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好玩的安卓苹果游戏就来手机游戏库
手机游戏库欢迎您!

《创战纪》第四十二回 受袭-调虎离山

手机游戏库 2022-11-24 18:50:18 游戏测评 57 阅读

众人送静雨和白无敌上车,挥手告别后,岳馨瑶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但是她心里又开始犯难,虽然现在已经查到杜屿的下落,可是自己却没有任何能和冥界联系的方式。那束彼岸花除了有迷人心魄的功效,再无其他。她试着对着彼岸花说话,希望对面能给点回应,可惜对面什么回应都没有。她也曾派人去各地探访东岳庙的位置,但是均不了了之。

另一边,静雨和白无敌正坐在长途客车上。竹老所在的蒙顶山距离扬州极远,所以他们需要转乘几次才能到达终点。

白无敌和静雨挨着坐,客车一路颠簸,摇得她十分舒服。好像他们两个并不是在逃难,反倒是新婚的小两口度蜜月似的。

白无敌看到坐在她右前方的是一个年轻妈妈,年轻妈妈带着个六岁大的小男孩。小男孩像是第一次出远门,对什么事物都新奇的不行。一路上叽叽喳喳,等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了,便趴在座位上,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偷偷地望着白无敌。白无敌长得这么水灵,自然会对小孩有莫名的吸引力。

白无敌冲着小男孩咧嘴笑了一下,小男孩便害羞的将头缩了回去,可没过一会,又冒出来偷偷的看白无敌。

白无敌看到静雨一路上只是望着窗外沉思,便凑过去看着窗外问道:“你在看什么呢,是有什么风景好看吗?”

“没有,我只是随便看看。”静雨回答。

天渐渐黑了,客车也驶入了山路。在颠簸之下,白无敌感到困了。她的头一歪,轻轻地靠在了静雨的肩膀上。静雨下意识的一抖,白无敌便醒了。

“你干嘛!”白无敌道。

“你干嘛?”静雨反问白无敌。

“不就是借你的肩膀靠一下嘛,真的是。”

“白姑娘请你注意我们之间的关系,男女之间能随便这样吗?”

“我们什么关系。”白无敌笑道,“你知不知道,你受伤的时候,可是我帮你换衣服上药的呢!”

静雨的脸噌的一下子红了。白无敌继续说:“你要是这么介意,那我,那我,嫁给你好喽!”

“啊,你胡说什么。”静雨的脸此时就像一个熟透了苹果。

“怎么样,我敢嫁,你敢不敢娶嘛!”

还没等静雨回答,车顶上突然传来咚的一声闷响,像是什么东西撞到了车顶上。

司机急忙踩住油门,一个急刹车将客车停住了。

“什么情况!”乘客们都从昏睡中清醒了过来。

“不会是有落石吧!”有的人甚至打开车窗探出身体往车顶上察看,但又被旁人拉了回来。

“小心点,别被其他落石砸中了。”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车顶上突然传来了金属刺耳的尖锐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顶上划拉着铁皮。

黑夜中,这诡异的声音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车厢内的乘客一下子安静了。

显然那不是落石,是有什么东西在车顶上。

突然,年轻夫妇的车窗被打碎了,一只手迅猛地伸了进来,抓住那小男孩便拖了出去。女人猝不及防,发出了一声尖叫。大家只看到一个黑影抓着小男孩,隐入山林里不见了。

山林里传荡着小孩的哭嚎。

乘客乱作一团,车厢里充满了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惊吼声。

“那是什么东西!”白无敌站起身,惊讶道。

“我的孩子被抓走了!一定是人贩子,人贩子抢孩子啦!”女人哭喊起来。

“怎么办,报警吗!”有些人掏出了手机。

女人想要下车去追人贩子,但是司机牢牢关死了门不让她下车。的确,现在黑灯瞎火的,女人一个人进入山林也是找死。

“有没有人帮帮我,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年轻妈妈全然不顾及自己的仪态,对着车厢里的乘客跪下磕起了头。

白无敌心中不忍,叫道:“我帮你去把他追回来!”说完,还没等静雨反应,一个翻身便蹿出了窗外。

男人们见一个年轻姑娘都如此勇敢,也都坐不住了。纷纷嚷嚷着让司机开门。就在司机犹豫要不要开的时候,车子突然剧烈震动了一下,牢牢焊死的车门,居然被人徒手拆了下来。

乘客们都呆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大家立马回到座位上,不要乱动!”静雨突然心里有种预感,刚才那个根本不是人贩子,而是有人冲他而来!乘客们连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一个男人走了上来,这男人面色灰黄,脸色阴郁。身材略显发胖,唇形浅薄而弯,以至于就算是正经严肃的样子,看起来都像是带着一丝讥笑。

“你是谁?你是干什么的,你赶快给我下车,不然我要报警了!”司机站起身对着这个男人叫道。

男人右手一挥,司机的喉咙就被他用指尖切断,鲜血喷满了整个挡风玻璃。司机捂着喉咙,说不出话,瘫软在座位上。

乘客们见状,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

“吵什么吵!再吵得都得死!”男人皱眉喝道。

乘客们顿时噤声了,缩在座位上不敢动弹。唯独静雨站了起来,冷眼看着这个男人。

中年男人看到了静雨,微笑了起来,说道:“不好意思,让静雨殿下受惊了。在下辛食仁,受人之托,要你跟我走一趟。”

“如果我不跟你走呢!”静雨冷声道。

“如果你不配合我们的话,当然可以。”辛食仁耸耸肩,紧接着眼神里透露杀气,“整个车厢的人都将要为你送命。”

“你!”静雨的手死死地捏住了座椅。

辛食仁歪了歪头:“你自己选择。”

静雨看了看四周的乘客,看到男人们铁青的表情,女人们惊恐的神色。如果换做是以前,他可能毫不犹豫地就和对方开打,但是跟岳馨瑶他们相处过一段时间后,他对于生命有了改观。他有信心对抗前来的辛食仁,但是一旦打起来,整个车厢人的性命恐怕……

终于,静雨开口道:“好,我答应跟你走。不过你要答应我,你得放过整个车厢的人。”

“当然!”辛食仁道,“我们的目的就是你,只要你肯乖乖听我的,我就不会对这些东西下手。”

他拍了拍手,车子又上来一男一女,两人抬着一个巨大的木头圆桶。

“这是!”静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东西你很熟悉吧,你们灵猫族特有的澜香桶,只要你配合我们乖乖地坐进里面,我们就答应你立即离开。”

静雨呆住了,这澜香桶是灵猫族特制的桶,向来都是灵猫一族不向外人说出的秘密。灵猫族没有什么弱点,但是一旦闻到澜香木的气味,便会全身无力。只要灵猫族人坐进这密闭的桶里面,就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澜香木在世间罕有,全部都被灵猫族的祖先收集起来,制成了这七个桶。这也是灵猫族用来关押重犯才使用的酷刑,族人称之为澜香刑!这些桶向来都是灵猫族的国王才能使用,为何他们会有这个?

“你们和狮心是什么关系!他怎么可能把这个借给你们。”静雨愤怒了,这狮心竟然向外族人透露了只属于灵猫族才知晓的秘密!

“这你不用管,你只需要听我的吩咐,乖乖坐进去便是。”辛食仁说道。

静雨犹豫了,这等于说,一旦他坐入了这个桶,他就等同于任其宰割。

辛食仁有点不耐烦了,说道:“怎么样,你答应还是不答应,我再给你十秒钟考虑,十……”

“不用数了,我和你走。”静雨回答。

“好,殿下果然爽快。”辛食仁朗声笑道。

在众人的目视之下,静雨走过去,坐进了澜香桶里。辛食仁等盖上盖子后,瞟了车厢上的人们一眼,舔了舔自己手指上的血迹。

“真可惜这满车的芳香馥郁了。”

说完,三人便抬着木桶下了车。

乘客们见他们下了车,都松了一口气。

辛食仁刚走下车,许是受了刚才鲜血的吸引,肚子突然咕咕叫了起来。

“真不巧,怎么刚好这个时候肚子饿了呢。”他叹了口气。

“那这车人怎么办。”抬着木桶的男人问道。

“一个不留。”

白无敌追着孩子的哭声,飞速地在山林里奔袭。为了方便追踪,她索性变回了原形。孩子的哭声突然戛然而止,但是好在气味就在不远处。

她顺着气味的方向,终于找到了孩子。顿时,她的身体停住了。

接着山林里依稀的月光,她看到了那个之前还和她笑嘻嘻的男孩,此刻正安静地挂在一棵树上,但是全然无了气息。

她跳上树,将孩子抱了下来。她难以置信地将颤抖的手放在了孩子的鼻尖处。

这孩子,的确是死了。

白无敌一时间只感觉到浑身发软,只想坐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我只是晚来了一步。”白无敌喃喃。

她不知回去该怎么和孩子的母亲交代,最终,她还是抱起了孩子,失魂落魄地往回走去。

等她回到客车,发觉客车已是死一般的寂静。她竟然嗅到了浓烈的血腥味。等她走上车,看到了令人惊骇的一幕。

之前还活生生的人们,此刻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有的还睁着眼睛,像是生前看到了什么惊恐的景象。几个男人趁乱翻出了车窗,但也都未能幸免,死在了草丛中。所有人都被割开了喉咙,鲜血淌满了一地。玻璃上布满了血淋淋的手印,像是他们临死前的不解的哀嚎。

“不好,静雨!”白无敌突然意识到,她显然是中了调虎离山的奸计!

她抱着男孩,走到了女人身边。白无敌能够感受到,自己一脚一脚地踩在人们的沉积的鲜血上。

她将男孩放在了母亲的身边,闭目几秒后,下了车。

白无敌在黑夜中行进,静雨的气味她很熟悉。她现在满心焦虑,已经顾不得其他。好在追踪一向是灵猫族拿手的本领,她很快便找到了静雨的所在地。

那是一间破庙,灵敏的嗅觉告诉自己静雨就在里面。她推开门,看到破败的佛像前摆着一个木桶。

她走过去,抚摸着木桶,双手颤抖。

为什么会是澜香桶?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此刻她已不容多想,用力打开了盖在桶上的盖子。将盖子扔到一边后,她松了一口气。

静雨就安静地坐在里面,只不过已经陷入了昏迷。但看上去并没有受伤。她将静雨搀扶出来,用手拍打静雨的脸。静雨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但是仍旧毫无力气。在澜香桶里躺过的人,起码要半个时辰才能完全恢复力气。

静雨苏醒过来,看到白无敌,甚是诧异。他开口道:“你怎么来了,你快走。他们几个很快就要回来了。”

“他们?他们是谁?是灵猫族的人吗?”白无敌问道。

“不是,他们……”

还没等静雨说完,一张雪白的蛛网从天而降。困住了白无敌和静雨两人。

一个肌肉虬结的大汉从房梁上跳了下来,说道:“大哥,你说得没错。我们才离开一会的功夫,这小娘们就追过来了。”

门外闪过三个人影,正是老大蝙蝠魔辛食仁,老三蝎子精刘方泉,老四花蛇精苗兴花。

白无敌元气御形一闪,牢固的蛛网便被她撕得粉碎。紧接着便真鳞斗甲打开,对着这四人虎视眈眈。

“你们四个是谁?抓静雨干什么。如果不说实话,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白无敌怒喝道。

辛食仁没有回答她,而是眯着眼贪婪的望着白无敌。

“都说灵猫族的姑娘个个都长得英姿飒爽,此言果然不虚。老二老三听着,等会将这小娘子拿下后,我要先剥了她的衣裳,好好享用享用她的玉体后,再将小娘子的血吸干净,嘿嘿。”

说完,他狂笑了起来,两只眼睛上下不停的对着白无敌的身体打量。

白无敌被他的眼神扫的直犯恶心,怒道:“你放肆!”

她挥出右手,金色的元气爪子气势汹涌的直冲四人而去。“轰!”的一声巨响,破庙的墙壁轰然倒塌,四人从里面退了出来。白无敌也紧跟着冲了出来。

四人和白无敌拉开距离,似是很清楚灵猫族元气御形的长度。一个都没踏入白无敌的攻击范围。

静雨躺在地上,看着白无敌和四人打斗,心急如焚。他挣扎着想要起来,但却根本无法动弹。

四人和白无敌僵持着,白无敌先行出手。直冲辛食仁而去,辛食仁背后一双大翅张开,便飞到了天空。

“你往哪走!”白无敌就势就要跃起,但突然发现脚底被什么东西牢牢的黏住了。她低头一看,居然是几根蛛丝,缠住了她的脚踝。

“嘿嘿。”老二赖全义双手撑地,对她笑道。

“滚开!”

正当白无敌分神处理蛛丝的时候,苗翠花化作蛇身,一把缠住了白无敌。张口便朝她身上咬去。白无敌虽然躲闪不及,但好在身上有真鳞斗甲护体,苗兴花没能咬进去。

“臭东西,从我身上下来!”白无敌元气激荡,苗兴花“啊!”了一声便被激电般的气浪掀开。

花蛇刚被掀开,老三刘方泉的尾刺便又袭来。恶狠狠的扎在了白无敌的胸口上,白无敌闷哼一声,往后退去。身上的护心镜竟然出现了些许的裂痕。

静雨看到白无敌交战逐渐落了下风,知道再这样拖下去,白无敌早晚要死在这四个人的手里。他大叫道:“白无敌,你别犯傻了!你打不过他们的,你快去找岳馨瑶他们,放心,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

白无敌丝毫不理会静雨的叫喊,仍是和四人缠斗。四人出招一个比一个毒辣,白无敌身上的真鳞斗甲有些部位都开始碎裂剥落。

“你快走!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咬舌自尽了!”静雨知道白无敌是个死性子,不惜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白无敌。

“你别!”白无敌终于回应静雨的话,但是仍旧没有逃跑的念头。

“你走!”说完这句话,静雨便不再说话。

白无敌见静雨那果真没了声响,心里一下子慌了。

“好,我走!你等我回来,我一定回来救你!”白无敌叫道。她虚晃一招,躲开苗兴花的攻击,便朝远方跑去。

“大哥,怎么办?”赖全义看到白无敌果真听了静雨的话,抛下他独自跑了,“我们要去追她吗?”

辛食仁冷笑道:“哼哼,不用。我自然有法子让她回来。”

关注 迪哥神经元,后续更精彩!

标签:无敌

专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