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浙南黄氏研究会!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黄氏首页 > 各派谱系> 紫云四房
紫云四房
安平桥倡建者黄护黄逸事迹杂考
来源: 发布时期:2014/4/2 15:02:58 查看次数:1789次

 

作者:黄鸿源 日期:20110921
 
晋江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安平桥,兴建于宋绍兴八年(1138年),至宋绍兴二十一(1151年)年始告竣工,历时十四年之久。安平桥的建成,“千百年来民免病涉”,方便了过往的商旅,也提高了安海港在泉州诸港中的地位与作用。安平桥的建成,是其时众多民众的智慧与财力汇聚而成的结晶。这其中主要有黄护倡建、黄逸继成;有僧祖派、智渊的监造;有郡守赵令衿援促其成。
安平桥创建背景
晋江地处我国东南沿海,历史上以海上贸易著称。南北朝以来,由于晋江比较稳定的社会环境,政权主理者的用心经营,海交贸易逐渐兴盛,名扬四海,番商胡贾纷至沓来。《简明中国通史》称隋时“广州、泉州是海上贸易中心”;会昌四年(844年),阿拉伯人伊本·考尔大贝所撰《道程寄郡国志》将泉州与广州、扬州、交州并列为中国南方对外贸易的四大港口;南唐保大三年(945年),留从效守泉州,针对其时海外贸易情况,设立了“槯利院”以进行管理;北宋建立后,泉州港海交贸易发展迅速,朝廷于元祐二年(1087年)在泉州设置提举市舶司,泉州港(晋江港)遂成为官方统一管理的法定港口。
泉州港,非指单一的港口,而是“三湾十二港”的总称。三湾”是指泉州湾、深沪湾和围头澳。“十二港”包括后渚港、洛阳港、法石港、石湖港、祥芝港、安海港、永宁港、深沪港、福全港、金井港、围头港、石井港等等,其中除石井港在南安辖区内,其余均在晋江。围头澳中的安海港是其中的主要港口。庄为玑先生认为“安海港是泉州最古的港口”,“南港(安海港)的开发远远早于北港(后渚港)”,更认为南梁时代的“梁安港指的是今泉州的安海港”。临近安海港的港口有八个:深沪港、福全港、金井港、围头港、石井港、石湖港、祥芝港、永宁港。
安海港所在的安海镇,在泉州府(原晋江县城)南二十余公里,古称“湾海”,宋初始改称为“安海”。因为“城濒海,南望海门十里许,通天下商船,贾胡与居民互市”。有市曰“安海市”,西曰“新市”,东曰“旧市”。随着贸易的发展,安海港的重要性日益突显,表现在朝廷在安海港设立专征海舶税的“石井津”,于建炎四年(1130年)把安海升格为“镇”,派遣镇官监管;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修建城池防“海寇”等等。《安平志》①民风土俗称:“安海濒海山水之区,土田稀少,民业儒商。又经二朱先生过化,是以科第之盛,宋元于今;商则襟带江湖,足迹遍天下,南海明珠,越裳翡翠,无所不有,文身之地,雕题之国,无所不到。……”(P51)说明宋时安海海外通商之繁荣景况。兴盛的贸易必然需要一个便捷的交通,安海港无水路可通内地,即需要有发达的陆路交通。借助于贸易的发展,经济的繁荣,社会财富的累积,在南宋初期兴建了安平桥(西桥)、东洋桥(东桥)等巨大的公共工程。这些工程是当时海外交通发达,社会经济繁荣的实物标志。安平桥及后来东洋桥的陆续建成,拉近了安海港与附近八个港口的距离,提高了港口商品聚散速度。成为“东上郡邑(按即泉州)而达省城,西通漳州而至南粤,北经南安而抵安溪、永春、德化诸山城”的交通要道。安平桥与东洋桥提高了安海港的作用与地位,并能长盛不衰,直至明清。
黄护、黄逸其人
安平桥倡建者黄护,其事迹在地方志书中记载不多。《晋江县志·人物传》中没有将其列传。《晋江县志·津梁志》安平西桥只载:“宋绍兴八年,僧祖派始筑石桥,未就。二十一年,守赵令衿成之”。②没有提及黄护倡建、黄逸续建之事。
作为中国海上贸易最早兴起的地方之一,宋元时期世界东方第一大港的泉州,不知涌现多少成功的贸易商人。黄护起家于安海,应是从事贸易的商贾。商贾在晋江历史上是重要的人群,之于晋江社会经济生活,至关重要。但商人在中国古代等级制度“九流”的“上九流”中列为最末等,因此在官修地方志书中,记载极少,令人感憾。也说明泉州虽为一大商港,与海外各地接触频繁,但仍逃脱不了儒家传统等级观念的影响——重农轻商。就是在地方志书中极少数有记载的商人,也是因为对地方公益事业,如桥梁、水利、公廨的捐建,才得以在志书或私人所撰的著作中留下事迹。安平桥倡建者黄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黄护之事迹,仅见于明清两代私修的《安平志》校注本(综合本)中,在卷之七“乐善”中有专门的传记,载:
黄护,性厌狷浮,目击安海之地,多贩鬻为生,商船至自潮广,寅寅如线。东西两市竟利,往往相戕,榷税吏不能制。宋建炎四年(1130年),州请于朝,创石井镇,而以迪功郎任良臣监其税。时辟廨所,量夺民居,人皆难之。公独曰:“息贫风,补弊政,此善事可为也。”于是捐地建廨不吝。自尔俗化淳庞,人知礼让焉。且舍钱万缗,倡造安海东西两桥,厥功未竟而终。宋追赠晋江县尉,韩识作《清源志》,不没人善,因纪载其名,以垂不朽云。(P245
其他散见于与安平桥相关的史料尚有:
《安海源流考》载:“建炎四年,设石井镇。黄护建廨于鳌头西,朱夫子韦斋为镇官。”“绍兴八年,黄护与僧智渊筑西桥。”(道光十五年乙未蒲月二十四日,新街柯琮璜竹山氏志)(P11
《镇市》:“建炎四年,因新旧市竞利相戕,州请于朝,乞差官监临,始于市创石井镇,以迪公郎任良臣监镇兼烟火。市民黄护捐地建一廨。”(P60
《安海镇市记》:“宋建炎四年,因新旧市利讼,郡守请于朝,设石井镇官以莅之。后黄护将己地建一廨。”(P61
《桥渡》:“《清源旧志》曰:‘安平桥在修仁里石井镇安海渡,界晋江南安,一溪相望六七里。往来先以舟渡。绍兴八年僧祖派始为石桥,镇人黄护与智渊各施钱万缗为之倡。派与护亡,越十四载未竟。’”(P76
《水心亭碑记》:“水心亭之胜,由西桥已成,旋而建之,以便休息。盖宋绍兴间,郡大夫赵令衿实倡其事,而黄逸、黄护洎僧惠胜为之先后也。”(明万历庚子年十一月十六日募缘人颜嘉梧立)(P81
 
《安平西桥》:“西桥一名安平桥,在晋南之界,古以舟渡。宋绍兴八年僧祖派始造石桥,里人长者黄护与僧智渊各鸠金万缗倡修,十四载弗成。二十一年,权泉州军赵令衿乃成之。”(P83
宋《石井镇廨》:“建炎四年,因二市竞利相戕,州请于朝,差官监临,始置石井镇。市民黄护捐地建廨,在石井书院东。”(P126
清《安平镇文官公廨》:“安平文官公廨,宋建炎四年始置石井镇官,里人黄护捐地建廨,在石井书院西鳌头舍。”(P133
综上资料,《安平志》中记载黄护的事迹,主要是捐地建安平文官公廨及施钱万缗倡建安平桥。
《纪念黄护黄逸倡建安平桥八百六十周年特辑》(以下简称特辑)③有关黄护的记载结合了《安平志》与家谱内容,对黄护的记载是这样的:
黄护,讳宏隆,生宋元祐年间,晋江安海黄墩人,生平轻财重义,乐善好施,建炎四年(1130年)舍地建鳌头精舍(石井书院),即今之安海朱祠,乃当年宋理学名家朱熹讲学之所;1134年,为解民困,献地建廨。又安海古镇与对岸水头之间,隔一海沟,其间海浪滔滔,往来舟楫,不时为海浪吞没,行旅艰困。黄护目睹此景,毅然于宋绍兴八年(1138年)捐资万缗,首倡创建安平桥,与僧祖派、智渊,多方集资,克尽艰辛,历七载其功未竟而逝,卒后被追赠文林郎晋江县尉。墓葬岱峰山之阳,今晋江东石许西坑村之西。娶妣山前(今东石镇金瓯村)王氏,生子黄逸,仲孙仕南于景炎二年,以护驾功封千户侯,旋肇基桐林,桐林黄氏尊黄护为始祖。
黄护的葬地,清光绪《桐林祭祀杂记》载:“护公坟安泉城西门外离城十余里,土名白狗穴,与始祖守恭公之墓相近……”。这一记载,与黄护黄逸合葬在东石许西坑村一带的说法有矛盾。
安平桥续建者黄逸的事迹,在《安平志》中记载极少,仅见于宋赵令衿的《石井镇安平桥记》:爰有僧祖派,始作新桥,今派死不克竟。余至郡之初,父老来谒曰:“新桥之不成,盖有所待。今岁太和,闾里无事,而公实来,事与时协,且有前绪,不可中废。请相与终之。”而不敢烦吏,使君幸德于我,是得邦之贤士新兴化令黄逸为倡,率僧惠胜谨洁而力实,后先之。(P78)《水心亭碑记》:“水心亭之胜,由西桥已成,旋而建之,以便休息。盖宋绍兴间,郡大夫赵令衿实倡其事,而黄逸、黄护洎僧惠胜为之先后也。”(P81
《特辑》载:黄逸,黄护子,承父志续建安平桥,竭诚尽智,夙夜匪懈,戮力以赴。绍兴廿一年(1151年),得郡守赵令衿鼎力相助,始竟其功。翌年竣工,历时十四载。又将造桥余资创建东洋桥(安平东桥),建瑞光、兴龙二塔。
根据赵令衿《石井镇安平桥记》的记载,黄逸任过兴化令。查《重刊兴化府志》载有:黄逸,字德后,宋兴化县知县也,晋江人。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来知县事。为政本于至诚。时主簿颜思鲁、县尉葛元樵协力赞理,邑以治称。尤崇尚学校,建议道堂,日集诸生,相与讲论刮劘。邑人郑侨以文章魁天下,乃其所造就云。④道光《晋江县志》载:黄逸,字德后。绍兴二十三年,知兴化县。政本至诚,尤崇学校,建议道堂,日集诸生讲论刮劘,士论归之。⑤这两处资料记载之黄逸应该是同一人,但《晋江县志》没有记载其续建安平桥之事。《桐林黄氏族谱》则没有记载其在兴化令任内事及其“字”。
1968年在紫帽山北麓灵应岩下太平岭上出土了南宋初年泉州名宦傅自得母亲《清源郡(赵)先太夫人墓志》⑥。傅自得父傅察,进士出身,官至吏部员外郎,是抗金爱国名宦。徽宗宣和七年(1125年)十月出使金国,不屈被害,追赠徽猷阁待制,赐谥忠肃。母赵氏是密州诸城(今山东诸城县)人,宋宗室、徽宗崇宁年间名相赵挺之的幼女,著名金石家赵明诚的胞妹,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的小姑。傅察死后,她携带子女避乱,南来泉州,入籍晋江。定居晋江城西三朝铺涂山(今傅府山)。《墓志》载她有两女:长适右朝请大夫、权发遣惠州军州事赵棕,早卒;次适故右通直郎致仕黄逸。赵太夫人携子定居晋江,子三人。晚年有孙男女17人,曾孙男女5人,子孙大多仕宦,在当时已是晋江名族,其女一般都会就近结姻晋江豪族;赵氏寿至81岁,于乾道五年(1169年)六月卒,墓志称女婿为“故右通直郎致仕”,说明在乾道五年(1169年)六月之前黄逸已经去世。墓志之黄逸去世时为“右通直郎致仕”。通直郎为文散官名,隋始置,唐、宋为文官第十七阶,唐从六品下,宋从六品,元丰(10781085年)改制用以代太子中允、赞善大夫、太子洗马。兴化令黄逸逝于元丰改制前。《重刊兴化府志》所载兴化令,大部分品级都是通直郎。黄逸于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任兴化令,可看出赵太夫人女婿黄逸与黄护之子黄逸为同时代人。因此墓志所记载之黄逸极可能是黄护之子黄逸。但《桐林黄氏族谱》称:(黄逸)娶妣赵氏,两者史料不吻合。
东洋桥横跨安海黄墩与东石井林之间,是旧时安海至东石的必经之路。道光《晋江县志》载:“宋绍兴二十三年,太守赵令衿偕进士史进建。”⑦而《桐林黄氏族谱》又载是黄逸“将造桥余资创建东洋桥(安平东桥),建瑞光、兴龙二塔。”(P17
《桐林黄氏族谱》只记载黄护生子黄逸,黄护与黄逸是否有兄弟子侄或同家族之人,谱中没有记载。道光《晋江县志·人物志》载:黄适,字德夫。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进士。治广州东莞县,不苛而办,府帅荐适治状,秩满,擢守新州。⑧中国古今人的命名习俗,兄弟或同一家族的人的名字,经常用相同的字或相同的偏旁,以示是同辈人。黄逸与黄适同为单名,名中都有“辶‘偏旁;“德后”与“德夫”二名中共用一字“德”。黄逸与黄适的名与字以及黄适与黄逸都是绍兴年间人,都会让人认为他们可能是兄弟或同辈之人。又据桐林分析安海曾埭的黄氏族人,在其《族谱》中载称:“护公次子适,进士。”则黄逸与黄适是兄弟了。
位于晋江东石镇许西坑村之西的黄护黄逸墓,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五日被晋江市政府批准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碑文称:“黄护,安海黄墩人,宋绍兴十一年(1138年)舍钱万缗倡建安平桥(又名五里桥),桥未成而终,追赠文林郎晋江县尉。其子黄逸移居安海桐林,继承父志,于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建成安平桥。墓1998年重修。占地面积161.5平方米,坐北向南。墓丘平面呈“风”字形。”
黄护上溯世系考
研究杰出人物的生平事迹,其家族背景及先祖世系繁衍是一个重要的环节,从生活环境了解他们成功的根源。黄护上溯世系,据安海桐林谱牒(《特辑》)载:
其入闽始祖黄元方,晋元帝时人,传至十一世黄冲,唐朝隐士,生二子:岸;崖。岸入莆田,为莆田黄氏始迁祖;崖自侯官迁居莆田,再由莆田迁徙泉州城西,生守恭、守美。
黄守恭(629-712),字国材,号一翁。唐代郡儒,舍宅建开元寺,四子分迁外地,传下子孙称四安黄氏,紫云黄氏。守恭四子黄纶,唐敕封监察御史,分迁同安金柄。自守恭至黄护世次如下:
第一代      守恭;守美
第二代      经;纪;纲;纶;纬
第三代      文龙;文凤;文阁;文楼;文雁;文燕;文莺
第四代      武定;武科;武明;武旗;武玉
第五代      德扶;德士;德正
第六代      穆松;穆试;穆宗;穆族;穆川;穆贤          
第七代      宣仁;宣义;宣礼
第八代      僖广;僖行;僖谕
第九代      同光;同明;同诚;同就;同荣;同华              
第十代      重刺;重史;重读;重贵;重雍;重适;□□
第十一代    定训
第十二代    至道;至理;至白;至煌;至轩                     
第十三代    兴乾;兴坤
第十四代    治平;治定;治寮;治地
第十五代    国泰;国民;国知
第十六代    崇咛;崇叮
第十七代    开吞;开闵;开铁;开伟;开观;开申;开尚;开仲
第十八代    乾通
第十九代    加全;加章
第二十代    基■
第二十一代 祥尧;祥幸;祥在;祥居;祥君;祥槐;祥部;祥授
第二十二代 海顺;海似
第二十三代 硕马;硕圭;硕进;硕柞
第二十四代 宏隆(护)
以上谱牒资料传递的信息:
一、黄守恭至黄护的生传代数与人类自然生传规律不符。一支世系的延续并载述下来,其上下代的生年间隔关系是否符合人类繁衍的基本规律,可用世代平均年率进行测算,准确性高。根据对一些家族生传世系间隔的计算,大略得出:五世以内,代距最短22.5年,最长在26年以上;十世以内,代距最短25年,长则30年以上;二十世,代距在27年以上;二十五世,代距在28年以上。按桐林黄氏谱牒记载,黄护生于1086年,其始祖黄守恭生于629年,其间间隔24代。以此计算,其最短传世年数:代数24与代距28年相乘,传世年数在672年以上,所处年代在元代初期;代距如果长至33年,则24代已是792年,年代在明代初期。显然,黄守恭至黄护生传二十四代仅用457年,平均代距19年,这是不符合人类自然生传规律的。457年生传代数大略在14代至17代之间。
二、谱牒资料显示是黄护才从同安新圩金柄迁入晋江安海黄墩的,之前的世系繁衍都在金柄,世系中的先祖事迹资料没有记载祖先有海上贸易的经历;同安金柄这个村庄并不在海边,而是离海尚有一段距离,因此,家族以金柄为根据地从事海上贸易的环境也不具备。
三、世系表中的第十七代黄开闵,名济,登宋至道二年(996年)进士;黄开尚,讳万倾,字景度,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进士。同为兄弟,同安人,中进士时间竟相差161年,且黄开尚为黄护八世祖叔,却是黄护去世后才中进士。显然,这个世系排列是混乱的。世系中黄护的父亲黄硕马,谱称:“公年仅十五,即遭金兵之乱,蜂集毁室,家破人亡,避难三年,死而复生。”⑨硕马居同安,何来金兵之乱?
四、《桐林黄氏族谱》载有一则家族的历史:“景炎四年(1277年),元兵压福州之境,端宗(景炎)南迁。而泉州招抚使蒲寿庚以城降元。黄逸次子仕南与其东宅妹夫曾新恩倡议建牙募兵。护从有功,封本州散骑千户侯。”(P363)这则史料反映黄逸的后代参与了宋末元初的这场护宋抗元的事件,宋亡而元朝兴起后,难免受到迫害。家族后代因为政治避难离开安平故乡星散逃难中,将记载家族历史的谱牒资料丢失,导致后来族谱的重新修编中,仅能凭族中先辈的传说,将家族过去的历史简单记载下来。这种记载往往不完整、错漏也多。
注释:
①文中凡标有Pxx者均摘自安海乡土史料编辑委员会校注《安平志校注本》。安海乡土史料丛刊第一辑。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20005
②⑦道光《晋江县志》卷之十一·津梁志
③黄谅秦主编《纪念黄护黄逸倡建安平桥八百六十周年特辑》。200010
④明周瑛、黄仲昭著,蔡金耀点校《重刊兴化府志》卷之五·官监下·治才。第175页。福建人民出版社。20078月(《兴化府志》将“字德后”变为“字德俊”,应是点校错)
⑤⑧道光《晋江县志》卷之四十·人物志·宦绩之一
⑥廖渊泉、傅算宝。《墓志铭的历史价值与教育作用——析南宋傅察夫人清源郡(赵)先太夫人墓志》
⑨《紫云黄氏五安大宗谱》草稿。20099
(作者单位:晋江市中小学生劳动技术教育基地)
 
安平桥倡建者黄护黄逸事迹杂考(下)
作者:黄鸿源
20120112
核心提示:黄护故乡黄墩考。据安海桐林谱牒《特辑》载称:“黄护,晋江安海黄墩人。”《安海源流考》载:……嘉定四年(1211年),游绛立四斋书院于鳌头,绘二朱先生像于尊德堂。时居民散处于永高山下高惠连祠后,最盛者高、安、黄、叶、李五族。(P11
    七都《桐林黄氏族谱》附《安海志》称:当时称贵盛者:黄则长者黄护之居;高则尚书惠连之族;李为承务郎李钦之第;与所谓叶者,俱是正派。而安连济居西安水陆坊,亦正派也。(P17
    《安平形胜》称:宋时居中派者族盛如尚书高惠连、长者黄护、承事郎李钦、枢密使叶廷佑。惟代国公安连济居西垵水陆坊,理学名儒柯国材居西柯下坂坑,在于西派云。(P22
     以上史料说明宋代时安海已经有黄氏居住,在五大姓中,黄护家族为一大名族。
    黄墩现为安海镇安东村的一个自然村,地处安海镇东部,近海。《晋江市地名志》载:“黄墩,此地古有一小墩,有黄氏在此开基居住,故称。”②清人蔡永蒹所撰的《西山杂志》③“黄墩”条载:“湾海(即安海别称)之东有积土之沙洲也,海潮绕焉而之北流……墩之北原有山村,曰黄墩。五代以来,为黄、蔡、陈、王之所居也。宋初是海商之航圩。南唐李景使侍中黄光略,导舟至高丽通好,即从湾海率带商人十舟并驾也。高丽王喜之,招徕焉……泉人咸之去,带来白参、貂茸……合乎十倍之利焉。光略卒丽矣,子黄谨,字子真,与罗拯为友。平宁时,称使入宋通好也。乡人陈亿,字子万,于天圣元年葭月还乡通商。陈亿父陈籍,亦航商从黄氏之高丽焉。晋海百家,籍于咸镜之中久矣,蔡、黄、洪、陈、刘、王、欧阳也。”“平宁”应该为“熙宁”之误。此资料,说明黄墩自五代以来即有黄氏居住。黄墩之名,也可能是黄氏最早居此而得名。如此,黄氏之入迁,并非自黄护始。黄墩另有一名“皇恩”,或是“护恩”或“黄恩”的谐音呢?“护恩”或可看成是因为黄护捐建安平桥等慈善公益事业,其故乡被外乡人雅称呢?其本意或为“黄护之恩”?
                   黄墩现在已无黄氏族人居住。
      上文“黄墩”条中的“黄谨”,据《宋史·列传》④罗拯传载:“罗拯,字道济,祥符人,第进士。……拯使闽时,泉商黄谨往高丽,馆之礼宾省,其王云自天圣后职贡绝,欲命使与谨俱来。至是,拯以闻,神宗许之,遂遣金悌和主贡。高丽复通中国自此兹始。加天章阁待制。居职七年,徙知永兴军、青、颍、秦三州,卒,年六十五。”《宋史·高丽传》⑤载:“熙宁二年,其国礼宾省移牒福建转运使罗拯云:‘本朝商人黄真、洪万来称,运使奉密旨,令招接通好。”《高丽史节要》⑥卷五也记:“(文宗二十二年)秋七月,宋人黄慎来。宋帝召江淮两浙荆湖南北路都大制置发运使罗拯曰:‘高丽古称君子之国,自祖宗之世输款甚勤,暨后阻绝久矣。今闻其国主贤王也,可遣人谕之。于是,拯奏遣慎等来传天子之意。’王悦,馆待优厚。”《宝庆四明志》⑦卷六又载:“熙宁二年,前福建路转运使罗拯言:‘据泉州人黄真,本名犯孝宗庙讳,讳偁,即位后改讳昚状,尝以商至高丽,高丽舍之礼宾省,见其情意,欣慕圣化。兼云祖祢以来,贡奉朝廷,天圣遣使之后,久违述职,便欲遣人与真同至,恐非仪礼,未敢发遣。兼得礼宾省文字具在,乞详酌行。’时拯已除发运使,诏拯谕真许之。高丽欲因慎由泉州路入贡。诏就明、润州发来。”王辟之《渑水燕读录》⑧卷九:“高丽,海外诸夷中最好儒学。祖宗以来,数有宾客贡士登第者。自天圣后,数十年不通中国。熙宁四年,始复遣使修贡,因泉州黄慎者为向导,将由四明登岸。”上文提到的黄慎,陈少丰文章认为是因为“修志时为了避宋孝宗赵昚(昚音shèn,古同‘慎’)的讳而改名黄真;另一种避讳法是取一个与“慎”相近意思的字来代替,所以又称之为‘黄谨’。”⑨史料说明《西山杂志》所提到的“黄谨”并非子虚乌有的人物,而是宋代泉州的一名海商,原名“黄慎”,宋熙宁年间(10681077年)人。曾阅、郭永通先生在《晋江历史人物传(二)·黄谨》一文中认为黄谨是安海人。是否安海黄墩人?有待考证。黄护与黄谨是否同一家族?由于相关的史料没有明显指出,尚待考证。假如黄护与黄谨是同一家族的,那么,就是一个海商世家了,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
     有关黄护在安海的故乡,根据明代《安海志》手抄本的记载,黄护居住在安海的“中派”,有人认为其所居之地不是现在的黄墩,而是今金厝以北,旧电影院一带。由于时间跨越近千年,安海地形发生了一定的变化,黄护真实居住之地尚待考证。
                  黄护捐献万缗价值推算与对比
     安平桥的建造,前后经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里人长者黄护与僧智渊各鸠金万缗倡修,十四载弗成”;(P83)第二阶段是“得邦之贤士新兴化令黄逸为倡,率僧惠胜谨洁而力实,后先之。……费缗钱二万有奇。自绍兴之辛未十一月,越明年壬申十一月而毕。”(P78)在这两次建造中,共费钱合计“四万余缗”。初次建造时,黄护捐万缗,至黄逸(黄护之子)续造时又费钱“二万余缗”。那么,黄护与其子合计捐出的资金肯定不止万缗。从中也反映,在安平桥的建造中,黄护家族的贡献是巨大的。
     古代一千钱称“缗”,缗也叫“贯”。下面我们推算一下黄护的万缗价值相当于现在多少人民币。
     以黄金为基准。201093国际牌价,金价基本上在1246美元一盎司周围波动。此处我们以1250美元一盎司计。一盎司为28.3克。宋制1市斤为640克(1975年湖南湘潭出土的嘉钓铜则,自记重一百斤,重64公斤)。1市斤有16两,所以宋代1两为今天的40克。因此宋代一两黄金相当于1766.7美元,以201093美元对人民币6.8024元来算,相当于12017.8元。古代以金、银、铜为主要货币,它们的相互兑换率基本在1两黄金=10两白银=10贯铜钱=10000文,则宋代一贯(缗)铜钱相当于1201.78元。那么黄护的万缗相当于现在人民币1201.78万元。
    以白银为基准。古代1两银折算为今天的40克,今日国际白银报价在每克6元。则古代1两银相当于现在人民币240元。黄护的万缗相当于现在人民币240万元。
    以米价为基准。南宋初期米价在每石2贯左右。如果按现今大米价格普通大米每公斤4元来计算,宋代一石大米59.2公斤合236.8元,也就是1贯铜钱合118.4元人民币。则黄护的万缗相当现在人民币118.4万元。
    由于黄金基准的不断推高,黄金与白银现在比值相差50倍,但米价基准相对的过低,无法真实反映南宋时代缗的实际价值。因此我们取金价基准的1201.78元和米价基准的118.4元的平均值660.09元,并归整去掉零头,将1贯(缗)铜钱定为660元人民币。则黄护的万缗价值相当于现在人民币660万元。
    以上数据只是作一个大略的推算,南宋初期币值及实际购买力与现在相比可能有一定的差别。
    安平桥造价与宋代职官的薪水及同时代建筑造价、泉州市舶司税收对比。根据《宋史·职官志》记载,宋代绍兴年间一个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相当于宰相)的本俸是月薪300贯,也就是合人民币19.8万元,年薪237.6万;一个从8品的县令月薪15贯,合人民币9900元,年薪11.88万。与安平桥建于同时代的泉州东岳庙,始建于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四月,竣工于二十七年(1157年)八月,“巍坛中峙,六庙外辟”,“糜緡钱十有四万”⑩,其中宋代晋江人右朝请大夫张汝锡“首施钱五千缗,以倡郡人。”张汝锡后来官至尚书,俸禄是月薪60贯。当时六庙一坛的东岳庙,其造价竟然比安平桥的造价高,安平桥与东岳庙相比,显然是小工程了。《建炎以来朝野杂记》载,从建炎二年(1128年)到绍兴四年(1134年)七年间,泉州的舶税收入达到二百万缗,年均30万缗。“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泉、广两市舶司舶税净收入增至二百万缗。”约占当时南宋朝廷年度财政总收入的二十分之一,而泉州市舶司税收已增至百万缗。
    列出以上史料,在于让今人了解“万缗”的大略价值。
           安平桥的建造显示黄护家族的强大实力
    在南宋初期,安海商贸发达,居民众多,豪商巨贾名族云聚。其时,“最盛者高、安、黄、叶、李五族。”(P11)高氏为尚书高惠连之族;安氏为唐代右武卫中郎将、代国公安金藏之孙安连济的后代;黄氏为长者黄护之族;李氏为承务郎李钦家族;叶氏为枢密使叶廷佑一族。
     安平高氏,在宋代是一个著名的家族,中进士仕宦者特多,家族中为官最显赫者为高惠连,官至兵部尚书、开国侯。可以说,绍兴年间(11311161年)的安海,高氏是势力最大的家族。李氏虽有绍兴八年李若虚中进士;叶氏有绍兴八年叶升廷(叶廷佑祖父)中进士,但其家族声势远逊于高氏。黄氏和安氏在《安平志》中不见有科举之记载,但能列为安平五大家族之一,表明黄氏和安氏家族有其优秀的一面。在安海当时“民业儒商”的社会环境,不入仕则从商,黄氏和安氏有可能是以从事商业贸易发家致富而成为一方豪族。
    安平桥的建造,先决条件是要有利于提升安海港的商业活动;其次有强大财力的支撑;再次是需要热心慷慨人士发起。安平高氏以仕宦为多,家乡民生公共设施的建造相对于为官四方的族人的仕途没有迫切的关联,也就不会热心于安平桥的建造了,倡建之事自然就不会由高氏发起。势力普通的李氏、叶氏更不用说。安氏既无仕宦之人,可能在财力方面又不如黄护家族,那么,安平桥的倡建只能是由地方最有资财的豪族——黄护家族发起。但仅凭黄护家族之力尚不足完成此重大工程,所以僧人祖派也参与建造,并在初次建造时募集了“万缗”资金。安平桥由黄护倡建反映了黄护家族的强大实力。
     《安平志》一书中“进士”注称:“唐五代荒远,近宋时盛名,则有高、安、黄、洪、叶、李诸家人士登庸,然纪籍无考姑闕之,今自其闻见之详者志之。”(P177)说明《安平志》在撰写时,有关安海地方科举情况的资料并不完整,缺漏多。在进士名录中,安平在宋代中进士的氏族只有高、叶、李、石,安,黄没有。但根据本文考证的资料,在南宋初,安平黄氏有黄逸在绍兴二十三年任兴化令;黄适中绍兴二十七年进士。不过这已是安平桥、东洋桥修建竣工之后的事情了。
     安平桥的建造,第一阶段由民间人士黄护与僧人祖派主持,但没有将桥建成,原因在于没有得到官方的协助,因此遇到了阻扰和困难。需要说明的是:官方的协助不是经济支持,因为其时国家财政由于冗员等原因,已经是入不敷出;第二阶段是在当时泉州知州赵令衿的“援促”下,黄逸与僧智渊才将前人未竟事业完成。官府对修建安平桥的重视,不单单是为提升安海港海外贸易发展的需要,有学者认为是为了“适应泉州市舶司加强对(厦门)嘉禾屿海外贸易的管理以及从嘉禾屿一带港口运送船舶到泉州在交通上的需要”,
    也即官府看到修桥有利于管理泉州沿海的港口及增加贸易税收。
                   
     地方志书有关黄护、黄逸的记载很少,甚至不载。通过史料的挖掘,从不同的角度认识相关历史人物。研究安海港史,一般都将黄护定位为安平桥的倡建者,一个大善人,事实上正是他的倡建并捐出万缗,反映出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是南宋绍兴年间安海港叱咤风云的人物。如果将黄护看作是一个大商人,那么,安平桥的倡建就不单单是善举了,安平桥的建成也是有助于提升家族贸易的进一步发展。
     如果是在黄护这一代才从同安金柄迁入,其对安海的乡土感情就不会那么强烈,可能也就不会在安平桥建造中慷慨捐出万缗资金。黄护有可能是唐末五代即在安海肇基并世代从事贸易的家族后代,也即商贸世家。万缗资金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仅凭黄护一代人的时间创造的财富还是有限的,万缗资金的捐出应该是在家族数代经商基础上累积雄厚的财力,又为了在安海创造一个更好的通商环境。
     本文通过对安海在古代兴盛的商业活动与环境的简略介绍,安平桥创建的时代意义,黄护、黄逸在安平桥倡建中的巨大贡献,黄护家族世系的考证,故乡黄墩与相关人物黄谨的分析,黄护捐出万缗价值的推算,黄护家族在地方的势力等,提示我们不应只单纯的看到其倡建安平桥这个善举,而是应认识到他是晋江古代海交贸易史上的重要人物。
     需要说明的是,黄护父子建造安平桥之事,史料记载并不详细,本文通过对各种零碎的相关资料的深入探究,以期让今人对安平桥的修建背景和建造者黄护父子有更丰满的认识。文中所引资料在于多说并存,希望更多的地方史研究人士深入挖掘资料,提出更新的研究成果。文章中对部分内容的看法不是最后的结论。
   注释:
   ①文中凡标有P××者均摘自安海乡土史料编辑委员会校注《安平志校注本》。安海乡土史料丛刊第一辑。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20005
   ②晋江市地方志编撰委员会编,《晋江市地名志》第72页第一章·政区地名·安海镇·安东村,方志出版社
   ③清·蔡永蒹《西山杂志》,嘉庆十五年(1810年)手撰,复印本
   ④《宋史》卷331·列传第九十
   ⑤《宋史》卷487《高丽传》
   ⑥⑦⑧转引自陈少丰,《宋熙宁四年高丽入贡考》,国学数典
   ⑨⑩吴乔生、林德民、林胜利编《泉州古城历代碑文录》第12页,东岳庙碑,中国文史出版社,2009.12
    宋代官员俸禄数据参考自《宋史》志·第一百二十五·职官十二·奉禄制·下。吴泰《安海在宋元时期泉州港海外贸易中的地位》,《安平志校注本·附录》安海乡土史料编辑委员会校注.383页,安海乡土史料丛刊第一辑,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20005
       (作者单位:晋江市中小学生劳动技术教育基地)
关闭本页】 
各派谱系
本站搜索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东方
      景园2栋1单元502室
电话:0577-68850006
传真:0577-68850005
手机:18967756138
邮箱:387614150@qq.com
返回首页本会简况黄氏谱系黄氏人物黄氏报纸黄氏文化宗亲留言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浙南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东方景园2栋1单元502室
电话:0577-68850006 传真:0577-68850005 邮政编码:325800
未经书面许可严禁转载和复制本站的任何信息 浙ICP备11008857号-1 技术支持:捷点科技