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情人节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8:46:17 游戏攻略 143 阅读

情人节到了。


不管与昨天相比,我们的生活有没有起色,但是仪式感要让我们抬抬眼睛,看看这个特殊时期的爱。这个春节太不普通,它来了像没有来,过去了又像没有走。情人节是一个节点,愿大家关注时间,珍惜眼前人。祝新的一年不只在网上吃糖,也有贴心爱人在身边,牵手度过难与甜。


武侠江湖中有情侣剑,网红世界里也有情侣博主。


不管是热血江湖,还是赛博空间,都有一个常识:出了名的情侣不是小角色,只是在彼此都是小角色的时候,练出了一个1+1>2的大“杀招”。

现代情侣网红们的“杀招”,写在他们的“爆款”里。

某一个彼此相处的瞬间,爱的流露,被记录了下来后,赋予了一对普通人微妙的高光,不管是争吵、惊喜,还是互动、意外,都渗出一股甜蜜。这些“高糖”片段一旦成为“爆款”,情侣们就能一夜走红。在平台算法的推动之下,粉丝像潮水一样涌来,观看他们的爱情。

围观别人谈恋爱,在过去被称为“八卦”,那是窃窃私语、是三姑六婆、是窥私偷拍,但在如今婚龄渐晚、单身人数渐多的中国社会,却前所未有地成为了一种潮流、一种共享。

我们这一代人,就这样自然地,走进了恋爱的网络“播放室”里。

浪漫世界

“妈妈,我被人求婚了(爱心)”,“She Said Yes”,丁钰琼和张子凡的爱情在2019年4月1日迎来了一个微博热搜。这也是他们的恋爱三周年纪念日。

求婚发生在他们一起住的小房子里。

丁钰琼回到家之前正在生气,打开门,收到一束红玫瑰。她迷迷糊糊地进屋,不一会儿,张子凡求婚了。

即使这位1994年的男生,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偷偷准备,最后也算不上是一次多么精致、奢侈的求婚。家里堆积的毛绒玩具都没来得及收,房间里鞋盒子摞得很高很满,有一点碍眼。

但是黑色的布帘子一拉开,另外半截大厅里,气球飘着,蜡烛、彩灯都亮着,他们的好朋友,原本身在沈阳、宁波、北京、温州的,蜂拥出现在面前,女主角丁钰琼就开始掉眼泪。这时候的张子凡,悄悄换上了一身帅气西装,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向女孩唱情歌。

4月1日的求婚,被制作成了“老张与叮叮”vlog里的第32期,叫作“一个男孩对一个女孩全部的爱”。

12分钟的短视频,以男生的视角,记录了从筹备到求婚的全过程,至今,微博单平台播放量是2700多万次,超过了微博上绝大多数的影视明星单条短视频的播放量。

丁钰琼和张子凡求婚Vlog截图

网红求婚很新鲜吗?并不,一搜索一大把。他们的布置精美吗?一般般,比电视剧场景要差一截。

那么,粉丝们到底在看什么?

张子凡在求婚之前,有一个场景是对着镜头说话,他的紧张显而易见,长长一个深呼吸后,声音还是打颤。这个反应,真实得像是我们身边的哪个朋友。

或许,观众们爱看的,就是这种“没有剧本的真人CP”,他们在视频里流露感情,比电视剧真实一点,比生活要简短一点,他们给粉丝们营造出来的,其实是一个更真实的浪漫世界。

浪漫一旦真实,给人的代入感是剧烈的。这颗“糖”,普通人逃不掉,演过偶像剧的女明星一样逃不掉。

在恋爱综艺《心动的信号》中,明星杨丞琳,围观素人男女谈恋爱时,全程投入真情实感。看好的一对男女告白成功之后,她激动到在录音棚尖叫,流着泪“警告”:“拜托你们好好在一起哦,不然,我真的会生气的!”

受人关注的情侣博主还有很多,比如阿油和陈怡、芒果宓和苍南派、黄元甫(Roy)和李佳迅(Sue)、流星锤老爹和没牙姨,曾经的阿沁和刘阳等。

他们又有各自不同的情侣“技能”。如同杨过和小龙女在终南山练习玉女素心剑,令狐冲和岳灵珊在华山瀑布创下冲灵剑法,《鸳鸯刀》中七十二招威不可当的夫妻刀,网红情侣们也各有千秋。

情侣博主流星锤老爹和没牙姨

老张和叮叮以真挚取胜,定期回答恋爱疑难问题,分享恋爱小技巧;芒果宓和苍南派走搞笑段子路线,擅长使用幽默的文字来记录日常片刻;流星锤老爹和没牙姨,则是一对白发情侣,他们的年轻加起来超过140岁,擅长用浮夸的小剧场表演,而不是真实的日常生活来吸引粉丝。

情侣博主们的推送各有花样,但本质上,都是在秀恩爱。他们的取材大多是“非虚构”的,但呈现结果,与言情小说、爱情电影没有太大区别,一样地让人沉迷“浪漫”。

甚至可以说,近些年来甜宠电视剧占据主流,内容却越走越偏,热衷“高门大户”“神仙、皇族”的恋爱,已经放弃了“平凡人可代入”的黄金准则。这一块粉丝经济的宝地,已然留给了与普通生活更贴近的情侣博主们。

恋爱买卖

2019年,是网红经济大爆炸的一年,也是“网红”定义被颠覆的一年。

过去,人们提起网红,首先想到的是锥子脸,现在人们想到网红,则是各种各样风格的人。分手上热搜,“沸”了两天的情侣阿沁和刘阳,卖口红大喊“OMG”的男生李佳琦,唱粤语歌的东北老舅……一些小圈子里的红人,开始得到了大众关注,热度甚至超过一般明星。

情侣博主也得到了广告主的青睐。2018年就有新榜数据显示,最受广告主欢迎的网络KOL中,情侣博主排名第三,仅次于搞笑段子类和美妆类博主。而2019年,在网红行业红利之下,情侣博主的广告优势进一步显现。

网红,愈发变成了一门职业。即使一些情侣最开始是意外走红,但一旦开始“营业”,工作走上正轨,恋人就会慢慢转变成生意合伙人。

夫妻档口是有优势的,最起码体现在人力上。

两人搭配,干活儿不累。“和你一起环游世界拍照,就是一口气做了三件最爱的事情。”这一句曾经的梦幻话语,背后是全职旅行博主的巨大工作量。黄元甫和李佳迅也是一对全职旅行博主,这对情侣,一起工作4年以来,早已形成了一套高效的分工合作机制。在2019年推出的《Roy&Sue全球旅居:千百种生活》系列短视频中,他们一年旅居了12个地方,每一次旅行,就像2个人的综艺团队,女生做策划和导演,男生负责拍摄和后期,偶尔共同出镜,但各自做擅长的事情。

情侣博主黄元甫(Roy)和李佳迅(Sue)

恋爱网红的另一个优势是,两个人的看点,比一个人要多。

对于情侣来说,他们的很多可爱细节是只对恋人展现的,一个人时,就无法面对镜头散发魅力。两个人互动,在一起玩闹的时候容易放松,擦出新的火花,而一个人,就只能对着机器,假装和远方的粉丝朋友们讲话,一不小心就感到尴尬。

当然,在接广告的时候,情侣的风格可以更多样,不仅双方有各自的领域,放在一起还能主打情感牌,排列组合起来,广告覆盖面也比单人博主更大。

网红经济、广告红利,催爆了2019年的网红市场。

Z世代的网络新青年,一手举起相机,一手牵起恋人,就冲了进来。这些情侣们,从小顶着叛逆一代的名声,伴随着网络长大,他们愿意向网友们共享自己的爱情故事,甚至热衷表演爱情小剧场。红红火火的市场中,原本一些老牌的情侣网红,也日渐开拓出了更多的业务。

比如,芒果宓和苍南派在生育之后,快速给自己的宝宝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作为“爱情结晶”的生活在线播报。如今半岁的女儿,已经拥有了16万粉丝。这对情侣博主,也顺利地进军了育婴市场。

但是,对亲密关系全角度、多方位的记录和推送,也让情侣博主们十分困扰。

“美好和恩爱,是不是演出来的?”这几乎是所有情侣博主都会受到的质疑。

随着广告收入的增多,感情一旦和钱扯上关系,粉丝们的质疑就会日渐增多。

逢场作戏、扮演恩爱,确实是有过先例的。阿沁和刘阳的分手,之所以闹上热搜,就是男方在恋爱后期一边劈腿,一边秀恩爱,撒“狗粮”。粉丝们全心全意嗑的一颗“糖”,转眼就变成了“玻璃渣”。

前情侣博主阿沁和刘阳

而情侣博主们作为内容生产者,内容的枯竭、人气的消散,都是头上的紧箍咒。

他们的工作与生活,利益与感情,紧紧缠绕在一起。

情侣博主不仅要像普通恋人一样,解决爱情的难题,也要处理工作上的捆绑。因为他们的感情一旦消散了,事业就可能会遭遇危机,但过分注重事业,无疑也会让感情承受压力。这是情侣博主们特有的困扰。

即使是真爱情侣,在成为网红之后,也面临着很多考验。

有一个对比很残忍。对于普通人来说,在生命中遭遇一个甜蜜片刻,会放在心底珍藏铭记,对于一些情侣博主来说,一个美丽时刻,如果不为人知,没有创造出商业价值,就是令人可惜的。

单身市场

我们国家的恋爱市场,已经发生变化了。

无论从国人离婚、结婚数据,还是综艺娱乐题材的走向来看,都是这样。

近年来,我国离婚率升高,结婚率走低,以至于有社会学家感叹,“中国家庭在火速崩溃,中国婚姻在迅速终结”。网络上关于“单身社会”“低欲望社会”的声音,也越发洪亮。

而早年风靡省级卫视多年的相亲节目,如今全不见踪影。真正的相亲市场,已经下沉到各城市的各大公园,由白发家长亲自操办。

“谁提相亲谁不行,恋爱节目2.0”,才是当下情感服务类大型综艺节目的套路。以《我们恋爱吧》为代表的一类明星“假想情侣”节目,也在2019年走向了升级版,比如《心动的信号》,就是一群明星,围观素人真实“谈恋爱”。

情侣博主阿油和陈怡

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困惑的局面,一方面是我国的单身市场越来越大,且有继续变大的趋势,另一方面,这一届的年轻人却在网络上表现得非常沉迷“恋爱”。

2019年的电视剧,也惊人地符合这一观察。观众们不再谈论“经济适用”,也不希望“有情人多磨难”,而是压倒性地强调“情感质量”,以至于有的电视剧从第一集开始,男女主角就双向绑定,稳定恋爱。

情侣博主在线谈恋爱,大受欢迎,也与这个趋势相关。他们的推送内容,比电视剧更真实、亲民,也比电视剧更精准打击,主题就是恋爱,花式发“糖”。

但实在令人困惑,为什么“这一届”粉丝们宁愿单身,沉迷别人谈恋爱,也不在自己的生活里争取呢?

一个流行的回答是这样的:围观恋爱博主,就像是去撸别人家的猫。可以享受一百种它的可爱,却不用承担给猫铲屎的麻烦。

这个回答十分“佛系”,也十分清醒,但是仔细去观察,是能找到一些关于爱的偏见的。

这个偏见,叫作“浪漫”。

老张和叮叮赚够大家的眼泪,他们的相爱之初,是张子凡对丁钰琼的一见钟情;Roy和Sue是高中同学,他们都爱唱歌,最后辞掉工作一起环游世界;芒果宓和苍南派在一起,是因为对方给她做了一个“购买”自己的专属链接。

几乎每一个受欢迎的情侣故事都是浪漫的,仿佛爱情没有第二个样子。

刘阳的热门微博截图

刘阳和阿沁分手的时候,有一句广为人唾弃的“渣男”语录:“摸你的身体就像是在摸自己。”

这也是一种对“浪漫”的执拗。看得出来,作为大众爱情典范的情侣博主本人,也在秉持着这样的信念,“爱情是浪漫的、激情的、性欲的、亲密的”。如果它变了,就是分手。

其实,浪漫爱情的观念,历史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甚至更早,但是从未有过一个时代,像我们像今天一样迷信“浪漫”。

我们的互联网上弥漫着最浓郁的浪漫情怀,它只允许爱情浪漫,而把一切平淡的、琐碎的、世俗的,都踩在脚下。

或许,人,天生就是具有多样性的,根本不存在一种能单独限定我们的事物,因此我们不可避免地会经历不同类型的爱。

它可能是平淡的,可能是沉默的,可能是经济适用的,也可能是浪漫的。只有我们拥有了识别各种“爱”的能力,才不会被培养成那一种唯一期待“浪漫”的模样。

但事实可能是这样一种悖论:看过越多网红谈恋爱,我们就越陷在单身之中无法自拔。


作者 | 陈舟

排版 | CAT

图片 | 部分来源于网络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标签:情侣 他们 没有 情人 什么 他们的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