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将军的小娇妻「完」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9:26:23 游戏测评 79 阅读

前文链接:【1】 【2】 【3】

我必须承认一件事,那就是乌云归改变了我。

他如骄阳般闯进了我冰冷的世界,让我枯燥无味的生活多了几道明艳的色彩。

我贪恋他身上的温暖,甚至忽视了男人靠不住的这句真理,因为现在的我只想沉溺于眼前这美好的世界。

直到我在街上看到那只发簪时,我才意识到,再美好的世界也会有消失的一天。

那天我本想跟着云暖出府逛逛散散心,却不想刚走到布庄前我便看到了那只发簪。

那发簪还是如我记忆中般鲜红,半开的木槿花依旧还是那般娇娇欲滴,只是戴着它的人,不再是我的母亲。

我还记得那日,我那所谓的父亲将这发簪送给我母亲时,我母亲脸上的笑意有多深。

她如个小姑娘般将那发簪插入发间,一个劲地问我这发簪有多好看。

不过就是个珊瑚木槿花簪,竟也能惹得我母亲这般欣喜。

可才不过一年,我母亲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她收起了发簪,不再为那人喜或悲,仿佛她从未嫁过那人一般。

而现在,曾经被她视若珍宝的发簪,正插在别人头上。

我原以为是我眼花了,可当那女子回头时,我才意识到,我绝没有眼花。

那人的眉眼与我母亲有五分像,只是她故作高贵的模样,与我母亲有着云泥之别。

“孽女!”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巴掌就已经扇在了我的脸上,我摔在了地上,发麻的脸庞让我想起了在宋家的种种。

乌黑潮湿的屋子散发着腐朽的味道,一个个如木偶般的女子端坐在四周,她们脸上没有多余的神情,就如同死尸一般。

我在她们跟前学着礼仪,而我的母亲则跪坐在我身旁,若是我出了错,她们便用藤条抽打我母亲的小腿。

我的哭声会淹没在雨声中,我若哭得越大声,我母亲就会被打得越惨。

还有那可怜的春娇,年初还一脸喜意地跟我说过几个月她就要回乡下嫁人了。

可她却没能等到那一日,才过了几天她就衣不蔽体地被人从我大伯父的屋里拽了出来,厚重的木板拍打在她的身上,鲜红的血液连同她的性命伴着雨水滚落在地上。

春娇是不会勾引人的!

我替春娇求饶,可换来的却是一顿毒打,她们打的人不是我,而是我那可怜的母亲。

连个女儿都管教不好,宋家娶你这样的媳妇有何用?

这是那群人常说的,明明都是女人,那群如同死尸一般的女人脚底下踩的却全是女人的尸体!

吊死的兰姨娘,溺死的春雨……

一具具尸体从宋家抬走,就连我的母亲,也是一般。

若非那人,我的母亲现在应该活得好好的!!

我抬头看去,那人的脸上已经长出了细纹,可他那丑恶的嘴脸却没有因为岁月而变得柔和。

那个戴着发簪的女子一脸惊慌地看着我,她错愕地看着站在我面前的那个男人,而后收起惊恐装作温柔地走到了那男人身旁。

不用说,那又是个如我母亲般可怜的女人。

四周的议论声朝我耳旁传来,云暖从远处跑来,她扶起我将我护在身后,稚嫩的身子仿佛一堵坚不可摧的城墙般。

可城墙的那头,站着的不是人,而是吃人的野兽!

【十五】

“你干什么!”云暖挡在了我的身前,她抽出了手中的剑,而那人身后的护卫也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乌家?”那人看着云暖身上的令牌沉思了片刻道,“你嫁人了?未经本父允许,苏家竟敢把你嫁了出去!”

我躲在云暖身后不敢出声,仿佛身上的力气都被人抽走了一般。

我又想起了那个雨夜,想起了那人的铁拳如雨般落在我母亲的身上的那个雨夜。

我躲在衣柜里,等到那人走后我才敢从衣柜里爬出。

我的母亲安慰我,说苏家的人很快就会来接我们母女回家,回到满是鲜花的京城,回到春光明媚的京城。

可是,陇西的雨下了好久。

我的母亲没能等到雨停,也没能活着看到京城的繁华。

那人把我和母亲锁在屋里,豆大的雨水敲打着屋顶的瓦片,在那潮湿冰冷的屋中,我的母亲渐渐没了呼吸。

她临死前总盯着屋外枯死的老树,眼里满是泪光,她说她不后悔嫁过来,她只后悔动了心。

我以为我会如我母亲说的那样,忘了宋家的种种,在苏家好好活着。

可是现在,当我再次见到那人时,我才明白,有些事是无法忘了的。

我想起了大雨滂沱的陇西,想起了冰冷黑暗的宋家,想起来流淌的鲜血与无尽的殴打。

我害怕极了,明明太阳就在我的头顶,可我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突然,一只大手握住了我的手,我转头看去,便看到了乌云归。

“谁打的?”

他低头摸着我的脸温柔地说道,可我却没有回答他,我在想,那人以前是不是也是这般对我母亲的?

先是装作万般宠爱,没了价值后将她扔到一旁,乌云归也会这样,对吧?

“他打的!”一旁的云暖替我告状道,只见乌云归大步流星地朝着那人走去,紧接着两道巴掌声从对面传来。

那些护卫想要拔刀,可却被乌云归的眼神吓退了。

“走吧。”乌云归逆着光朝我伸出了手,只是这一次,我没牵起他的手。

可乌云归却将我抱了起来,他想要带我回府,可那人却拦住了他。

“没我的允许,我看谁敢带走她!”那人拔出刀,一副要鱼死网破的模样。

乌云归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人,过了好久,那人才放下手中的武器让出了路。

我再次被乌云归抱回了院子,只是这次,他再也没有拿我寻开心。

我们一个躺在床上发呆,一个坐在书桌那写东西,谁也不理谁。

过了许久,乌云归突然说道:“我怕你不信便骗了你。”

我没理他,现在的我谁也不想理,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待会儿。

“其实,我早就见过你了。”乌云归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丝毫不在意我的不理睬。

“八年前,我去陇西游学,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叫宋怀玉的公子哥,他跟你一样,年纪轻轻就老气横秋,跟个老头子似的。”

宋怀玉,宋家二房的嫡长孙,我倒是见过他一次,那次他还抢走了我的玉佩。

“有一天,他连夜冒雨跑来找我,一见到我便求我帮他送信给京城苏家,说再晚些就会闹出人命了。”

一听到这话,我的呼吸就变得急促了起来,八年前正是我母亲离世的那一年,这事定与我母亲有关。

我看向了乌云归,他继续说道:“我没答应,我让他找别人送去,谁知道他直接跪了下来。”

“他说,宋家把寄往京城寄的信都拦了下来,除了我,他找不到第二个可以帮他送信到京城的人了。”

说着说着,乌云归便掏出了枚玉佩,那是我的玉佩。

那枚被宋怀玉抢走了的玉佩,我原以为我这辈子也见不着它了。

“跑死了两匹马,我才把信送到京城。要不是为了这枚玉佩,我才不做这亏本买卖。”

“谁知道我回陇西拿这玉佩时,宋怀玉竟然跟我说这玉佩是他从他堂妹手里抢来的,我好歹也是个正人君子,这种赃物我自然不会要。”

“为了还这玉佩,我又从陇西跑回了京城,谁知道溜进苏府没找到他所谓那秀外慧中的堂妹,只找到了个躲在衣柜里哭的胆小鬼。”

“那糖葫芦跟布偶,该不会都是你给的吧?”

我突然想起了刚到苏府时,那时不时出现在我桌上的小玩意……

“我给我妹买的时候,顺路给你带的。”乌云归解释道。

我又不傻,苏府跟乌府可不顺路。

看着乌云归,我隐隐觉得他跟那人不一样。乌云归对我的喜欢,好像不是装出来的。

就在这时,乌云归朝我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他方才写了许久的东西。

我接过一看,和离书三字赫然映入眼帘。

【十六】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高兴还是悲伤,若是拿了这份和离书离去,我既保得颜面,又可以拿到乌家不菲的补偿。

可我又觉得难过极了,我不懂乌云归为什么要给我这封和离书,明明前几日他才跟我说他图我这个人,而现在?

屋外的太阳被乌云遮盖,又一场暴雨将要来临。

乌云归低下头擦干了我脸上的泪水,他温柔地说道:“我能感受到你身上的不安,你怕我会走,你怕我会爱上他人,所以我才给了你这封和离书。”

“若是哪日我变了心,你便拿着乌家的财产离去,不用担心被我困在这幽深的乌府中黯然神伤。”

“当然,”乌云归顿了顿而后笑着说道,“我可不会让你有离开的理由,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等到咱两老得走不动路的时候,你再当着我的面把这和离书给烧了。”

“说得比唱的好听,指不定哪天你就从外头抱回了个小姑娘呢!”

我想要傲娇点反驳他,可眼泪却跟不要钱的珠子一样往下掉,这模样怕是滑稽极了。

“那就走着瞧喽,我就怕我还没抱回个小姑娘,你就从外头拐回了个小相公,那我可就委屈极了!”乌云归捂着胸口,一副伤心至极了的样子。

他这个一米九的大汉此刻却跟个小娇妻似的,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屋外的雨终于下了下来,把整个京城都笼罩在雨幕之中,冰冷的风吹得院里的树呼呼作响。

可我却在这场大雨中安心地睡了过去,因为我知道,他一直都会守在我的身旁。

但顺心的日子还没过几日,那个烦人的伪君子竟然找上了门。

“你们姐妹二人共侍一夫,有什么不好的?”

当那人说出这么一句话时,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这人,怎么可以恶心成这样!

“你他奶奶的!”老爷子直接拍板子骂道,“大早上过来恶心人啊?还姐妹共侍一夫,你怎么不跟人共侍一妻去啊!”

“老爷子,注意素养,我们都是文明人。”

一旁的三皇子好心提醒道,谁料直接得了乌家众人的白眼,三皇子只好悻悻地摸了摸鼻子掩盖他的尴尬。

要不是因为这个三皇子,那人也进不了乌家的大门。

“我们乌家可不读书,不懂你们这些读书人嘴里的歪道理,反正我们乌家只认瑾华这个儿媳,其他人?滚一边去。”我公公气定神闲地说道。

“瑾华,你觉得呢?”那人对我这般说道,眼里满是威胁。

“嫁夫从夫,我自然是听我夫君的。”众人朝我看来,我便把这个球踹给了乌云归。

乌云归放下了手中的茶,笑着说道:“我院子小塞不下那么多人,若是宋姑娘当真饥不择食的话,倒不如去军营报效国家如何?”

此话一出,那人直接变了脸色。

“一群蛮人!”

那人气得拂袖离开,三皇子与我那姐姐跟了出去,只是我那姐姐离去前却意味深长地看了乌云归一眼。

“媳妇,我怎么觉得你那姐姐不是个善茬啊?她刚刚那眼神好像要杀了我似的。”乌云归靠在我耳旁说道。

“你死定了,”我打趣道,“我那姐姐最记仇了,不过她性子好,不会轻易弄出人命的。”

虽说我那姐姐是那人从外头抱回来的,可我跟她的关系却也不错,她小时候没少替我出气。

只是后来我娘跟那人的感情变了后,我便跟她疏远了,却不想,她竟然到了京城。

如我所料,乌云归果真被我那姐姐报复了。

当我看到乌云归那烈焰红唇的时候,我便知道那是谁的杰作了。

【十七】

“当日你直接拒绝就成了,干嘛嘴巴那么毒,现在受苦了吧?”我笑着说道,我当初是真没想到乌云归会说出那些话。

“哼,你那姐姐就是个小人,跟那宋怀玉一样,背后阴人的主,有本事比武啊!”乌云归委屈吧啦地说道。

谁知道,被乌云归这么一念叨,宋怀玉果真出现了。

不过,他可不是来找乌云归的麻烦……

他竟然千里迢迢来京城抢婚,还抢了王爷的婚!

最可怜的莫非我家云归了,八年前被宋怀玉坑了一次,这回,又被坑了。

番外

我那姐姐成婚之日我也去了,毕竟在我记忆里她还是个好人,可我没想到,我竟在那儿看到了我的夫君……一身红衣昏睡在花轿里。

新娘子没了,却来了个冒牌新娘子,那日的婚事成了个大笑话,把皇上气得都吃不下饭了。

连带着陇西宋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了,我那所谓的爹爹灰头土脸地坐上马车跑回了宋家。

只是可怜了我的夫君,害臊得连门都不敢出了。

“娘子,你说有多少人看到了我穿女装的样子?”云归他躺在我的怀里有气无力地说道。

“没多少人啦,也就太子、二皇子、三皇子、子月公主、安王爷、镇国公、镇国公夫人、镇国府世子、林学士……”我伸出手指挨个数了起来。

“别数了,越数我越慌。”云归立马按下了我的手指哭诉道,“往后我还怎么在京城里混啊!”

“没事啦,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美的。”我拍了拍他的小脑袋说道。

“那就……为什么是最美不是最帅?”云归他直接跳了起来,“你还说没事,你再这样子我就生气了!”

“好啦好啦,人家知错了。”我扑在他怀里求饶,谁让他女装的样子还真有那么一丢丢好看。

说起来悦安姐姐跟宋怀玉还真是个细心的人,私奔的时候还不忘给我夫君化个精致的妆。

我这边还在想着那日的事,乌云归的手就开始不老实了起来。

“你干嘛呀?”我猜到了他那心思,瞬间就羞红了脸,现在可是青天白日呢,哪有他这样的啊……

可乌云归才不理会我的想法,他用孩子的口气向我委屈地说道:“你姐姐姐夫把我害成这样,那你可不得好好补偿我一下?”

他这理由,怎么好像有点道理啊……

乌苏两家定亲前一年

“乌兄,你坐这不合适吧?”

太子不知从哪钻了出来,差点把乌云归吓得从树干上掉了下来。

“有事找我?”

乌云归假装镇定地从树上跳了下来,只是他通红的耳朵早就出卖了他。

“没事找你,就是我们哥几个冒想要看看云,谁知道看到了个登、徒、浪、子、啊!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可悲、可悲哦!”

镇国公世子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搞得乌云归的拳头直发痒。

“要我说啊,大哥你还是赶紧去苏家提亲得了,不然等会到手的新娘子跟人跑了你可就来不及哭了!”一旁的林公子冒出了个头。

“谁跟你说是苏家小姐的?别张嘴就巴巴,等会把苏家的清誉毁了,有你好瞧的!”乌云归举起拳头以做威胁。

“这还没娶上就护上了,那等娶上了不得宠上天啊!”

就连太子都这般打趣道,众人瞬间捧腹大笑,惹得乌云归白脸一红,好不热闹。

“不过说真的,你想娶就赶紧让你娘上门提亲去,不然苏家说不准明天真就给她定下婚事了。”太子笑完后便替乌云归着急了起来。

他可是眼睁睁地亲眼见证了乌云归的暗恋历程,往常不屑于参加各种宴会的人现在没少求他要请帖。

只不过能见着苏小姐的宴会那可是少之又少,但只要有,乌云归准能腾出空子跑过来。

明眼人都能看出乌云归的心思,也就只有苏家看懂装不懂了。

“不会的,苏家不会让她嫁人的。”乌云归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就知道?说不准哪天来个穷书生跟那苏小姐制造个偶遇,把苏小姐迷得不要不要的,你就是想哭都没地哭去!”

一旁的林公子再次分析道,他这话一出立刻挨了乌云归的眼刀子。

瞎说什么呢,乌鸦嘴,晦气。

“我会去迎娶的,等我立了军功达到了苏家择婿的标准我就让我娘上门提亲去!”

这话,差点要了乌云归的命。

现在的乌家如日中天,连着两代都手握重兵,就连乌云归这个黄毛小子都这么出众,那些世家贵族又怎么可能放过他呢?

于是,乌云归遭了暗算。

不是中了敌国的奸计,而是中了自己人的圈套。

乌云归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信举起刀朝着他的脖子砍来,可下一秒,那个亲信便倒在了地上。

乌云归要死了,即便杀他的人死了,可他却身负重伤活不了多久了。

他躺在血泊中朝着京城的方向看去,可他却看不到自己的心上人了。

明明想要保护她的,可他却从未走向她,因为他怕,怕那个胆小鬼把他推开,怕自己不够好没法留住她。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与其让她做个寡妇,不如像这样把心意藏在心里,只他一个人知道便好。

可惜啊,在意识消散前的那一刻乌云归还是觉得可惜。

哪怕在她哭的时候上前摸摸她的头也好啊,哪怕在她发呆的时候逗逗她也好啊,但凡他伸出手给她留个印象也好啊。

总不至于在他死了后,这个胆小鬼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而天上,两个老者默默地把手中的名录添了几笔。

一个在生死簿上划去了乌云归的名字,一个在仙家录上添上了乌云归三字,而乌云归三字旁赫然写着苏瑾华三字。

而地上乌云归的伤口竟渐渐愈合,好似从未受伤一般。

“跟仙家结缘,也算是他的福气。”一老者笑着说道。

乌家与苏家定亲前几日:

“此卦,着实诡异。”

国师冷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龟裂,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入错行了。

“我就说你不是做这一行的料,就一个卦你算了三次还没算明白。”一旁的太后直接翻了个白眼。

“谁让我师傅没交全就跑去云游天下了?”国师无力到说道,“其实吧,这卦象有起死回生之势,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这冲喜真能起死回生?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国师气呼呼地说道。

“你都算卦了你还科学依据?能不能做个认真点的穿越者!”太后直接跳了起来,“我们几个老家伙都穿越到这几十年了,就数你最没用,一个不留心就容易被人戳穿。”

“就算我被人戳穿了,这不还有你们嘛……”国师悻悻说道。

“算了,那你算出要谁冲喜了吗?要是没算出来,你就等着被老乌揍吧。”

“苏家小姐,苏瑾华。”国师回道,太后面露尴尬。

“萧梦语她外孙女?我要是敢让那婆娘的外孙女冲喜,她就敢撞死在我房里。”太后脸色一白,不过一个计划却在她心底冒了出来。

苏家的二儿媳,那可是个唯娘家是从的个猪脑袋,不如从她那下手……

番外是介绍男主死而复生、女主妹妹被选中冲喜的过程?

标签:乌云 将军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