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村庄大张淡度过的童年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8:21:21 游戏攻略 110 阅读


文: 高明


大张淡

鲁北平原上的一个普通村落

六百多年前由山西洪洞县移民迁至此地立村

本文描述的是大张淡村本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情景


(一)

洋槐树下阴凉一团团

老榆树上榆钱一串串

南崖头地瓜蔓一片片

东洼里青纱帐一望无边边

门楼子底下的麻雀叫连连

杨树梢上的知了唱起来没完

高家湾边爽朗的笑声传的远

路过这里的是生产队的女社员

大娘站在门口纳鞋底

二婶坐在树下织栏杆(花边)

干活不耽误闲聊天

无非东家长来西家短

母鸡下蛋蹲鸡窝

家狗执勤把门看

鸡鹅蹦跳在庭院

狗猫撒欢在跟前

谁家二小子调皮地上打滚

他爹不舍下手揍只是叫喊

村庄生活好悠闲

说着道着又一年

冬去春来大地醒

归燕衔泥筑巢在屋檐

辘轳打水井绳绕着柳木轳头转

庭院里大磨盘推出的年轮一圈圈

梦中依稀我的童年

就在故乡大张淡


(二)

串串手编的大蒜辫挂满了窗前

窗户棱子贴的剪纸描绘着丰产

屋檐下挂着剥光的棒子黄灿灿

墙根底下咸菜缸里咸菜装满满

天井里的老梧桐树花开满树冠

西坡里的辣椒只只红透半边天

村口西望远眺着瓜果丰收的甜

大小街巷流动着孩子们的童年

风箱呱嗒响柴禾送灶头忙做饭

灶头后面老土炕也被烧的暖暖

遇阴天干燥柴禾早备在灶头前

不然湿柴做饭满屋炝人的浓烟

独轮车推种子挂襻的是年轻汉

牛拉地排车驮肥料有人把牛牵

村民一年到头忙在地里把活干

生活轨迹基本不离小村大张淡

要出门先借自行车等回村再还

因为那时候交通工具少的可怜

村庄里乡亲一天到晚乐乐呵呵

物质虽然少但快乐其实很简单

户户家家把吉祥话语写成春联

寄托朴实村民对好日子的期盼


(三)

摇波浪鼓进村的货郎汉

泥猴红头绳要拿破布换

敲梆子来的是卖豆腐

豆子八两能换豆腐两斤半

听到“磨剪子来锵菜刀”

帮助奶奶收拾钝头刀剪往街上搬

闻声“锯盆子锯碗锯大缸”

老匠人把破碗修的和原来难分辨

剃头匠挑一头热一头冷的扁担

走村串巷把生意揽

逢二逢七的张淡集

十里八乡都来村庄把集赶

热火朝天的写管作坊

制作毛笔工艺不简单是祖传

平时攒够了知了皮

拿到联社(供销社)换小钱

养鸡养鹅下的蛋

基本都到联社换成酱油、醋和盐


(四)

柴火烙的白面饼

夹上葱花炒鸡蛋

杂粮五谷摊煎饼

随手扯根大葱卷

粮食换回的狗杠子鱼

包上面皮一起煎

过年才吃到的肉饺子

含在嘴里不舍得咽

热气腾腾的棒子面粥

一口气就能喝三碗

地瓜干磨粉蒸的黑窝头

咬一口筋道有些甜

石磨磨出的豆腐汤

配上野菜做的扒拉子饭

难得美味臭虾酱

就着下饭实在咸

开春头茬香椿芽

不舍得吃只能当咸菜腌

餐餐都有保留菜

生吃大葱口拌大蒜

做饭只有烧柴禾

饭时村庄家家冒炊烟

全家老小忙一天

围着锅台吃三餐

邻居吃饭不讲究

门口聊天把饭碗端

家狗目不转睛盯着饭碗看

鸡鸭喧闹跟在她后面转

村民生活很知足

尽管条件朴素又简单

童年也有烦恼事

天不亮叫醒推磨和推碾

一晃过去三十年

如今只有在梦中回到儿时家园


(五)

葡萄架下听故事

南墙根下玩泥团

柳树枝条拧口哨

嚼口面筋把知了粘

鞭子抽打陀螺转

食指固定拇指把玻璃珠弹

双手一撑翻毛绳

两只巴掌玩包袱,锤子和刀剪

伙伴一群摔纸包

比赛打饵(一种游戏)谁的远

地上画线跳格子

赢者一口气喊着跳完不间断

跳绳踢毽需要弹跳好

小妮专属男孩不和她们玩

最不喜欢的游戏是当娘们

男孩女孩模仿做饭玩盆盆和罐罐

最威风的玩具洋火枪

就是做枪用的自行车链条难讨还

树杈和胶皮条做的弹弓

打鸟瞄准把技术考验

有空跟着大孩子转

偷瓜摸果在村子把胆量练

大年三十没有央视春晚看

更精彩节目是中街东头和西头的炮仗战

二踢脚当作高射炮

二凌花手抓点燃再扔到对面

大人们往往也来助阵

战事持续到后半夜两三点

如今这些游戏已经少人知

难回到三十年前的大张淡


(六)

初次离村和伙伴去城里是八岁那年

好像刘姥姥要进大观园

提前几天就兴奋

把手、脸洗干净把最新衣裳穿

沿着公路步行两小时

看到汽车过来害怕提前路边抱树干

广饶城里真热闹

比村里人多生人面前不腼腆

吃饭就在西关饭店

买包子吃再喝开水不要钱

东逛逛街西逛逛店

一晃儿神就过去了一天

每人带的五毛钱快花完

最后到照相馆合影做留念

照相完还剩钱五分

买支冰糕一人吃一半

那时没有公交车

赶紧走路回村趁天黑前

县城之行好难忘

青涩童年闯荡外部世界头一番


(七)

时间如梭光阴似箭

三十年过去好像一瞬间

村庄变化年年有

乡亲一代代相传

当年村庄度过青涩童年

如今双鬓被白发占

回村年轻人不识

当年很多乡亲要认半天

手拉伙伴不放手

乡音入耳把这些年经历谈

当年小子今天汉

东南西北走遍遍

千山万水不算远

心中总把村庄念

鲁北小村大张淡

梦中永远是我的家园


(八)

今日回到大张淡

谷雨过去近夏天

麦苗青青穗欲满

野花盛放在地边

槐花飘香四处散

梧桐花开正鲜艳

老人抱孙家门玩

孩童少年街上窜

青年离家鬓白返

记忆场景已变换

问罢榆树问麦田

哪里找到我童年


欢迎通过百度,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搜狐,腾讯,搜狗等搜索大张淡,探寻大张淡这个小村的故事……

1.我家的葡萄树

2.土炕的故事

3.那年我村种棉花

4.故乡大张淡当年的记忆

5.难忘当年的毛鸡蛋

6.那些年我们一起挖野菜

7.大张淡

8.大张淡故事之台湾来信

9.大张淡故事之姥爷的天津卫

10.大张淡的美丽传说

11.那片曾经发生过故事的土地

12.大张淡过年秧歌锣鼓响

13.吃水饺,走亲戚

14.广饶话,看电影

15.媳妇迷,地瓜膘

16.村庄下雪了


标签:村庄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