的朋友可以去官方小程序店里看看,我打开它的频率颇高,因为FM现在断货太严重了况且30ml不常有,我就总憋着要抢抢冬之水、不褪色古龙水以及不羁香根草那几款。还买过设计上同样向Frédéric所推崇的包豪斯风格靠拢的家居蜡烛,以完满常常被我妈鄙视并发誓绝不沾染的小资产阶级情调。

我妈骂我不食人间烟火的小资产阶级情调,我才不管,就要点!(味道分别是同于香水的、专为家居系列开发的NOTRE DAME/MAHOGANY,手感也好)

最后的最后,香水不似珠宝腕表和华服、穿上以后有个金光闪闪的Logo满足你我浅薄的虚荣心,对凡人而言,它们就是一瓶瓶用来造梦的香气:唤起我们记忆深处想要重温的某门特、珍视的人,或带我们抵达自己想要去到的地方/想成为的人。所以,买香水无需阅读香评或追逐网红产品,因为它太私人了,你就走进店里,让鼻子和大脑决定、买一瓶百分百打动你、与你融为一体的作品。

如果遇到很没礼貌的人粗鲁地表示不喜欢你的味道怎么办?Frédéric Malle这样答:香水和人一样,如果每个人都喜欢你,那你得是多无趣的一个人啊!

标签:就是 我的 探险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