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你撞见过男朋友的什么秘密?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9:12:39 游戏攻略 105 阅读

无意间登陆男朋友美团,看到他买了一盒毓婷。

时间显示是前天晚上。

紧接着,屏幕突然弹出来一条信息:「那晚我没吃药。」


1

今天,是我和宋淮结婚的前一晚。

他前任陈佳执意跟着一群老同学,来祝贺我们。

推开门的一瞬间,我看到陈佳踮起脚尖,吻上了宋淮的唇。

宋淮没有推开她。

甚至,在她差点站不稳的时候,伸手扶住了她的腰。

很温柔的动作,与这些天对我的冷淡截然不同。

周围他的老同学在起哄,好像早就见惯了这样的场景,熟练又自然。

声音很刺耳,像一只手扼住我的喉咙,让我几乎要窒息,喘过气来。

「周诗?」看我走进来,有人喊道。

很突兀的一句话。

不仅成功分开两人,也让屋里一群人齐刷刷朝我看过来。

「啊。」陈佳夸张地惊叫出声。

她连忙走到我面前,脸上甚至还挂着红晕,

「刚才我们在玩大冒险,我和宋淮输了。你别误会。」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刚才我有事离开,回来的路上,突然收到一个微信好友申请,备注是陈佳。

通过后,她立马发来一张她和宋淮的亲密照,

「猜猜现在我和他在做什么?」

秒撤后,又若无其事地发了句:「新婚快乐。」

现在,她倒是解释得坦坦荡荡,好像那个给我发挑衅消息的不是她。

反而大惊小怪、无理取闹的人是我。

2

像是怕我不信,陈佳突然抓住我的手腕,还想说些什么,被我用力甩开。

她踉跄地后退了几步,就这么巧,倒在了伸出手的宋淮怀里。

外面下了雨,我也因为沾了雨水,脚底打滑,撞在旁边的桌子上。

手机摔在地上,滑出去好几米远。

不轻不重的一声,却让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有人捡起我的手机,默默放在了桌上。

宋淮这才像是终于反应过来,急忙走过来扶我。

我觉得有些可笑,强撑着站起来,避开他的碰触。

深吸了口气,盯着他问,「宋淮,如果我说,刚才她发短信挑衅我,说——」

「周诗,刚才只是游戏。」宋淮打断我的话。

语气一如既往的冷静,表情里透露出的不耐烦毫不掩饰。

我愣住了。

脚踝的灼烧感抵达大脑,渐渐弥漫到每根神经。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姗姗来迟的疼痛,和难堪。

再也待不下去,我拿起手机,就往洗手间跑。


3

打开水龙头,胡乱洗了把脸,冰凉彻骨的感觉流遍了全身。

突然手机震动了下,屏幕有些陌生。

愣了几秒,我才发现刚才出来得急,拿错了宋淮的手机。

指尖的水滴在屏幕上,下意识去擦,不小心打开了美团。

最近订单里,他买了一盒毓婷。

时间显示是前天晚上。

紧接着,屏幕突然弹出来陈佳的微信:「那晚我没吃药。」

短短几个字,却像重重砸在我心里。

所以,在我为准备婚礼的杂事,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他们睡了?

头顶的灯光打在手机屏幕上,晃得我有点看不清。

前天下班后,顾不上吃饭,我去了办婚礼的酒店忙到很晚,结果肠胃炎突然犯了。

宋淮说在公司加班,我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一直没打通。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凌晨三点,我一个人打车去的医院。

原来,他关机失联,一夜未归,是去找她了。

4

我死死盯着屏幕,颤抖地打开了两人的聊天记录。

翻到其中一段,我手指顿住。

一星期前,陈佳给他发了一张布偶猫的图片:

「我们的儿子现在越长越可爱了 hhh。」

他回了一个「嗯」。

然后,把屏保换成了他们之前养的布偶猫。

大脑一片空白,连有人靠近我都没能察觉,直到手机被用力夺走。

宋淮沉着脸看我,声音也冷了几分,「故意拿错手机?」

我看着这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一直紧绷的神经,彻底断裂。

「你呢,不解释吗?」

「刚才你们接吻,你说只是游戏,那盒毓婷呢?」

「还有这个屏保,本来是滚滚的照片,你为什么换成她发给你的图片?」

我颤抖地指着他的手机,声音近乎嘶哑。

明明事实摆在面前,还是想听他解释。

可他没说话,掐灭屏幕,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他向来擅长沉默。

一股酸涩从胸口往上冲,漫进了鼻腔,呛红了我只含有一丝希望的眼。

取而代之的,是无法言说的绝望。

5

当初宋淮追了我很久,正式答应他,就是因为滚滚。

我很小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是奶奶把我拉扯带大。

前几年奶奶去世,给我留下滚滚,说它会代替她一直陪在我身边。

那天晚上我出去遛狗,一个不留神的功夫,滚滚就走丢了。

我几乎把整个公园翻了遍,最后体力不支瘫坐在地上,绝望地抱着膝盖哭。

最后帮我找到滚滚的,是宋淮。

当时他抱着小狗,

上气不接下气,跟我说的却很轻描淡写,

「刚才跑步的时候,看到滚滚被一个男人抱着,走得很急,应该是个狗贩子。」

我又庆幸又后怕,眼泪一直往下掉。

「别哭了。」宋淮平时挺爱干净的,竟也不挑剔,在我旁边的水泥地坐下。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很轻地叹息一声,「你一哭,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月光照在他侧脸,向来淡漠的眉眼,在这一刻温柔又真诚。

「滚滚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也是。」

那天过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谈了三年,宋淮对我很好,情侣该做的事,我们也都做了。

直到两个月前,他大学时的前女友,陈佳的出现。

当时我刚答应宋淮的求婚,强逼着自己不去想他的变化。

强迫自己不去面对宋淮对我越来越冷淡,一天比一天晚回来的事实。

好像不去想,有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一样。

可现在看到他们接吻,看到他换了滚滚的照片,我不得不承认,宋淮从来没忘记过她。

我知道不能哭,但眼泪不受控制地一颗颗滚落,最后哭到上气不接下气,浑身颤抖。

宋淮沉默了很久,突然说,「你大概不知道,你现在哭成这样,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语气很淡,表情从容,平静地陈述一个他不再爱我的事实。

那一刻,我的世界轰然崩塌。

6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收到闺蜜的语音,说她已经知道刚才发生的事了。

就算是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她嗓音里的浓浓愧疚。

愣了好几秒,我明白过来。

那时我和闺蜜去爬山,回来没打到车,闺蜜就让她哥来接。

闺蜜是重组家庭,她哥先前一直在国外定居,当时刚回国,所以我也没见过。

谁知电话一直没打通,闺蜜也没办法了,打给了刚好在附近谈生意的朋友宋淮。

我和宋淮也是这样认识的。

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闺蜜才会那么自责吧。

紧接着,闺蜜又发了一条:「你别动,我们现在来酒店接你。」

我没功夫仔细思考那句「我们」,洗了把脸,站起身准备离开。

转过身,发现陈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来了。

她站在宋淮身后,安静地看着我,眼里的怜悯显而易见。

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嘲弄,和轻蔑。

7

这种眼神我太熟悉了。

这两个月,无数次她故意制造的偶遇,就是用这种隐晦又直接的眼神,看着我的。

当时我想不明白,明明宋淮对她的态度冷漠到几乎不近人情,她怎么就那么笃定,对他势在必得。

直到一个月前,宋淮第一次带我去见他爸妈。

他妈妈给我夹菜的时候,对着我脱口喊出陈佳的名字。

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口误,热情地招呼我,「佳佳,鱼肉很鲜,多吃点。」

我的手颤抖到拿不动筷子。

那一刻,他妈妈亲切的眼神,竟然和陈佳看我的眼神重叠了起来。

回到房间,宋淮立马从身后抱住我,态度很诚恳,

「我妈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刚才只是顺口,你原谅她好不好?」

我只问了他一句:

「陈佳无数次放下姿态来找你,你有动摇过吗?」

他沉默了很久。

最后,很缓慢、很坚定地在我耳边说:

「老婆,我现在心里只有你。」

语气里的坦然和无奈,让我无法再怀疑。

但是那一整晚,我们没再说过一句话。

甚至,他以有工作要处理为由,睡在了书房。

8

思绪回到现在。

我木然地看着面前的两人。

那种被背叛、撕裂般的痛楚,在刚才的事情中一点点地滋生,又在这些被我刻意忽略的细节里,肆无忌惮地叫嚣、蔓延。

宋淮是我的初恋,是我这二十几年来唯一想共度一生的人。

可我却不是他的,两种都不是。

他自始至终想要的人,只有陈佳。

路过宋淮身边的时候,我强压着翻涌的情绪,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

「明天的婚礼取消,我们今晚回去后都跟爸妈解释清楚,所幸没有领证,他们应该会理解的。」

没等他答话,直接离开。

身后宋淮好像在喊我名字,但又被陈佳叫住。

出了酒店,才发现雨还没停,朦胧的水汽氤氲在半空,雾蒙蒙的。

夜色渐浓,冷意止不住地往身上袭来。

看了眼手机,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没有任何消息。

头顶一把伞遮住阴霾的天空,握住伞柄的手指白皙修长。

我愣了一下,以为是赶来的闺蜜,「晓——」

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睛,另一个「晓」字被咽了下去。

「沈之年?」

或许是伞柄向我这边倾斜的缘故,沈之年的头发有些湿了。

他正低眸看我,淡淡应了一声,「晓晓在车里。」

怔神间,我已经跟他上了车。

刚坐下,就接到了我妈的电话,

「小宋都跟我讲了,多大点事啊,说不结婚就不结婚,非得把我气死你才满意吗?」



未完待续……

标签:我的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